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队内选拔赛
    终于,在全队上下的一片紧张气氛之中,决定队员能否夺得仅存的两个主力位置,从而参加几天后的全国网球大奖赛的队内选拔赛正式开打了。

    赛前,郑教练特意向全队宣布了潘西齐不参加此次选拔赛,直接获得主力位置的决定。对于这个消息,果然如郑教练所说,并没有任何人表示异议。

    北京队原有男队员十三人,再加上潘西齐与林腾的加入,总共达到了15人之多。除去潘西齐,剩下的十四人要争夺两个名额,战况不可谓不惨烈。

    之前我们就介绍过,老队员中有六七个人能够对主力位置发起冲击,再加上新入队的林腾,大家实力可谓是不分伯仲,就连深知队员实力的郑教练也说不好究竟谁能够脱颖而出,获得最后的前两名。

    此时,郑教练正与潘西齐一起在场边,准备观战接下来的比赛。见潘西齐十分轻松,嘴里还哼着小曲,郑教练有些意外。他调侃道:“我说小潘,你这还真是事不关己一身轻松啊。难道你就不为林腾担心吗?这次选拔赛,可是有好几位老队员牟足了劲,对主力位置势在必得的啊。”

    他又接着说道:“而且这次选拔赛采用的是大循环赛制,每个选手需要与剩余的人各交手一次,最终成绩排名前两位的才能获得出线权。也就是说,比赛没有任何偶然性存在,拼的完全是硬实力。我看林腾虽说天赋很好,但毕竟还太年轻。在这种车轮战里可不一定能获得好成绩。”

    听了郑教练的话,潘西齐笑了笑,轻松说道:“嘿嘿,教练您就放心吧。这些天我每天中午陪林腾练球,他的实力如何我是最为清楚。依我看,这次比赛北京队内没有几个人能对他真正产生威胁。”

    “哦,你居然对他这么有自信?不过即将上场的这些人你在入队那天全都交手过,因此你的判断应该是最有说服力的。好,那我就拭目以待,看看这小子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此时的林腾,早已完成了热身运动,正握着网球拍,看着对面的对手。他的第一个对手并不算强,常年处于北京队的替补位置。而且今年已经24岁了,并没有太大的上升空间。因此对于这次选拔赛,他只是抱着重在参与的心态,对最终的结果并不抱太大希望。

    果然,比赛一开始,场面就开始倒向林腾这边。面对潘西齐,林腾被压制的喘不过气。但是面对一个实力弱于自己的选手,林腾快节奏的打法就充分发挥了出来。

    林腾的对手虽然基本功扎实,相持球稳定,但是相对而言击球的攻击性就显得严重不足,并没有太强的突击得分的手段。对于这种选手,林腾从一开始就坚持抢点打法,一点一点的压缩对方的回球时间与空间。

    果然,对手在林腾的压迫之下,开始出现回防不到位的情况,回球质量也因此急剧下降。而在林腾眼里,对方场上的空当则越来越大,得分也变得越来越容易。

    很快的,林腾以两个6:2拿下了本场比赛,获得了自己十三轮比赛的第一场胜利。

    林腾的第一场比赛不仅有郑教练与潘西齐在场边观战,还同时吸引了众多的目光。这其中绝大多数都来自于本次选拔赛他的直接竞争对手们。这些男队员在赛前早就将林腾视为有力竞争者,因此对他的第一次亮相也格外关注。

    在看了林腾的表现之后,他们都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将林腾的危险程度又提升了好几个等级。然而林腾本人却对自己的第一场大胜并没有任何感觉,因为他本次比赛的目标就是要以全胜成绩锁定主力位置。对他来说,哪怕输掉一场都是失败,都有愧于潘西齐的无私帮助。

    第一场比赛结束,潘西齐主动走到了林腾旁边,和他说了比赛中出现的问题与不足,并提出了需要在以后比赛注意的细节。林腾听了也觉得获益匪浅,频频点头。看到这一幕,那些男队员脸色变得更不好了。有了潘西齐这个怪物的帮助,林腾在本次选拔赛的胜算又会变得大上许多。

    接下来的三天比赛中,林腾又势如破竹的连胜十场,并且几乎都是以2:0 的比分拿下比赛。林腾的这种强势表现震惊了北京队的所有人,可以说,现在的林腾极有希望率先获得一个出线名额。

    然而,在倒数第二场比赛中,林腾终于遇到了本次选拔赛最大的挑战。这次他遇到的是一个北京队里公认的老油条,这个老油条并不是说他做人如何圆滑,而是指的他的打法。

    与林腾的快节奏打法相反,他采用的是纠缠型打法,尽可能的把比赛节奏放慢,用相对较好的防守技术拖住对手,从而等待对手的失误。

    可以说,这种打法正是现阶段林腾最怕遇到的类型。因为林腾的比赛讲究的是快,追求的是尽快结束战斗。然而遇到了这个对手,无论他怎样抢点打节奏,对方都总能很好的把球回过来,将比赛拖了相持阶段。同时对方还很好的利用了熟练的技术打出不同的旋转球,在减慢比赛节奏的同时还加大林腾判断球飞行轨迹的难度。

    就这样,一路顺风顺水的林腾在对手的强力狙击之下,在比赛中无法像之前那样很快的掌控局面。反而是随着回合的增多,他显得越来越急躁。急于通过进攻拿下对方的他,无畏的失误也越来越多。终于,随着一记离谱的出界球,他以3:6的比分输掉了本次选拔赛的第一盘。

    盘间休息时间,潘西齐来到了林腾身边。此时的林腾心中十分郁闷,思绪也显的有些混乱。见到潘西齐,他懊恼的说道:“潘大叔,这个对手可真像块牛皮糖,我怎么打也打不穿。他就是一味的防守,还通过不同的旋转扰乱我。这第一盘不知道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就给输掉了。”

    潘西齐看到林腾此时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看来这小子果真还是只有十八岁啊,毕竟还太年轻了,遇事容易急躁,正好中了别人的圈套。

    他安慰林腾道:“你呀,就是犯了急躁的毛病。你有没有发现,第一盘比赛你的对手基本没有主动进攻,他所得的分数几乎都是靠你的失误来的。”

    被潘西齐这么一提醒,林腾想了想,觉得似乎是这么一回事。“可是他的防守很稳定,我不打大角度根本没办法突破,因此失误自然就多了。第二盘要是没有改变,这场比赛还真是麻烦了。”林腾有些担心。

    “我看有些球,明明是很好的进攻机会,他却也选择保守的回球,宁愿等待你的失误也不去进攻,这说明了什么?”潘西齐在一点点的引导林腾。

    “这种情况说明他最信赖的是自己的防守,同时对自己的进攻并没有什么自信?”林腾开始抓住重点了。

    “不错,当初和我打的时候,我就注意到这个人是一个纯粹的防守型人员,打法属于很磨的那种,轻易不失误,但也不进攻。对付这种选手,你绝对不能着急,否则就中了他的圈套了。”潘西齐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这么说的话我倒是想起来了,当时他可是为数不多的能和大叔你打出多回合的选手。但是最后他还是没有能够从你身上得分,我记得当时你好像只是和他在相持,并不主动求变。”林腾回想起了入队那天的情况。

    “嘿嘿,你总算知道该怎么对付他了。接下来的比赛你就和他相持中路,不要主动变化。相信这么多天我和你练球,区区中路多回合对你来说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吧?”

    “哈哈,大叔你太聪明了。这种选手,既然是块牛皮糖,那我就必须要比他更能磨。即使到最后要拼体力,我毕竟要比他年轻,拖也能把他拖垮。”林腾兴奋的说道,此时他脑中终于有了明晰的作战方案。

    第二盘比赛开始,林腾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完全不再着急进攻,而是主动打起了相持球。不仅是多回合相持,林腾还主动把球往中路打,看起来像是连角度都不准备要了。

    对手被林腾的这个变化吓了一跳,不过几回合之后见林腾依然不打算进攻,也就放下了心。不过渐渐的,十几个回合过去了,林腾还是没有任何进攻的意思,看样子是打定主意要打相持了,对手内心开始有些急躁起来。

    二十几个回合过去,情况依然没有任何改变,对手的耐心渐渐有些不够了。终于,当回合来到三十以后,对手惊恐的发现自己的体能快要跟不上了。再看林腾这边,毕竟仗着年轻,还像没事人一样生龙活虎呢。

    “不行,再这么下去可要被这小子拖死了!”感觉自己再不主动变化,体能就彻底要耗尽了,对手破天荒的进行了主动变线,开始进攻。但是由于进攻实在不是他的强项,打出的球根本没有什么冲击力,说是进攻更像是给林腾喂了一个好球。

    林腾等的正是这个机会,抓住对方绵软无力的进攻,他主动抢点偷袭了对方的反手位。这个球去的是又快又刁,与对方的进攻形成鲜明的对比。再加上对方体力上已经是强弩之末,任是他防守技术再好也是追不到了。

    “果然奏效了!”林腾内心狂喜,对潘西齐的敬佩又更深了一分。接下来的比赛,凭借着与对手拼体能的战术,林腾居然生生的把对手给磨崩溃了。到最后,磨也是死攻也是死的对方彻底没有了应对之法,胡乱进攻的他无谓失误也越来越多,局面严重向林腾这边倾斜。

    终于,林腾以两个6:1连扳两盘,获得了自己的第12场胜利。由于其他选手最好战绩也仅为10胜2负,就这样,林腾在还有一场比赛没打的情况下提前锁定了出线资格,获得了参加全国网球大奖赛的主力名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