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初次相遇
    得知林腾首轮逆转获胜的消息,肖主任与郑教练可是乐开了花。如果说潘西齐的胜利是意料之中的话,那么林腾的晋级就属于意外之喜了。

    当初第一轮签表出来之后,林腾十分不走运的碰到了张天硕,因此肖主任与郑教练对林腾本次大奖赛的前景都不是很看好。虽然林腾表现出了非常好的潜质,但是毕竟现在才刚满十八岁,只是个青少年选手。与他的对手比起来,那就显得过于稚嫩了。

    虽说林腾在队内选拔赛上以全胜战绩率先出线,但是他战胜的毕竟只是北京队的选手,比起张天硕来,还是差了不止一个档次。要知道,在之前的国内比赛中,北京队选手甚至很少有人能从张天硕手里拿下一盘的。

    因此,林腾的获胜可以说是爆了一个不小的冷门。再加上北京队第三单打今天也苦战三盘战胜了对手,北京男子网球队在第一个比赛日可谓是大获全胜,取得了一个开门红。

    肖主任现在的心情简直好极了,带队参加这么多次比赛,还很少有哪次比赛让他心里这么痛快的。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潘西齐的给力表现,不仅狠狠的打了那些污蔑他的人的脸,还让他在领导面前大大的露了一把脸。

    比赛结束后,肖主任接到了北京市体育局领导的电话。电话一接通,领导就不由分说劈头盖脸的骂了他一顿,把他直接给骂晕了。听到后面,才明白原来领导也看了丁烨写的那篇报道,打电话来是准备兴师问罪呢。

    肖主任赶忙向领导介绍了潘西齐的具体情况,并解释了破格将潘西齐招进北京队的原因。领导在听说潘西齐第一轮比赛大比分战胜对手后,不仅平息了怒火,还好好安慰了肖主任一通。最后,领导表示如果这次比赛潘西齐能够取得好成绩,那么不仅要出面帮助北京网球队向无良新闻媒体讨个公道,还要把此事作为典型,通报表扬北京队不拘一格降人才的事迹。

    肖主任久在官场,哪里不知道领导的承诺对自己意味着什么。可以说,只要潘西齐最终拿到好成绩,自己的职位搞不好就有希望再往上挪一挪。人逢喜事精神爽,要不是还在比赛,肖主任都恨不得召集全队大家一起喝上几杯。

    回到酒店,潘西齐与林腾在晚饭后相约到酒店顶层的健身房进行赛后身体恢复。五星级酒店的健身房果然设备齐全,各种器械一应俱全。由于正值晚间高峰期,大部分器械都已经名花有主了,因此两人随意选了两台相邻的跑步机开始了慢跑。

    两人一边跑着,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潘西齐还时不时给林腾总结一下今天比赛中出现的问题。不知不觉过了半个小时,正当二人准备结束慢跑去做些力量训练时,身后传来的谈话声将二人给吸引住了。

    “师姐,你今天表现的太帅了,我看你那个对手,压根就对不上点,紧张的连球在哪都找不着。”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你也不看看对面的小姑娘才多大啊,我看估计连十八都没有吧。新人第一次参加比赛,有些紧张是难免的。”一个听着比之前那位成熟些,但是更有韵味的声音传来。

    “哼,那也就是她,我记得师姐你十六岁的时候,可就已经拿下全国冠军了。当时大家可都称你为天才少女呢。”年轻女子有些恭维的说道。

    “嗨,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还提这些有什么意思。只要无法赶上娜姐她们那一代金花的成就,就是成名再早也没什么用啊。”这次说话的主人显得有些幽怨。

    似乎想要缓和气氛,年轻女子转了个话题。“咱们别说这些了。师姐,告诉你个有意思的事,咱们这次网球大奖赛,除了你们这几个国字号的大牌,可还有一个人出尽了风头。据说是北京队的,叫做潘西齐。”

    “哦,这是谁,之前没听说过啊。”

    “你当然没听说过了,据北京当地媒体报道,这个人之前只是个业余选手,靠着贿赂领导走关系进的北京队。你知道吗,他今年居然已经三十岁了。”年轻女子话语中透露出一丝鄙夷。

    “什么,居然还有这种事?”她的同伴显然被勾起了兴趣。

    “是啊,当时我看报道时也是不敢相信,社会上居然还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搞鬼。要知道,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那个潘西齐的笑话呢。”显然年轻女子并不知道潘西齐第一轮的比赛结果,话语中还满是期待。

    “我看其中应该有误会吧,按道理北京队的领导不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啊。把一个岁数这么大的业余选手招进队不说,还派他参加这么重要的比赛,这可不像是正常人会做的选择。而且现在的媒体捕风捉影实在太厉害了,我可是深受其害啊。”她的同伴显然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件事的不合理之处。

    然而年轻女子似乎对那篇报道深信不疑,对同伴的质疑有些不以为然。她不屑的说道:“哼,现在的人啊,只会比你想的更没有底线。估计是那个姓潘的好处送到位了,就是傻子北京队领导也会往里招吧。”

    她的同伴还是有些不相信,皱着眉头正准备反驳,突然,一个男子略带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潘西齐送礼了,你是亲眼看到了还是亲耳听到了,如果都没有的话那可就是恶意中伤了!”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林腾已经从跑步机上下来了,一边说着一边走向这两个年轻的女子。

    两位女子显然没有意识到有人在偷听自己的谈话,被林腾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等看清来人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伙子,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上一点,年轻女子红着脸说道:“我是没有看到,但是根据那篇报道的描述来看,我的推测十有**就是事实。再说了,你是谁啊?为什么偷听我们的谈话?”

    林腾显然被她谈论潘西齐的那些话给刺激到了,有些动了真怒。他毫不客气的答道:“我是谁你不用管,我只知道你刚才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揣测在污蔑一个你不认识的人。这种行为让我觉得很不齿。”

    “你!”年轻女子没想到林腾说话口气这么冲,一时被说的有些急了,两块脸蛋更加红了。

    “哼,我喜欢说什么是我的自由。那个潘西齐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既然敢参加比赛,为什么还怕别人背后议论。你这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在这和我大小声。”年轻女子声音也大了起来。

    “好了好了,小吴,你别这么激动。消消气,一会咱们游泳去。”她的同伴出来打了圆场,想要结束这场无端的争论。

    “我再说一遍,潘西齐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哼,现怪不得现在社会上那种无聊的八卦新闻传的那么疯狂,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太多了!”林腾显得不依不饶。

    “好了,林腾!别说了,你要吓到这两位女士了。”潘西齐不知何时也来到了他们三人身边。见林腾快要失控了,他赶紧出来稳住局面。

    “对不起两位小姐,我这个小兄弟为人过于正直了些,听到一些不好的言论就忍不住想要反驳。我代表他向两位道歉。”潘西齐颇有风度的说道。

    “哦,你这话听着像是道歉,可我怎么觉得明里暗里还是说着我们的不对啊。你的意思是,刚才我和我朋友说的话属于不好的言论吗?”年轻女士的同伴笑着反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对于您的同伴的言论有些不敢苟同而已。”潘西齐也笑着答道。

    “虽然我觉得她推测的有些绝对了,但根据报道的情况来看,做出那些评价也实属正常,不至于算是背后非议吧?不知道你说的不合理的点在哪里呢?”

    “难道你们还不知道,第一轮比赛潘西齐已经横扫对手晋级第二轮了。如果果真像是报道说的那样,岂不是根本就不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林腾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啊?潘西齐居然赢了?”这个结果显然让两位姑娘都有些意外,尤其是那个年轻女子,对报道的内容深信不疑,更是想不到潘西齐真的闯过了第一轮。

    被这个意外憋得满脸通红,但是她似乎还是不打算退让,撅着小嘴说道:“即使你说的是真的,那也不能证明潘西齐就没有做那些背后的事。搞不好他的第一轮对手也被动了手脚呢?”

    “你!”没想到对方居然如此强词夺理,林腾一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似乎觉得自己的同伴说话有些过了,成熟女子赶忙说道:“小吴,别再说了。真没想到潘西齐赢了,看来现在的报道还真是不太可信啊。”

    潘西齐笑着说道:“是啊,现在的新闻真真假假,有时真的很难分辨。对了小姑娘,你如果还是坚持不相信潘西齐的话,那么我和你打一个赌怎么样?”

    “和我打赌?赌什么?”年轻女子没想到潘西齐会有这样的提议,显得十分意外。

    “就赌这次比赛潘西齐能走多远。”潘西齐说道。

    “哼,赌就赌,谁怕谁。我觉得第一轮是他走运,第二轮肯定过不去,撑死第三轮。”年轻女子本来想要直接回答第二轮,但是为了给自己一点退路,把条件给放宽了一轮。

    “好,那么我觉得潘西齐能够拿到冠军!”此话一出,对面两个女子瞬间露出震惊的表情。

    “哈哈哈哈,冠军,你还真敢想。这个赌局我赢定了!说吧,如果我赢了你要赔给我什么?”年轻女子像看见傻子一般,大笑的朝潘西齐摊着手。

    “如果我输了你就随便提一个要求,无论上刀山下火海我都答应。”潘西齐答道。

    “不是吧,玩这么大!我可给不了你这样的承诺。”年轻女子没想到潘西齐会说出这样的答案,有些惊疑的答道。

    “放心吧,如果你输了我只要你一样东西,那就是她的微信号。”说着潘西齐把手指向了边上的女子。

    “我的微信号?”没想到潘西齐会提出这种要求,这次轮到年纪稍大些的女子脸上开始发红了。微红的脸颊配上她会说话的双眸,更显得她风情万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