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神秘克星
    两轮比赛仅仅丢掉四局,潘西齐本次大奖赛走的可谓是顺风顺水。通过这两场比赛,他也大致了解了自己现在的水平,在国内应该可以算的上难逢敌手了。

    “哎,中国男子网球,情况真是比预想中的还要糟糕啊!”不知为何,潘西齐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突然间重了起来。

    按外星狗的说法,对自己的身体改造,是奔着称霸世界网坛的目标去的。以现在自己掌握三分之一力量的身体情况来看,潘西齐估计自己是可以和世界前十的选手过招的。至于独步网坛,可能还得进一步提升身体力量才行。

    但就是这世界前十的水平,在与国内选手比赛时已经足够让潘西齐予取予求了。到现在为止,他还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实质性的对抗。也就是说,对手与他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这也就能够看出,现阶段中国男网的整体水平之低,难怪已经好几个大满贯没有出现任何中国男子球员的身影了。

    “整体水平如此之低,没有出现任何有竞争力的选手,看来问题是出在人才培养体制上了。”潘西齐感慨道。不过现在可不是他考虑这种宏观问题的时候,比赛还在继续,他要争取先拿下自己第一个全国冠军才行。

    由于潘西齐比赛用时还不到一个小时,因此当他来到林腾的比赛场地时,林腾还在为晋级16强而奋战着。不过一看比分,潘西齐心里踏实了不少。

    只见此时比分牌上显示林腾第一盘以6:2获胜,第二盘也已经4:0遥遥领先了。再看场上,林腾的对手在节奏上已经完全跟不上了,体能似乎也出现了问题。看来林腾的获胜,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果然,不到十分钟,林腾就以6:1的比分获得了第二盘的胜利,从而以2:0的总比分轻取对手,紧随潘西齐的脚步闯进了本次大奖赛的男单十六强。

    北京队头两号主力都轻松横扫晋级,但是第三单打就没这么好运了。同样不是种子选手的他第二轮倒霉的遇上了卫冕冠军,当今国内男网第一人吴敌。比赛没有任何悬念,两盘脆败。甚至第二盘还吃了对方一个鸭蛋。

    单打比赛虽然结束了,但是潘西齐和林腾并没完成今天的任务,因为双打第一轮比赛下午要开打了。由于两人都是第一次参加双打比赛,没有任何排名,因此首轮比赛就遇到了赛会双打四号种子,一对来自天津的组合,真不知道是他们运气不好还是对手倒霉。

    对于志在夺冠的潘西齐组合,首轮遇到谁根本不是他们所关心的事。只要没有人能够在底线上压制住潘西齐,那么他所独创的“潘氏站位”打法就将是无敌的存在。

    果然,比赛前几局,天津组合就傻眼了。林腾死守网前,潘西齐镇守底线的站位,从第一分开始就没有变过。本以为首轮能够轻取对手的四号种子发现,自己这边两人在与潘西齐一人的底线对抗中,居然严重处于下风。

    更糟糕的是,虽然林腾不参加底线对抗,但是一直蹲在网前的他却仍旧给对方带来了强大的压迫力。因为一旦天津组合回球不到位落入林腾防守区域,那么接下来林腾的致命一击就显得轻而易举了。

    越打越憋屈的天津组合并没有轻易放弃自己的抵抗,也曾经想通过站位的变化来改变落后的局面。但是。在尝试了前后站位以及双上网战术后,他们悲催的发现,无论怎样都无法绕过潘西齐这座大山。

    比如说他们的双上网战术,想要构筑网前长城的他们,被固守底线的潘西齐的各种花式穿越球给穿了个体无完肤。无奈之下只好调转枪口集中向林腾攻击。

    但是对“潘氏站位”精髓理解越来越透彻的林腾,又岂会轻易让自己成为对方的突破口。只要是不到位、不舒服的球,一律放给身后的潘西齐来处理。一旦他出手,就必定是一击制胜,不给对方任何补救的机会。

    就这样,凭借着潘西齐超强底线实力以及林腾的默契配合之下,四号种子犹如落入陷阱的困鼠,渐渐的失去了抵抗的信心。两个6:2,潘西齐组合取得了本次双打比赛的开门红。

    回到酒店,肖主任与郑教练对潘西齐二人今天的表现都十分满意。虽说今天折损了一名男单,但是头两号主力的强势表现,还是充分体现出了本届大奖赛北京网球队的竞争力。

    郑教练在肯定了潘西齐二人一番后,却一反常态的收起了笑容,神情显得有些凝重。

    “潘西齐,你过来,我有些话要和你说。”郑教练把潘西齐叫到了一边。

    “怎么了教练?”潘西齐感觉很奇怪。没想到接下来郑教练说出的一番话,让他感到哭笑不得。

    “是这样的,现在你和林腾都已经顺利打进十六强,接下来可就要迎来冲击八强的重要战役了。要知道,我们北京队可有十多年没有出现过两名选手同时进入八强的盛况了。”郑教练一脸兴奋的说道。

    “林腾下一轮的对手虽然也是个种子,但总归没有张天硕那么强,因此对于他的比赛我还是比较放心的。但是你的对手嘛,可就要麻烦多了。”郑教练收起笑容,转而有些担忧的说道。

    此话一出,可轮到潘西齐大吃一惊了。在他看来,自己的实力如何教练可是十分清楚的,按理说国内应该几无敌手才对。但现在郑教练突然对他的前景表示不太看好,不得不让他觉得十分奇怪。

    “我说教练,我下一轮对手究竟是何方神圣,居然让您产生这种想法?难道说对方是世界名将不成?还是张泽吴迪这两大高手?不对啊,我记得得半决赛以后才能碰到他俩啊?”潘西齐问道。

    “这倒不是。你下一轮的对手是上海队的李天明。”郑教练答道。

    “李天明?没有听说过。难道他很厉害吗?”

    “要说多厉害吧,这倒也不至于。他现在国内排名第十,是本次比赛的八号种子,也算的上是一个高手。只是与那两个顶尖选手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的。”郑教练解释道。

    “不过是个八号种子而已,不至于您这样大惊小怪吧?”潘西齐觉得教练有些糊涂了。

    “哎,这个李天明啊,虽说在国内算不上顶尖高手,可是对于咱们北京队男队员来说,可是宁愿碰上那两**oss也不想碰到他啊。”接下来,郑教练给潘西齐介绍起了李天明与北京网球队的恩怨情仇。

    李天明至今出道得有快十年了,年满28的他可以算得上一个不折不扣的老将。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并没有取得什么太亮眼的成绩,就是打入国内比赛四强的次数也不算太多。但就是这样一个略显普通的选手,却有着“北京队克星”的称号。

    原来,李天明出道以来,从第一次与北京队队员交手开始,到现在的十年中,居然保持着全胜战绩。这期间北京队主力队员都换了好几拨了,但不论是谁,即使公认的实力强于他的人,在与李天明的比赛中也都会莫名其妙的败下阵来。不仅如此,有好几次,北京队队员在比分领先的情况下,不知为何突然受伤,只能临时退赛。

    到最后,所有北京队男队员都觉得北京队一定是与李天明命中犯冲,受到了他的某种诅咒,并给他冠上了“北京队克星”的称号。要不然还真的无法解释为何北京队队员无论如何都无法从李天明手中抢下一场胜利。

    “小潘,本来我是不想和你说这事,怕影响你的心情。毕竟我想着李天明也不一定就能走到十六强成为你的对手。但是现在既然木已成舟,就只能和你坦白了,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郑教练耐心说道。

    “对于你的实力我是没有任何怀疑的,李天明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毕竟之前在与他的比赛中伤了好几个主力,不得不说真是有些邪门。我是怕到时候要是你也受伤了,咱们北京队的损失可就大了。”原来郑教练担心的是这个。

    “教练,这简直是我听到过的最扯的事情了!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怎么还搞封建迷信呢?”潘西齐感觉自己被雷劈了一般。

    “哎,我之前本来也是完全不相信的。但是慢慢的,一个又一个队员都输了,十年都没改变,实在由不得人不相信啊。”郑教练叹气道,看得出这件事让他心里也感到很不爽。

    “放心好了教练,宿命就是用来打破的。即使真的有那个所谓的诅咒,那我就是那个亲手结束它的人!”潘西齐压根不信这个邪。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放心了。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一旦在比赛中感觉到身体有什么异样,可千万要以身体为重,不能逞强啊!”郑教练反复叮嘱道。

    “好,我答应你,不会硬来的。”潘西齐答道。

    “‘北京队克星’,真是有意思,明天就让我们来看看,这所谓的诅咒在我潘西齐身上究竟灵是不灵。”被郑教练这么一说,潘西齐明显起了兴趣。现在的他,简直有些迫不及待明天比赛的到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