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一分不得
    秦奋的第一个发球,就这样被潘西齐三下五除二给接死了。整个过程就像是秦奋在特意给潘西齐喂球一样,潘西齐的回球显得那样的轻松写意。

    秦奋想要依靠经验在长回合中拖垮潘西齐的计划落空了,潘西齐连第二拍回球的机会都不给他。现场观众此时意识到潘西齐不仅与之前那篇报道写的不太一样,而且似乎是两个极端了。报道中,潘西齐只是一个大龄业余选手,靠关系混进了北京队,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可是从比赛开始的这几分看来,明明是潘西齐在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反而秦奋表现的更像是一名业余选手。

    连观众都看出来问题,作为多年专业网球记者的丁烨更不可能看不出来。刚开始的发球他可以认为潘西齐只是侥幸,但是接下来接二连三的暴力发球以及接发得分,就不能简单的用运气来解释了。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就这几个球来说,潘西齐不仅一点都不业余,而且还很强,强的很离谱。

    “淡定,我一定要保持淡定,这只是刚开始而已,比赛时间还长着呢。”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指甲都快要把大腿皮给扣破了,丁烨仍自镇定的坐在那里,尽力的安慰自己。

    比赛确实只是刚开始,但这是对于秦奋而言的。对他来说,一场屠杀刚刚开始。接下来的一分,由于之前的绵软二发被潘西齐直接接死,他背负了极大的心理压力。明明知道如果全力发球会带来极高的失误率,但是秦奋还是咬着牙发出了全力。

    这个球运气不错,他居然给拼成功了。网球快速飞进了潘西齐的接发球区,险而又险的砸在了边线上。看显示屏,居然达到了185公里的时速,可以算是他比较高水平的发球了。

    见这个发球没有失误,心情极度紧张的秦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着球快速的飞行,他心里想着:“哼,这次总算没法直接接死我的发球了吧?”

    按常理来说,这个发球质量算是很不错的。虽然185公里的时速对于发球高手来说不值一提,但是好在角度很大,并且是砸在了边线上,又带着一点不规则弹跳,对于接发球的选手来说不是很好处理。

    这个球秦奋发的是外角,以潘西齐此时的站位来说属于反拍接发球。同时由于角度大,往外飞的远,潘西齐一旦到位接发后,身体很可能已经被拉出场外了。此时,留给秦奋的就是大片无人的空当,他有大把的时间来选择得分的线路。可以说,这就是网球比赛中最为经典的外角发球战术。

    果然,和秦奋预料的一样,潘西齐快速向边线处移动,等来到合适的击球位置时,人都已经处于边线外半米处,远离了场地中央。此时潘西齐最大概率的选择是打一条斜线,让网球从网带中间的上空飞过,以降低回球下网的概率。

    似乎认定潘西齐会做出这种选择,秦奋发完球后便等在了中路偏左的位置,一旦潘西齐回出斜线,他就守株待兔,直接偷袭潘西齐正手空当。以潘西齐此时的站位,就是再快的速度也来不及回防了。

    潘西齐到位后,身子下蹲稳住重心,眼睛牢牢盯住来球,随即一记单手反拍,潇洒至极的将球回了过去。然而和秦奋预想的不同的是,网球比没有朝着难度较低的斜线方向飞去,反而是朝着失误率较高的直线方向沿着边线飞来。

    “什么,他居然选择打直线,这根本就不合理!”看到潘西齐的回球,秦奋感觉内心又一次受到了重击。

    秦奋之所以感到意外也是很正常的,这种情况下,绝大多数的选手都会选择回出斜线。因为网带的高度并不是完全统一的,中间比两边要低一些,这也导致了同样的回球高度,选择中间就能够顺利过网,而两边就很有可能被网带给拦下。

    潘西齐选择的直线回球不仅要面临过网网带较高的问题,同时还有着飞行线路较短的危险。众所周知,斜线的飞行距离要比直线长,因此容错率也相对比较高一点。潘西齐如果要选择直线,就不得不面临回球出界的风险。

    正是因为这两个原因,秦奋认准了潘西齐会选择斜线回球,起码如果他处在潘西齐的位置上,他是不会犹豫的。这时敢选择直线回球的人可以说都是艺高人胆大的,对自己的手感与技术有着绝对的自信。在世界比赛中,奶牛就经常凭借着单反甩直线拿下许多关键分数,成就无数经典场面。

    然而潘西齐是何许人也,视奶牛为超级偶像的他,在这种分数的选择上,自然也会被打上偶像的深刻烙印。想都不用想,就是一记单反直线,瞄准对面角落的那个交汇点就把球打了出去。

    对于潘西齐来说,这样的选择似乎是理所当然的。而且这个发球说破天也不到二百公里,比奶牛面对的那些可是要简单的多。以他现在变态的手感与控制力,前面说到的那两个问题可以说压根就不存在。

    果然,几乎沿着边线平行飞行了一阵后,网球就像精确制导的导弹一般,划出一条完美弧线,直接砸在了潘西齐想要的那个点上。此时,秦奋还傻傻的愣在原地,压根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0:30,第二局,秦奋落后。”

    这个单手反拍回球,可以说是惊险至极,只要有一点点偏差就会下网或者出界。但是在潘西齐手下,就是不存在如果,他一出手,要的就是最精确的结果。

    现场的观众更是被潘西齐的这记精彩回球给彻底折服了,可以说,在全国网球大奖赛这种级别的网球比赛中,他们是很难看到这种程度的回球的。刚才的那一分,他们甚至有一种现场欣赏大满贯比赛的错觉。而带给他们这种享受的人,却正是那个赛前被无数人怀疑调侃的潘西齐。

    “太精彩了!”一些观众情不自禁的叫起好了,全场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

    原先还有些紧张的肖主任与郑教练此刻彻底放松了起来,随即各自觉得有些好笑,自己明明知道以潘西齐的水平,这种结果是理所应当的,那之前的紧张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放松心情的两人甚至有心情开始说笑,肖主任笑着问道:“这个潘西齐啊,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对手。老郑,你看这场比赛对手有没有希望拿下一分啊?”

    注意,这里说的是一分,可不是一局。看来在肖主任心里,对手全场比赛想要拿下一局也只是奢望而已。

    郑教练轻松的答道:“管他呢,只要潘西齐赢了,并且是痛快的赢了就行了。我可等不及看那些赛前污蔑我们的人被打脸了,哈哈哈哈。”两人相视一眼,大笑起来。

    场下有人谈笑风生,场上的秦奋却连哭都哭不出来了。连续两个发球被潘西齐一个正拍,一个反拍直接接死,即使自己发球成功了也没有什么用。参加职业比赛以来的第一次,他有一种自己要被完全吞噬的无力感。

    “怎么办?该怎么办?哎,我怎么这么倒霉,第一轮就碰到这种选手。”此刻懊恼也是没有用的,比赛还得继续,不管秦奋有多无助,他还是得硬着头皮继续打下去。

    接下来的一分,心里压力过大的他直接发出了两个下网球,送出一个双误。就这样,在秦奋的第一个发球局中,潘西齐轻松至极的拿到了三个破发点。

    第四分,潘西齐似乎觉得自己有点太过凶残了,决定温柔一点。面对秦奋依旧绵软的二发,他居然破天荒的没有直接强攻,而是选择轻推一拍,将球回到了对面的中路场地。

    这个变化对于秦奋来说简直就是喜从天降,比赛开始到现在他第一次在相持中可以接到球了。赶忙跑到位一记大力正拍,朝潘西齐的反手位轰了过去。

    似乎有意要在这一分与秦奋进行多拍拉锯战,潘西齐并没有采取太过压迫性的打法,而是单反一记随挥,又将球打回到了之前的那个位置。见自己的进攻没有奏效,球被潘西齐很好的给防了回来,秦奋有些气恼,继续正手压迫潘西齐反拍,只是这一次力量又大了两分,球也离底线更近了。

    潘西齐似乎与他杠上了,就是不急着变线,依旧单反回到中路。看他那举重若轻的动作,丝毫看不出秦奋加力带来的影响。再看球的落点,与之前两回合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偏差。接着双方似乎都有意识的不率先变化,又照着重复路线打了三四拍。只是秦奋的力量一拍比一拍大,球的落点也是一点点的靠近底线。

    见自己用正手怎么都打不穿对方的反手,秦奋彻底着急了。对准来球,他大吼一声,用尽全力打出正手,击球的一瞬间连双脚都腾空了。果然,这个击球比之前明显要快了许多,力量也更大了。

    然而在他出手之后,潘西齐却突然收起了球拍,回头往场边走去,感觉像是放弃了这个球的防守。正当秦奋以为自己终于在这一回合将潘西齐压垮之时,司线一声“out”瞬间粉碎了他的美梦。

    原来他这个回球力量实在太大了,直接导致回球线路过长,出界了。潘西齐在他出手的瞬间便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因此便直接休拍停打了。

    “2:0,潘西齐领先。“

    就这样,在开场到现在唯一的一拍多回合相持中,秦奋还是输掉了这一分,从而丢掉了自己的发球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