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倒霉的张三李四(下)
    林腾右手持拍,身体瞬间往左侧移动,准备来一个反手凌空截击。然而正当所有人以为林腾下一秒就要完成击球动作时,在触球的一瞬间,林腾突然把球拍一收,同时身体侧倾,将球让了过去。

    “居然放弃截击了,不知道他在搞什么?”一个女队员叫了出来。

    原来,对于林腾来说,这个球虽然比之前那个球在位置上要好处理一些,但是在做出击球姿态后,他突然发现球拍此时离网口还有一定距离。如果截击角度没有把握的很精确的话,就有一定的几率会回球下网。

    想到潘西齐交代自己的话,不到合适机会尽量不要出手,林腾在心中权衡利弊后便决定放弃这次截击。网球嗖的一声从他身边飞过,林腾又以极快的速度右移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原本潘西齐在后场看着就隐约觉得这次林腾的截击机会并不算太好,已经做好了再次失误的心里准备。没想到林腾这小子真把自己的话给听进去了,临时放弃了这次截击。

    “哎呀,可惜,要是他真动手,搞不好又是一个失误!”见林腾临场撤退,张三李四心里有些遗憾。

    “嘿嘿,这小子悟性还真强,真是一个可造之材。”潘西齐在心里暗暗赞了一句,接着便将目光投向了朝后场飞来的网球。

    接连两次截击林腾都没有成功,为了给林腾建立自信心,潘西齐决定在接下来的一拍给林腾创造截击的好机会。观察了对方两人的站位,此时张三站在右侧底线,李四则站在左侧,潘西齐心中有了定计。

    只见他快速移动到球的落点附近,脚下通过小碎步将身体调整成为正手位。紧接着高高引拍,全身肌肉紧绷着,就像一台随时要发射的炮弹。眼睛牢牢盯住来球,等网球弹到最佳击球位置时,大臂带动小臂挥动球拍,朝网球狠狠击去。

    眼见潘西齐这个正手发力如此充分,对面的张三和李四都瞬间绷紧了神经,脚下不由自主的又往后退了两步。通过之前的较量,他们深知潘西齐力量的恐怖,下意识的觉得增大回球距离会更稳妥一些。

    而且此时的潘西齐只是做出了挥拍动作,在击球之前都无法判断出他究竟会向哪个方向攻击,因此他们两人都必须做好十足的准备。但不管将球打向谁,从潘西齐这次的力量准备来看,都够他们喝上几壶的。

    就当对面两人都已经进入一级警备状态时,潘西齐却率先做出了变化。只见球拍即将狠狠撞上网球的那一刻,潘西齐的挥拍速度突然急剧的减慢了。不仅如此,原本正面迎向来球的球拍突然变换了角度,对着网球的右下侧就是快速的一切。

    “糟糕,网前小球!王八蛋,居然通过引拍动作把我们都给骗了!”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张三李四的脸上都流露出了震惊又气愤的表情。然而没有时间给他们多想,网球带着极强的旋转飞向了对面右侧的场地,看落点正是张三负责的那片区域。

    潘西齐这个小球放的质量极高,过网高度很低,飞过网带后就不怎么再往前进,而是直直下坠。蹲在网前的林腾还被吓了一跳,因为他感觉网球简直就是贴着自己的头皮飞了过去,落在了与他隔网相对的场地上。

    在发现潘西齐意图的一瞬间,张三李四就做出了自己的回应,脚下没有停顿的往网前狂奔而去。中途发现网球落在张三负责的那一半场地,自己离球实在太远不可能追上,李四跑了两步后就停了下来,转而退回到了底线中路。

    不得不说他的这次回位还是有着很高的战术素养的,因为无论张三能不能追到这个球,张三都已经彻底失去了防守位置,不可能及时退回到底线。此时选择中路则能够对两侧都进行兼顾,防止接下来的一拍自己这方在场上出现巨大的半场漏洞。

    李四那边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张三则是拼了老命的去救这个球。原先主动退后的那两步让他离网球的落点更远了些,因此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来到网前。不过不知道是潘西齐这个网前小球力量没控制好还是怎么了,落地后弹跳比以往放的小球要高了一些,这也给了张三一个机会能够救到这个球。

    俯下身子玩命向前冲,同时将球拍直直伸在身前,在网球弹起后即将落地的一瞬间,张三居然真的救到了这个球。网球在他的球拍上轻轻一弹,改变了方向,转而向林腾这边飞来。

    不得不说这次张三的长途奔袭救球相当漂亮,连围观的队员们都不禁为他的移动能力和不放弃的精神感到赞赏。但是张三的能力上限也就到这了,救到这个球已经是他的极限,至于回球的角度、力量什么的,则不是他能考虑的事情。

    看着对方居然把这个小球给回了过来,潘西齐脸上却没有流露出任何惊讶之色。眼见对方回球效果与自己预想的差不多,他脸上出现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应该差不多了,这一次机会无论如何不会错过了吧。”他心里默想着。

    由于潘西齐放的小球离球网很近,而且带着很强的侧旋,因此张三跑到位之后的回球路线极其有限。推直线,离网太近,百分百下网;推斜线远角则没有角度了,即使球能过去也将远远飞出边线。无奈之下张三只能选择从中路突破。而且他根本无法对球再进行二次发力,只能用弹击的方式将球弹过网去。

    蹲在对面的林腾目睹了这一切,在张三救到球的那一刻,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对方的回球由于限制太多,角度不大,力量很小,高度合适,对于此时的他来说简直就是送上门来的。

    手里暗暗握紧了球拍,看到网球慢悠悠的飞到网口之上,一记快速的斜线反手轻抹,林腾将球轻巧的挡了回去。

    “漂亮,完美的截击,恰到好处的出手!”肖主任在场边赞道。

    只见网球快速回弹到了右侧边线处,正好从张三脚边落地,又飞出了场地。而此时的张三还在因为之前的猛冲无法保持自己的身体平衡,因此对于林腾的截击,他实在是无暇顾及了。至于远在底线的李四,这一切的发生似乎与他也没什么关系了。

    “主任,你对这个球怎么看?”郑教练一脸兴奋的问肖主任。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是一次漂亮的截击,林腾的网前选择完美无瑕。”肖主任答道。

    “这个球,我看没这么简单。林腾最后的截击,只是一个结果而已。而主导这个结果的人,就是潘西齐!”

    “潘西齐?他不就是放了个小球吗?”肖主任有点疑惑。

    “依我看来,潘西齐那个小球是他有意为之的。我在上海看过他的比赛,那时候他在场上放的小球质量比这次要好,对手在底线几乎没有时间能够追到。但这次小球落地弹跳明显偏高,导致离底线两步远的张三也救到球了。”

    “哦,还有这回事?我当时还以为是张三移动速度特别快的原因呢。”肖主任有些惊讶。

    “那你的意思是,他故意放出质量差一点的小球,就是为了让张三能够救到球?”肖主任接着问道。

    “不错。虽然张三接到球,但是回球线路基本都被封死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回中路,从而给守在网前的林腾送出一记极其简单的网前截击。”郑教练分析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啊!”肖主任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么说来,这一切都是潘西齐一手主导的了?可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嗨,难道您还没看出来吗?从一开始,他们就坚持一前一后的站位,就是想要通过潘西齐的底线优势,给网前的林腾创造机会,从而轻松的收割比赛。不得不说,这种战术,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郑教练感叹道。

    “不会吧,这得要对自己的底线技术有多自信才能设计出这么变态的战术?这就是摆明了要一个人和对方两人拼底线啊,根本就不科学也不可行。”肖主任摇头道。

    “对于别人来说是不可行,但对于潘西齐可就不一定了。起码从刚才那两分来看,他一人对付对方两个可是游刃有余轻松的很啊。要不是林腾第一分失误,可以说他们的战术到现在都是十分奏效的。”

    “我看不一定,接下来搞不好他们还会变化的。”肖主任还是将信将疑。

    接下来,潘西齐与林腾用场上的表现很好的回应了肖主任的质疑。在顺利完成截击后,林腾渐渐开始体会到潘西齐这个战术的精妙之处,也认识到了其可怕之处。

    身为潘西齐的搭档,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潘西齐一再强调合适的出手机会,保证成功率。因为一旦他做到这一点,他们这个组合几乎就是立于不败之地了。他不失误只得分,潘西齐也不失误,那换而言之,对方只有输球的份了。

    事实也是这样的,配合越来越默契的潘西齐组合充分发挥了“潘氏站位”的威力,通过一次又一次的网前截击轻松得分。到最后,张三李四再也不敢轻易的把球给到网前,因为那样就意味着林腾又将得分。

    但是和潘西齐拼底线的他们也惊恐的发现,自己两个人渐渐要被潘西齐一人给压垮了。对方越来越凶猛的击球使他们根本无力抵挡,体能也在急剧消耗着。

    就这样,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潘西齐组合以6:0的悬殊比分拿下了本场比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