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胶囊奇效
    赛后郑教练第一时间来到了潘西齐身边。看着潘西齐红肿的脚踝,他眼里满是担忧与心痛。

    “你看看你看看,这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点,不知道伤到骨头没有!潘西齐,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一旦出现意外就赶紧退赛,你怎么还能选择继续坚持呢?”郑教练有些责备的问道。

    “嗨,我不是觉得自己起码一只脚还能站着吗。再说了,只差一个发球局就能拿下比赛,都到这个份上,肯定不能放弃啊。”潘西齐嬉笑着回道。

    “你真是太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了。李天明是什么人?那可是我们队的天煞孤星啊,遇到他准没好事情发生!比赛你是赢下来了,可看这脚踝,不管伤没伤到骨头,接下来的比赛估计也没办法参加了吧。这样,咱们一会先去医院拍个片,完了我就帮你申请退赛,咱们回北京养伤去。”郑教练替潘西齐做出了决定,说着还试探性的戳了一下潘西齐的右脚踝。

    “哎哟,教练你轻点!”潘西齐又是感到一阵剧痛,看来这次扭伤的确比较严重,若是没有什么意外,接下来的比赛肯定是无法坚持了。

    等疼痛稍缓,潘西齐说道:“不至于吧教练,不就是一个扭伤而已吗?这可是今年国内最重要的比赛,我都已经打到八强了,就这么退出也太可惜了。”

    “怎么着,不退赛你还想用一条腿去争冠军吗?这次大奖赛每天都有比赛,根本没有时间让你来恢复的。明天这个时候肯定还没消肿,即使打了封闭你也没法上场的。”郑教练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过能看出来,对于退赛的决定他也是觉得很可惜。

    对于郑教练来说,潘西齐进入八强的战绩已经是北京男子网球队近五年最好的单打成绩了。并且以潘西齐的实力,他很看好至少能闯进决赛。可现在既然出现了伤病,为了长远着想,也只好忍痛割爱了。

    潘西齐却赶紧摆手回到:“别别别,教练我真的没问题,你就相信我一次吧。只要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保证就能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球场上。”

    “两个小时?你以为你是金刚狼啊?别说傻话了,咱们就这么定了!”郑教练被潘西齐的话给逗笑了,一脸看傻子的表情回答道。

    “真的,我是说真的!给我两个小时,如果伤势没好,咱们再退赛也不迟。我看医院也不用去了,就送我回酒店睡个午觉吧。等下午的双打比赛咱们再回来。”潘西齐十分认真的和教练说道。

    “什么?你还要参加下午的双打比赛?我看你一定是疯了。这么多年,我就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郑教练对潘西齐的怪异言论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正想拒绝,可看潘西齐那样子又似乎不像在开玩笑,郑教练只好无奈的点点头,说道:“好吧好吧,就两个小时。到时候如果你的脚踝还是这样,我可就替你去申请退赛啦。”

    “没问题教练,一切都听您的!”见教练答应,潘西齐这才放下心来,不禁又觉得脚踝一阵剧痛。

    “该死!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把胶囊给用掉了!”

    回酒店之前,郑教练还是放心不下,让队医过来给潘西齐检查了右脚踝的伤势。队医的说法基本与潘西齐自己的感觉一致,骨头应该没事,但是软组织拉伤比较厉害,至少得三五天才能消肿。给潘西齐的脚踝抹上药水,又缠上绷带之后,队医建议潘西齐这段时间最好不要下地,实在不行也只能用左脚行动。

    至于郑教练试探性的问队医两个小时有没有可能复原,队医则也是一副看神经病的样子,拍着胸脯回答道:“这样的扭伤,若是两个小时就能治好,我这队医也可以不用当了。”

    听了这话,郑教练用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看了看潘西齐。潘西齐则低下头不敢去看队医,心里想着:”抱歉了队医,两个小时后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希望到时候你别把自己的话当真啊。”

    回到酒店,潘西齐赶忙从球包内部的一个暗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发现里头居然还装着一个磨砂的小玻璃药瓶,光看外头根本看不出来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拧开瓶盖,潘西齐将瓶口向下,朝自己手掌上倒扣下去。等拿开药瓶时,他的左手掌上已经多了一颗微微有些透亮的淡黄色胶囊。

    原来,从外星狗那要到的急救胶囊他都一直随身放在球包里。这种宝贝他可不放心单独放在酒店里,要是一不小心找不到了那可就亏大了。之所以要回酒店是因为潘西齐不想让别人发现他的这个秘密,要是在治疗时被人看到他全身泛着黄光,那可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我的小宝贝,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把你吃掉了。原以为这种国内比赛用不上呢,没想到碰上那个该死的李天明,出了这么档子事。看来,以后还真得找外星狗多要两粒,随时放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潘西齐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小胶囊,感受着胶囊传来的淡淡凉意。

    摩挲了一阵子后,潘西齐脸上先是一阵心疼之色,接着心一横,仰头把胶囊送进了嘴里。

    胶囊一入口,接触唾液后便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转而化为一股暖流冲进了潘西齐的胃里。在胃里不到片刻,潘西齐又觉得这股暖流四散而开,平均分散在了自己的五脏六腑之中。

    “啊!”感觉到暖流在全身上下四处游走,潘西齐舒服的叹了口气。一屁股躺倒在宾馆的床上,潘西齐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此时的他全身泛着淡淡黄光,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迷蒙起来。也难怪他要回酒店才敢吃胶囊,要是在外边让人看到他这副样子,估计会被吓得魂都飞出来吧。

    过了一会,暖流消失,那种蚂蚁咬的痒的感觉再次出现。做过多次身体修复的潘西齐对这种感觉已经十分习惯,知道忍忍很快就会过去,早已不像第一次那样难以接受。

    果然,没多久痒的感觉消失了,潘西齐知道身体修复马上就要到达尾声了。又躺了一会儿,他突然高高抬起了自己的右脚。这次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右脚十分听话的立在了半空中。

    又扭了扭右脚踝,虽然厚厚的绷带有些阻碍脚踝的活动,但是脚踝还是十分灵活的随着大脑的指令转动着,哪里有半点受伤的感觉。

    “哈哈哈哈,果然有效!看来这急救胶囊还真是好用,实乃居家旅行之必备良药啊!”

    高兴的又在空中踢了一会脚,潘西齐翻身坐起,三下五除二将右脚踝上的绷带给拆了下来。再仔细观察自己的脚踝,红肿早已消退,甚至连淤青也没有,从外表看不出一丝扭伤的样子。

    “不行,还是得把绷带缠回去,可不能让别人看到我的脚踝已经完全好了。不然搞不好直接被人抓去做医学研究了。”潘西齐心里想着,又七手八脚的将绷带缠了回去。只是没有学过医的他缠完的绷带就像被狗啃过一样,那叫一个难看。不过好歹别人看不出来他脚踝现在的真实情况了。

    做完这些时候,感觉身下软乎乎的床,潘西齐觉得有些犯困了。不一会,他就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潘西齐睡足了,悠悠醒了过来。摸索着掏出手机,睁开眼一看时间,潘西齐瞬间从床上蹦了起来。

    “哇靠,离双打比赛开始只有半个小时了!天哪,怎么没有人喊我起来去比赛!”潘西齐脑中一阵混乱,开始手忙脚乱收拾起来。

    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完毕,潘西齐拎上球包就往屋外冲去。他首先来到了郑教练的房间,狂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出来开门。接着他又跑到了林腾房间,还是没有人。

    “妈的,这些人怎么都不见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嘴里骂着,潘西齐赶忙给郑教练打了一个电话。

    “教练,你们在哪呢?我睡觉起晚了,要来不及双打比赛了!”电话一接通,潘西齐便劈头盖脸的喊道。

    “哦,小潘啊。我带着林腾在球场这呢,正准备向主委会说明你的情况,申请退出接下来的双打比赛。”郑教练不紧不慢的答道。

    “什么?申请退赛!教练,你千万别这么做,给我十五分钟,我马上到达赛场。让林腾那小子也做好准备。”不等教练回答,潘西齐便挂了电话,转而朝楼下冲去。

    来到街边,火急火燎的拦了一部出租车,潘西齐就往球场疾驰而去。幸好酒店离球场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又刚好一路畅通,等潘西齐跑到双打比赛场地时,还有五分钟开赛。

    看着跑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的潘西齐,郑教练与林腾都是一副见鬼的表情。林腾更是盯着潘西齐的右脚,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等他们开口,潘西齐喘着气说道:“我、我来了,双打比赛,照常进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