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神级放水
    开场之后潘西齐连得八分,整个场面呈现一边倒的情况,基本上没有什么对抗。要是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认为这是一场职业选手对阵业余选手的极不公平的比赛。

    现场的观众也算是看明白了,敢情潘西齐的实力强到对手压根连回合都打不起来。这下那些赛前嘲笑潘西齐,等着看他出丑的好事之徒们脸上可挂不住了,一个个像是被打脸了一般,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但是,这些人毕竟脸皮够厚,在羞愧了一阵子后,眨眼间就转变了阵营,俨然成了潘西齐的忠实粉丝。每当潘西齐打出一个好球,他们欢呼的比谁都热烈,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鼓掌的同时还得意的看看别人,似乎潘西齐的出色表现也是值得他们骄傲的一般。

    然而,不管谁都可以不要脸的转变态度,但有一个人不可以。这个人就是我们的丁大记者。赛前他可是在报道中把潘西齐塑造成为一个实力差劲的业余选手,北京网球队因为混入了他这颗老鼠屎,可就马上要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了。报道中他言之凿凿,对潘西齐事件的性质几乎已经是盖棺定论了。也正是因为他如此肯定的态度,才会让大多数读者看到报道后第一时间选择相信了他的话。

    但是,比赛进行到现在,之前报道中语气有多肯定,现在丁烨感觉脸上就有多痛。这种被打脸,可是媒体记者最不愿意遇到的情况之一了。往轻了说,他这是虚假报道,有违媒体人的职业道德;往重了说,他简直是在造谣诽谤,要是愿意,北京队完全可以将其诉诸法庭的。

    正因为已经无路可退了,因此在全场大多数观众都已经认清现实的情况下,丁烨却还在苦苦的坚持着,不愿意从自己虚构的愿景中醒来。

    “这一定只是意外,对,是意外!才刚开始两局而已,比赛还长着呢,接下来潘西齐一定会露馅的!”他在心里不停的给着自己希望,只是这种飘渺的希望实现概率有多大,恐怕他自己也知道几乎是为零了。

    似乎是要亲手扼杀丁烨仅存的希望,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潘西齐根本没有给秦奋任何机会。别的不说,光是那时速动辄200公里左右的强劲发球,就让秦奋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潘西齐的发球不仅速度快、力量大,要命的是角度还很刁。对于接发球水平相当一般的秦奋来说,这根本就是来自另一个星球的发球,不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因此,每当到了潘西齐的发球局,俨然就成为了一场花式ace球表演,外角、内角、长的、短的,让现场观众大呼过瘾。到最后,每当潘西齐发出一个ace,现场都会响起山呼海啸般的掌声,观众们都已经被潘西齐出色的发球技术给彻底折服了。

    在经历了无数次尝试接发球失败后,秦奋终于死心了。他知道,这场比赛潘西齐的发球局,自己是没有任何希望破发了。甚至到现在,他可是连一分都没有从潘西齐手上抢下来过。

    但是更要命的是,现在他自己的发球局也面临着极大的危机。他的发球对于潘西齐来说,可以说几乎没有任何威胁,随时想要上手的话一拍就能解决问题。因此秦奋到后来,主动放弃了在发球上做文章,转而采用较为稳妥的发球方式,降低自己双误直接送分的几率。现在的他,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发球后的那一拍上,希望能够与潘西齐打起多回合来。

    然而,真到了多回合相持,潘西齐变态的稳定性让秦奋简直想要吐血。无论他怎么变化角度与力量,潘西齐总是能轻松至极的将球防守回来。而且明显能看出潘西齐只是随意的在应付而已,要是潘西齐主动进攻,估计没有几个回合就会被抓住空当直接拍死了。

    饶是潘西齐有些放水,秦奋就是无法直接得分或者等到潘西齐的失误。随着回合的增多,最后往往是秦奋率先失去耐心,要么是过于追求角度直接出界,要么是发力过度导致回球下网。

    就这样,在潘西齐又以一记发球直接得分拿下自己的发球局后,第一盘比分很快被拉大到了5:0。虽然潘西齐很想以送对手鸭蛋的比分来纪念自己的第一场职业比赛,但是想到自己的底线,送蛋可是要败人品的,潘西齐还是忍住了内心的诱惑,决定进入自己的放水时间。

    第六局,轮到秦奋的发球局。这时的秦奋明显已经被打崩溃了,耷拉着头显得十分沮丧。也是,毕竟自己也算是征战赛场多年的老将,被一个新人打成这样,都五局了还没有一分进账,任谁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懒洋洋的将球往天上一抛,几乎连发球动作也没有做完全就将球打了过去。从这个发球可以看出,秦奋已经失去了抵抗的信心。果然,这个发球创造了全场到现在为止的最慢球速,居然还不到150公里,连女子选手的一般发球速度都比不上。

    似乎与潘西齐刚才的发球对比过于强烈,观众有些不乐意了,对于秦奋这种消极的态度,有些观众居然吹起了口哨,喝起了倒彩。对于观众的这种反应,秦奋也并不在意。他现在想的只是尽快结束这场比赛,不再在场上忍受煎熬。

    面对这样的发球,潘西齐发动了。只见他快速移动身体,早早来到击球位置,对准来球就是一拍正手大力下压。似乎是这个发球实在太绵软了,十分适合发力,潘西齐甚至双脚腾空了起来,想要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球上。

    果然网球离开球拍后声势十分惊人,一听就知道又是一记相当霸道的回球。再看那飞行的方向,又是奔着离秦奋最远的那个底角去的,不用说,肯定又要直接得分了。

    对面的秦奋也是这么认为的,之前的发球局他有太多的发球被潘西齐直接接死,因此这个球他也并不觉得意外。看着回球的速度,他想都没想便放弃了防守的念头,脚下连动都不愿意动了。

    正当他垂头准备走向二区发球时,突然一声“out”让其一下子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看身后的司线,只见那个年轻司线正十分夸张的将双手摊开,做出一个出界的手势。脸上还流露出十分兴奋的神情,并且还给了正看向他的主裁一个相当肯定的眼神。

    从开场到现在,这个司线没有等到潘西齐任何一个出界球。网球就像是被潘西齐赋予了魔力一般,无论如何就是只落在球场边线之内,死活出不了界。这可是他当网球比赛司线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

    正当他以为这场比赛没机会判定潘西齐回球出界的时候,意外出现了。潘西齐的回球落点离底线非常的接近,甚至远处的观众根本无法判断这个球是否出界。但是他可以,此时他是全场离这个球最近的人。他十分肯定的看到网球在底线外大概两公分左右的地方落下,因此第一时间他就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判罚。

    见司线如此肯定,主裁也就不再疑虑,直接报出分数。

    “15:0,秦奋领先。”

    “哈哈哈哈哈哈,终于得分了!”确定比分后,秦奋激动的挥了挥拳头,就像赢下了一场比赛一般。此刻的他,感动的有点想哭,职业比赛这么多年,他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在比赛中拿到哪怕仅仅一分是多么的宝贵。

    观众们都有着仰慕强者、同情弱者的共同心态,因此当这场比赛完完全全的弱者秦奋终于拿下第一分之后,观众席居然爆发出了不逊于给潘西齐的欢呼声。

    接下来的一分,大受鼓舞的秦奋重新振作了精神,不再像刚才那样消极发球,而是全力发出了一记平击球。这个发球球速达到了181公里,算是相当不错了。但是潘西齐似乎完全不准备给秦奋任何喘息之机,居然又是接发球就直接发起了进攻。

    这次他改用了反拍偷袭直线,看着又像是要重复前几局的得分模式。正当秦奋心提到嗓子眼的时候,意外又出现了。网球在急速飞过网带的时候,由于过网高度不够,网球下半部蹭在了网带上,球被拦在了空中。

    看着网球似乎因为这个意外有可能变成一个网前小球,秦奋都快哭出来了。这个球只要落在他的场地上,他是没有丝毫机会救到球的。在空中停了半秒中,网球开始下落,看那下落的位置正对着网带,还真不好判断会不会过网。

    终于,在全场的注视之下,网球擦了一下网带,最终还是没有过网,被拦在了潘西齐的场地内。

    “30:0,秦奋领先。”

    “感谢上帝佛祖保佑。”见这个球最终运气站在自己这边,秦奋感觉自己总算也有点值得庆幸的事了。

    接下来的两分,潘西齐进攻依旧强势,然而让人不解的是,这两分最终都是以潘西齐差之毫厘的失误结束。因此,开场以来第一次,秦奋破天荒的以直落四分的方式保住了自己的发球局,将比分扳成了1:5。

    眼见任务完成,潘西齐总算松了一口气。

    原来,刚才那一局全是潘西齐有意为之,人为操控的结果。之所以他选择以自己失误的方式来放水,是因为中国乒乓球队给他的警示。

    他记得以前一次在看乒乓球比赛时,中国球员打了对手一个10:0,最后一个球按中国队的惯例一定会让对方一分的,中国球员也是这么打算的。第11分,他发了一个菜球过去,准备让对手直接上手进攻得分。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过于激动的对手居然自己失误了。就这样,中国球员以尴尬的11:0拿下了整场比赛。

    至此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比分,中国乒乓球队一律选择发球直接失误给对手送分。然而潘西齐不能这么做,这样放水实在太明显了。然而给秦奋创造机会进攻得分潘西齐又实在不放心,怕他也直接失误了。无奈之下,潘西齐只能选择自己失误来送出这一局比赛了。

    “妈的,要把放水做的瞒过全世界,还真他妈不容易啊!”潘西齐感叹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