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两根油条
    潘西齐放水的这一局,现场观众虽然觉得有点意外,但是由于场面上还是他绝对占优,只是最后得分那一下子由于细微的误差而出现失误。因此大家只是觉得可惜,倒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但是潘西齐连续丢掉的这四分,却让一个人瞬间**了。只见丁烨已经完全坐不住了,每一次潘西齐失误,他都恨不得从座位上蹦起来,双手握拳怒吼,喊的比谁都大声。他这种过于激动的表现,让边上的观众都误以为他是秦奋的亲戚之类的。

    “哈哈,终于等到了!潘西齐,你这个冒牌货总算露馅了!虽然不知道前几局你是怎么瞒天过海的,但现在开始,终于要等到真相揭露的一刻了!”丁烨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接着他居然产生了一种起死回生的感觉。

    接下来的一局,来到潘西齐的发球胜盘局。这一次潘西齐可就不再客气,霸气的连续四记ace球,让秦奋连球毛都没有摸到。再看时间,这局居然只进行了短短五十秒钟,连一分钟都没有突破。

    这种短时间连下四分拿下发球局可是奶牛的拿手好戏,在他的比赛中经常上演。每当遇到这种情况,电视转播都会特意标注出发球局所耗费的时间,好让观众们知道选手的发挥有多完美。潘西齐以往收看奶牛比赛时总是被奶牛的这种刷分绝技所折服,没想到在他职业生涯的第一场比赛中居然也上演了这种好戏。

    “6:1,第一盘,潘西齐获胜!”裁判报分。

    “哗”,经过上一局的小插曲,全场观众又被潘西齐给带回了正确的比赛节奏中。看着接连的四记过200的ace,观众们都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对潘西齐发球技术的赞美了,只能拼命的拍动双手,献上自己的掌声。

    “怎么,怎么会这样?说好的逆袭呢?那个叫秦奋的,真是个废物!”丁烨耷拉着脑袋,脸色煞白的一屁股坐回了座位上。希望之火才燃烧了不到一分钟,就这么被潘西齐给扑灭了。可以说,刚才那几分钟,他经历了从地狱刚刚爬出然后又被人一脚踹回去的人间惨剧。

    坐在最佳观赛位置的网球中心刘主任,此时也毫无保留的给潘西齐献上了自己的掌声。虽然他是网球外行,但从刚才的一盘比赛看来,即使再不懂行也能看出潘西齐是以绝对的优势在碾压对手。这种程度的碾压,甚至可以与国球相对于外国选手的优势相提并论了。

    看着相当投入的刘主任,他边上的工作人员不禁满头大汗,心里直打鼓。要说在场有谁不希望潘西齐打得好的,除了丁烨之外,就要属他了。要知道,当初正是他在看到关于潘西齐的报道之后,如同献宝一般的将报道呈递给刘主任。也正是他赛前撺掇着刘主任到现场来观看潘西齐比赛,直接抓潘西齐现行的。

    现在可好了,潘西齐的表现堪称大逆袭,完美的没有任何可挑剔的地方。可这样一来,那篇报道的内容也就成了捕风捉影,而他想要凭此事从刘主任那邀功的愿望也只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不仅如此,若是刘主任深究起来,搞不好还会治他一个谎报军情的罪名。可以说,他现在完全是和丁烨一条绳上的蚂蚱。

    然而,场上的潘西齐可没有功夫去照顾这些人的感受。此时的他,只想要尽快结束这场比赛。

    “第一盘发球练的差不多了,效果还不错,第二盘就还是这么打吧。毕竟只是第一轮,高手都还在后头,还是得藏点拙。等后面再给大家更大的惊喜吧。”对自己的发球表示满意,趁局间休息,潘西齐制定了第二盘的大体计划。

    很快,第二盘比赛开始了。通过第一盘潘西齐的暴力发球以及强力正反手,秦奋以及在场观众基本认定了潘西齐是一个进攻型选手。既然这样,潘西齐决定顺水推舟,加深众人对自己的印象。

    秦奋的第一个发球局,他就主动上手抢攻,打的秦奋满地找牙。很快的,比分又被迅速拉开到了5:0。这一次轮到潘西齐的发球胜赛局,不知为何,之前无往不利的发球像是突然失准了一般,不是下网就是出界。连着送出两记双误后,潘西齐表现的有些急躁,在接下来的两分中居然出现了离谱的失误,网球以较大的误差飞出了界外。

    与第一盘的剧情完全一样,比分又是来到了5:1。接下来的一局,潘西齐似乎迅速从上一局的低迷中走出,又重新找回了状态。强力压制之下,秦奋又是被打的丢兵卸甲,快速丢掉了自己不得不保的发球局,从而以两个1:6的悬殊比分结束了自己本次网球大奖赛之旅。第一场比赛就送了对手两根油条,潘西齐还是很满意自己的表现的。

    赛后双方选手握手致意,秦奋看着对面比自己还大了五六岁的潘西齐,内心百感交集。握着潘西齐的手,无法想象这样一双如此平凡的手怎么会蕴含了那么大的能量,他诚恳的说出了一句:“真是技不如人啊!”

    潘西齐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拍了拍秦奋的肩膀,给了对方一个微笑。随即潘西齐按惯例举着球拍向场边观众挥手致谢。经历了这样一场比赛,全场观众几乎都已经成为了潘西齐的粉丝,众人起立为潘西齐献上经久不衰的掌声。

    收拾好网球包,潘西齐来到了场边的肖主任与郑教练身边。看着他走来,这两位北京网球队的管理者全都展现出了满意的笑容,郑教练黝黑的脸庞此时甚至因为兴奋而展现出些许的红晕。

    “主任、教练,这第一轮比赛你们看怎么样?还满意吧?不知道我这样走关系的业余选手有没有资格坐上北京队的主力位置?”潘西齐调笑的说道。

    “哈哈哈,臭小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要是没资格,还能有谁有资格?”郑教练“噗呲”笑了起来。

    一盘的肖主任此时却恢复了严肃的表情,正经问道:“小潘,看来你已经知道关于你的那篇新闻报道了吧?谁这么多嘴,我不是说过要瞒着你吗?”

    “主任,那篇报道传的满世界都是,我只要打开手机就能看到,怎么可能瞒的住我。不过我也不在乎,假的终究是假的,相信这次比赛过后,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潘西齐自信答道。

    “哼,这种污蔑我们北京网球队的行为,怎么能如此轻易就放过呢?这个丁烨,真是个白眼狼,亏我们平时还没少打点他,真没想到为了出名,居然连这么恶毒的谎言也编的出来。这次比赛结束后,我们北京队一定和他没完,也为你讨个公道!“肖主任咬牙切齿说道,看来确实是恨极了丁烨。

    既然主任不打算放过始作俑者,潘西齐自然没有任何意见。因此他只是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与两位领导道别之后,结束今天比赛任务的潘西齐并没有直接回到北京队驻地,而是背着网球包与早已等在一边的林腾一起离开,准备林腾下午的比赛去了。

    比赛结束后,观众们纷纷散场,只有我们的丁大记者还双手抱着头,坐在座位上久久不愿离开。开场时的那种志得意满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此时的他,只感觉自己是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马上就要没有栖身之地了。

    潘西齐这场比赛之所以被如此关注,最大的原因就是他的那篇虚假报道。大多数观众也是因为看了他的报道以后才决定来现场看看热闹。因此,当潘西齐以超乎所有人预料的惊艳表现拿下比赛后,觉得被欺骗的观众自然把满腔的怨气发在了他这个报道者身上。

    坐在座位上,身边经过的观众的吐槽声四面八方的传入了他的耳中。

    “妈的,之前写潘西齐是业余选手关系户的那篇报道,现在看来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不知道是哪家的缺德记者写的,真应该抓出来揍一顿。”

    “可不是嘛,我看那篇报道写的有鼻子有眼,还指名道姓的,亏我还差点上当了。幸好来现场看了比赛,不然到现在我还以为潘西齐真是个骗子呢。”

    “我要是潘西齐,直接就去法院告那个记者诽谤,一定要让他赔礼道歉。再狠一点,把那个傻叉记者的饭碗都给端了。”似乎是个潘西齐的粉丝,维护起潘西齐来也是毫不手软。

    “啊!怎么办?怎么办?该死的潘西齐,为什么偏偏是他赢了?”双手抱头,丁烨在脑海中疯狂的呐喊。让人无语的是,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怪潘西齐获胜将他逼到了现在的处境。

    正当他心神混乱之时,身上的手机铃声响了。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主编的电话号码,他的内心“登”的一下沉入了海底。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接,最后他还是一咬牙,按下了接听键。

    “喂,小丁啊,我是主编。你写的关于北京队潘西齐的那篇报道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连台领导都看到了,还亲自过问了具体情况。总编辑很满意你的表现,说今天比赛后,还要让你做一个关于运动队反腐倡廉的专题报道呢。怎么样啊,潘西齐比赛结束了没有?比分是多少?赶紧说来让我听听现在的运动队作假能有多猖狂。”主任上来就一股脑说了一达通话,语气中的喜悦之情都要从话筒里溢出来了。

    “这个,这个,比赛结束了,比分是两个6:1。”听完主编的话,丁烨快要哭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