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八强对战
    “大大大叔,你的脚?”林腾用手指着潘西齐的右脚,一脸的难以置信。

    一旁的郑教练更是直接看呆了,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的问道:“潘西齐,刚才你是跑过来的吗?”

    “是啊教练,不跑哪来的及啊?这一顿把我着急的,幸好赶上了。教练你也真是的,怎么就不提前过来喊我呢?”潘西齐略带埋怨的答道。

    “天哪,真是见鬼了!你的右脚,居然可以跑了?”郑教练有些激动的指着潘西齐还缠着绷带的右脚踝。

    “嗨,我不是说了,只要两个小时,就一定没事吗?你看,我不仅能跑,还能跳了。”说完潘西齐还真的原地蹦了两下。

    见潘西齐的右脚果然行动自如,郑教练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感叹道:“这世界变化太快,我都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了。这么严重的扭伤,居然真的两个小时就好了,这也太离奇了。”

    “是啊,我上午结束比赛听说大叔你扭伤了脚,还十分严重,就想着下午的双打你估计打不了了。可现在看来,大叔你的脚不是好好的吗?”林腾也在一旁附和道。

    “小潘,你真的不用再喊队医过来检查一下?可别强撑着上场啊。”郑教练还是不太放心,怕是潘西齐为了继续比赛而故意隐瞒伤情。

    “不用不用,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我的体质比较特殊,一般的扭伤,只要没伤到骨头,休息一下就好了。我的脚腕现在虽然还没消肿,但正常运动完全没有问题。”

    潘西齐随意编了个理由想要满混过关,如果让郑教练知道自己的脚踝连本需要好几天才能退去的红肿都消了,估计肯定会把他当作怪物来看待吧。

    看时间比赛马上要开始了,再看潘西齐的右脚确实已经没什么大碍,郑教练只好摇了摇头,同意潘西齐继续参加双打比赛。就这样,在急救胶囊的帮助下,潘西齐平稳度过了自己职业比赛的第一次伤病侵袭。

    这一轮双打比赛是16进8的争夺,以往的几次大奖赛几乎没有北京队双打组合能够闯进八强,因此若是赢了本场比赛,潘西齐与林腾就要创造北京队男子双打的最佳战绩了。

    “大叔,你的脚才刚好,这次要不要换我在底线守着?你在网前还能少走几步。”赛前林腾关切的问道。

    “没事,一切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放心吧,对自己的身体情况,你大叔我还是心里有数的。”潘西齐拍了拍林腾的胸膛,笑着拒绝了。

    “好,那我还是在网前。只是大叔你一定要小心啊。”林腾不再坚持。

    本次双打比赛只设置了八对种子选手,由于第一轮直接打掉了四号种子,因此本轮他们不会遇到种子选手,而是对阵来自辽宁的一对男子组合。这对辽宁选手虽说排名不高,但是双打经验却十分丰富。可以说,基本上他们是属于那种单打实力有限转而专攻双打的选手。

    这种选手将平时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在双打训练中,比赛也基本以双打项目为重心,因此与潘西齐这种单双打兼项的选手相比,他们的场上默契度、战术组合的丰富程度显得要强上不少。

    因为实力强劲的四号种子首轮就被潘西齐组合爆冷给淘汰掉了,辽宁组合觉得本次大奖赛自己极有希望能够向八强发起冲击。毕竟潘西齐组合只是第一次参加比赛,这种新手所带来的冲击力必定比不上那些成名已久的名将。

    然而潘西齐组合又岂能以常理度之,辽宁组合的配合是默契、战术是丰富,但对上潘西齐与林腾,这些原本的优势就通通不存在了。因为“潘氏站位”的缘故,潘西齐组合比赛根本不需要默契,也没有什么眼花缭乱的战术。

    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实打实的拼底线能力。只要对方两人无法在底线对抗上压制住潘西齐,那么比赛的结果就将没有任何悬念。

    没有任何意外,连实力强劲的四号种子都无法与潘西齐进行底线的抗衡,这两位辽宁选手更是招架不住了。潘西齐使出的三分之一力量让这两人处于绝对的力量压制之下,在这种情况下能将球回过去,不被直接打爆就算不错了,还哪有什么精力来管回球线路的组合。

    就这样,潘西齐一次又一次的依靠自己强悍的进攻直接在底线得分,网前的林腾更是躺着就能把送到嘴边的分数给吃下去。严格坚持既定战术的两人就以这套有些不讲理的打法将辽宁组合一点点的推入失败的深渊。

    终于,随着林腾网前一记暴力扣杀,两人又是轻松至极的以6:2,6:1的比分横扫对手,携手闯进了本届比赛男子双打的最后八强。

    在场边观战的郑教练见比赛中潘西齐在底线左右分飞,移动速度丝毫没有受到脚伤影响,这才彻底放下心来。等潘西齐组合来到场边,郑教练与二人双双击掌,脸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好样的小伙子们!没想到你们还真的打进了八强。再加上你们单打比赛也都进了八强,可以说,这已经是我们北京网球队男子项目近十年来的最佳战绩了!”郑教练有些激动的说道。

    “哟,你小子可以啊,上午比赛也赢了?”听说林腾单打也进了八强,潘西齐兴奋的拍了他一下。

    “嘿嘿,也是我运气好,对手有伤在身,发挥的一般。”林腾有些不好意思的答道。

    “你就别谦虚了,以你的实力,再加上那么勤奋的练习,我看八强不会是你的极限的。”潘西齐真心看好自己的这个小兄弟。

    “大叔,你知道吗?你现在可是我最大的偶像。你连扭伤脚都能赢下比赛,我怎么说也不能让你丢脸啊。我一定会更努力的,尽可能的追赶你的步伐!”林腾十分真诚的说道。

    “好了好了,你们俩就别再互相吹捧了。现在只是八强,还没到歌功颂德的时候。要知道,除了被你们这两匹黑马干掉的那两个倒霉蛋,本届大奖赛剩下的六位前八号种子全都顺利晋级最后的八强了。可以说,接下来的每一场比赛,你们都将遇到当今国内男子单打最强的高手。”郑教练打断了他们,有些担忧的说道。

    “哦,看来这次比赛的冷门还真是不多,居然这么多高手都晋级了。”潘西齐有些意外。

    “恰恰相反,这次比赛可以说是近些年来冷门最大的一次了。”郑教练笑着摇头说道。

    “不会吧,教练你不是说高手都晋级了吗?”林腾出口问道。

    见潘西齐也是一脸疑问,郑教练忍不住笑了出来:“嗨,你们这两个木头脑袋。这还不是因为你们吗?你想想,这么高级别的全国网球大奖赛,最后的八强里居然有两个第一次参加比赛的新人,这难道还不算最大的冷门吗?要知道,你们两个可都还没有任何积分排名呢。”

    “现在已经到了八强阶段,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经提升到了最大,虽说你们是新人,但接下来的比赛应该没有人会因此忽视你们了。幸好你们两人之前没有任何比赛记录,他们应该没办法弄到太多你们的相关信息。相反,你们接下来的对手都是早已成名的名将,比赛影像资料很多,足够我们做针对性的赛前准备了。可以说,这就是我们的优势之一。

    “教练,接下来的对阵签表应该已经出来了吧?我想知道我下一轮的对手是谁?”林腾眼中闪出跃跃欲试的光芒。

    “嘿嘿,本来想晚上做赛前准备的时候再告诉你的,好吧,现在先让你有个心理准备。”郑教练笑着说道。

    “林腾,你的八强对手是四号种子,来自湖北队的伯言,现在国内排名第四。”

    “伯言,他很强吗?”林腾继续问道。

    “不错,他在2010年曾经创造了中国男子网球选手在最高级别比赛中击败排名最高对手的纪录,也打到过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资格赛的决胜轮,只差一步之遥就能出现在大满贯正赛赛场上。”郑教练答道。

    “好,我知道了。伯言,我一定要打败你!”林腾默默握紧了拳头。

    “至于你嘛,潘西齐,虽然没有遇到最强的那两位,但是剩下这个也并不会好对付到哪里去啊。”郑教练转而朝潘西齐说道。

    “教练,你知道我的,我根本无所谓接下来的对手是谁。”潘西齐轻松的耸了耸肩。

    “不错,以你的实力,是可以不用在乎这些。不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你的八强对手是国内排名第三,有着当今国内第三人之称的张志真。”

    “哦,我作为网球迷的时候听说过这个名字。至于实力怎么样,还真不太清楚。毕竟中国男子网球实在太弱了。”潘西齐没有丝毫客气的说道。

    “瞧你怎么说话的,要知道,你现在也已经是中国男子网球的一员了。振兴中国男网,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这是我们所有男网从业人员的最大梦想啊。”似乎被潘西齐的话有些刺痛,郑教练激动的说道。

    “不好意思教练,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过你放心,我相信你的梦想很快就会实现了!”潘西齐坚定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