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发球保命
    潘西齐此话一出,裁判感到十分意外,再次向潘西齐确认他能不能继续比赛。

    又小心的走了两步,虽然不至于完全动不了,但是潘西齐是不敢把任何重量压在右脚上了。现在,他只是右脚轻点地,其实相当于只是用左脚在支撑自己的身体。

    “潘西齐,真的不需要医疗暂停吗?”裁判关切的问道。

    “没问题裁判,我可以继续比赛。”痛的直吸凉气,潘西齐回答道。

    “好,那就比赛继续,请双方回到各自场上。”说完后裁判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裁判椅上。

    看着一步一步慢慢往场上挪去的潘西齐,愣在原地的李天明满脸黑线,内心无数头草泥马奔过。在他看来,潘西齐这次的脚踝扭伤算是比较严重的伤势,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移动了。在这种情况下,还选择继续坚持比赛,是十分不明智的。

    “哼,与命运对抗是没有用的。既然你要逞能,那接下来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见潘西齐已经就位,李天明眼中冒着戾气,一路小跑的回到自己这边场地。

    比赛继续,李天明继续发球。只见潘西齐并没有像之前接发球那样弯下腰来,而是直着身子单脚点地,手中的球拍都没有举起来。看这样子,受右脚踝伤势影响,他连一个正常的接发球准备动作都做不出来了。

    见对方这样,李天明心里乐得开了花。

    “哈哈,果然命运是站在我这边的,任你实力再强,也逃不过宿命的安排。‘北京队克星’的称号,看来是要伴随着我一起退役了!”

    考虑到潘西齐现在移动严重受限,李天明决定从发球上就主动发起攻击。一记外角侧旋发球,网球落地之后就立刻朝场外飞去。果然,对于这个需要进行大范围移动的接发,潘西齐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动作,甚至连拍子都没挥一下,只是静静看着网球飞出边线。

    “ace球,30:0,第六局李天明领先!”

    “糟糕,潘西齐连接发球都无法完成了!看来伤势比想象的还要严重!”王嫱心中暗呼不妙。

    再看场边的郑教练,更是坐立难安,脸上满是焦急之色。为潘西齐脚伤深感担忧的他,看样子恨不得立刻冲上场让潘西齐退出比赛。

    此时潘西齐脸上却显得格外的淡定,若不是时不时因为疼痛有些轻微的抽气,还真看不出来他现在时刻忍受着右脚踝传来的剧痛。

    “看来是放弃了啊。那为什么还要坚持留在场上,是想要让我狠狠的羞辱你吗?”见潘西齐连自己的发球都不去接了,李天明感觉这场比赛的胜利看来最终还是落在自己口袋里了。

    接着又是两记ace,潘西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站在原地半步都没有移动。就这样,李天明直落四分拿下了自己本场比赛的第一局,将第二盘比分追成了1:5。

    接下来是潘西齐的发球局,看着对方右脚根本无法着地,李天明觉得潘西齐一定无法进行正常的发球了,估计只是随便来个下手发球将球对付过来罢了。随即他又往底线里面迈了两大步,恨不得都快站到接发球区边线上了。

    “幸好扭伤的是右脚,不然发球还真不好办了。”打过网球的人都知道,发球的时候支撑脚十分重要。在发球的一瞬间全身力量都要压在那只脚上,如若支撑脚受伤,那么是根本无法完成发球的。而潘西齐的发球支撑脚正好是左脚,因此右脚的扭伤倒是没有对他的发球产生致命的影响。

    由于右脚受伤,潘西齐无法像往常一样做出背弓的动作。他只是将球往上一抛,随即举起右手直接将球拍了出去。在场下观众看来,这个球不太像发球,倒更像是一拍站在底线后的原地高压球。

    然而,让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潘西齐这种情况下发出来的球,竟然不像众人预料的那般绵软,反而依旧带着极强的力道。再看电子显示屏,上面185的数据简直要闪瞎众人的眼睛。

    “天哪,这种情况下还能发出这么快的速度,仅仅比没受伤慢了十几公里而已.这可比李天明全力发球都要快了!”一位观众感觉到非常不可思议。

    此时的李天明,更是直接感受到了这个发球的威力。由于站的太靠前,等网球如子弹般弹到他身前的时候,他还压根没有反应过来,更不要说做出什么反应。就这样,潘西齐受伤后第一个发球竟然又是一个ace。

    现在轮到李天明傻眼了。“靠,这还有没有天理,这他妈应该是一个受伤的人发出来的球吗?”这场比赛,他觉得自己经历了太多的不可思议。而带来这些的人,就是对面的潘西齐!

    “哗哗哗”,反应过来的观众也开始爆发出了最热烈的掌声,场上接连出现的意外让他们的心情也跟着跌宕起伏。

    发完球后,潘西齐慢慢的挪到了二区。这时候,观众们又想起来潘西齐还带着十分严重的脚伤,对他刚才那个发球更是感觉不可思议了。

    这一次,李天明吸取了上一分的教训,乖乖退回了底线之后。第二分发球,潘西齐依旧是原地式的高压。只是这一次,他将球砸到了内角边线上。182公里,又是一个超过李天明最高球速的发球!

    虽然判断对了方向,但是这个球潘西齐要的角度实在太刁,因此等他球拍触到球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做拍面的控制了。相互碰撞之下,网球飞出了边线,潘西齐发球直接得分。

    “30:0,第七局潘西齐领先。”

    “该死该死该死,怎么会连续两个接发球都丢了!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要输掉比赛啊!”眼见对方只差两分就能拿下比赛,李天明彻底着急了。意外之前他本来已经死心了,但是随着潘西齐的受伤,他又重新燃起了获胜的希望。自认为胜利已经握在手里的他,如果这时再丢掉比赛,可是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第三个发球,潘西齐依旧没有做出什么改变。只是,在出手的瞬间,他突然在通过手腕的动作对网球施加了很强的上旋。这可大大出了李天明的意料之外,毕竟潘西齐之前发的都是大力平击球,很少在旋转上做文章。

    网球落地后很快就反弹过了李天明的头顶,李天明仓促退后之中挥拍,网球没有吃准球拍的田点,打在了拍框上,如同一记棒球全垒打,高高的飞上了观众席。

    “40:0,第七局潘西齐领先。”

    就这样,在众人不可思议的欢呼声中,受伤的潘西齐硬是凭借自己强悍的发球能力,在发球局中一步未动的情况下拿到了连续三个赛点。

    “太强了,真是太强了!”小吴此时已经兴奋的有点说不出话来,只是仅仅抓着王嫱的袖子。再看王嫱,眼中也满是震惊之色,看着潘西齐闪耀出异样的光芒。

    郑教练更是激动的紧紧握着双拳,没想到比赛峰回路转的他甚至已经坐不下来了,只是直直的站在场边,等待奇迹的发生。

    第一次,人生之中第一次被北京队的选手拿到赛点,李天明也彻底懵了。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对方明明受伤了,为什么现在即将要输掉比赛的却会是自己?

    第四个发球,在全场近乎窒息的气氛中,潘西齐淡定抛球,一拍砸下。网球朝着外角边线高速飞去,又是超过180公里的快速球。在落地的一瞬间,网球突然改变了发向,直接向右侧拐了一个大弯,擦着李天明的球拍飞了出去。

    “侧旋发球!是侧旋发球!潘西齐赢了!”小吴再也按耐不住,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此时的他已经彻底被潘西齐所征服,甚至忘记了自己与潘西齐所打的赌约。

    “这个家伙,真是有意思。”王嫱心中松了一口气,眼神也渐渐柔和起来。

    “6:0,6:1,潘西齐2:0获胜!”随着裁判最后的播报声,全场观众沸腾了。今天这场比赛他们见证了一个奇迹的诞生,而奉献这出精彩表演的,就是让人越来越觉得神奇的潘西齐。

    “潘西齐、潘西齐!”全场观众开始有节奏的喊起了他的名字。

    “输了,我竟然输了!”呆若木鸡的看着潘西齐朝场边观众挥手致意,李天明不敢相信十余年对阵北京队不败的战绩就这么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战被破了。

    忍着疼痛,潘西齐一瘸一拐的走到了场边,一屁股坐在了球员椅上。相对于晋级八强的兴奋,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那次离奇的摔跤事故。

    这可是他正是比赛以来第一次在比赛中摔跤,以他现在的移动与平衡能力,按理说根本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他在比赛中确实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大跟头,并且感觉自己还踩到了什么东西。

    可是回头再看,地上可是干净的和镜子一样,什么都没有啊。那究竟当时自己为什么会产生那样的错觉呢?

    认真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况,潘西齐不禁失笑。

    “哎,都怪郑教练赛前太大惊小怪了,在我面前不停强调所谓的李天明定律,不知不觉把我也给绕进去了。”潘西齐想道。

    原来,比赛中潘西齐根本就没有踩到所谓的障碍物,一切都是他的错觉罢了。当时那个球对方回的角度太大,潘西齐瞬间调动自己身体,将移动速度提升至最快。然后又骤然减速,给右脚踝带来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这次摔跤主要是因为右脚踝肌肉强度有些不够了,因此才导致落地不稳,无法支撑身体的脚踝直接就崴了。至于脚底传来异物的感觉,则是受到了潘西齐自身思维的误导而产生的错觉罢了。

    虽然口中信誓旦旦的说不在乎所谓的李天明定律,但是由于北京队众人的紧张表现,特别是郑教练赛前的再三叮嘱,潘西齐不知不觉间也在心底下意识的认为有这个所谓的定律存在。因此越临近比赛胜利,潘西齐内心也变得越警惕,时刻预防着所谓定律带来的意外的发生。

    在这种精神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再加上那次超大负荷的脚步移动,两相作用之下,就这样导致了潘西齐的意外摔跤。

    不得不说,在很多体育比赛中,正是由于运动员过于迷信某种说法或某项定律,使自己心理压力过大,才导致临场发挥失常,从而一直无法摆脱所谓的宿命。只是这一次,潘西齐依靠自己强大的发球能力硬生生的将胜利抢到了自己手中。

    低头看着红肿的脚踝,潘西齐笑着摇头说道:“封建迷信害死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