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暴力训练
    “小潘,我知道你刚加入北京队,想要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证明自己。但是身体训练必须一步一个脚印,切不可急躁。你就听专家们的安排吧,否则要是真把自己身体弄伤了,可就不好了。”肖主任听了潘西齐的话赶忙劝说道,郑教练也在一旁点头表示赞同。

    “放心吧主任,我心里有数。我答应你们,一定不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只是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两位能够批准,我每天训练结束后想要回家一趟,不知道行不行?”

    “这个嘛,小潘你要知道,咱们北京队可是集中化管理,按理说不是休假的时候队员是不能离开训练中心的。如果为你开了这么一个口子恐怕影响不好吧?”肖主任显然对潘西齐提出的要求有些犯难。

    “小潘你每天都要回家,难道是家里有什么放心不下吗?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上忙?”郑教练问道。

    “对对,如果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尽管和组织提,组织尽量帮你解决。”肖主任点头道。

    心里想着这事可没别人能帮的上忙,潘西齐有些尴尬的说道:“是这样的,我家里养了两只狗,我要是不回家就没人照看了,所以才冒昧提出这样的要求。”

    没有想到潘西齐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要回家,肖主任与郑教练有些意外。“难道你家里没有父母能够帮忙照看吗?实在不行问问亲戚朋友也行啊。”肖主任问道。

    “这两只狗是我从小养大的,只吃我喂的东西,要是别人喂它们就是饿死也不会吃的。我对这两只狗有着很深的感情,要是领导实在不批准,那我恐怕无法加入北京队了。”潘西齐放出了自己的大招。

    见潘西齐居然如此坚定,肖主任赶忙答应道:“好吧,考虑到你们家的特殊情况,那我们就答应你这个要求了。不过你可要向我们保证,回家不会影响你的日常训练。”

    “我保证一定不会影响我的训练,请组织放心。”见肖主任答应,潘西齐心中松了一口气。要是不能每天回家,他接下来的体能训练计划可就无法完成了。

    按照他的想法,接下来三个月内无论如何要将自己的身体素质提升到专业运动员水平。至于如何能够达到,就要依靠外星狗的治愈能力了。他准备每天的体能训练量比专家布置的至少翻倍,这样的话进度一定就会加快,三个月时间无论如何应该足够了。

    这边潘西齐几个聊着天,那边专家团的具体方案也新鲜出炉了。看着那张密密麻麻的训练计划表,潘西齐不禁咋舌。这还真是不让他闲着,每天的训练时间都安排的满满当当的,各种训练手段一应俱全,看来专家们还真是没对他手下留情。

    耐力跑、冲刺跑、杠铃训练、哑铃训练总共几十个项目全都列在表上,每个项目的时间、训练量以及强度也都有着详细的安排。看起来全部都是有助于身体能力的提升。至于每天的饮食,其中一位运动营养学专家也专门为潘西齐制定了配套的餐饮表,要求他严格按照表中的规定进食。

    “小潘啊,看来接下来的几个月,你可有苦头吃了?”看着训练计划表,郑教练幸灾乐祸的对潘西齐说道。

    “什么意思,我看表上这些训练量似乎并不算大啊?”潘西齐只是觉得项目很多,但对每个项目的训练量还没什么概念。

    “嘿嘿,单看一个项目当然觉得没什么。可要是按照计划一整天练下来,估计你得掉几层皮。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要想尽快提升体能,只能下苦功夫了。”郑教练毕竟是专业人士,一眼就看出了这张计划表的奥妙所在。

    潘西齐当时对郑教练的话还将信将疑,但等第二天正式开始训练后,他就马上明白了郑教练的意思。

    “来,再来一组,还是十个。”力量教练大声对潘西齐喊道。

    “还要十个啊教练?我实在举不动了,让我再休息会。”潘西齐惨叫道。

    “这可不行,你这才刚举了两组,按计划必须完成三组才行。要知道,你这个训练量也就是专业队员的一半而已。”力量教练没有商量的拒绝了。

    “靠,专业运动员还真不是人干的活。”感觉到手臂传来的强烈酸痛,潘西齐咬着牙再次将杠铃举了起来。

    就这样,上午的几个项目做下来,潘西齐感觉浑身无一处不酸痛的。此刻他才深切的感受到,运动员平时在训练场上付出了多大的辛劳才能换来赛场上的出色发挥。

    “我的这种初级训练就这么辛苦,真难以想象奶牛纳豆那种级别的选手进行体能训练得有多么变态!”潘西齐感叹道。想到了自己的偶像可能比自己更加努力的在进行着训练,潘西齐瞬间被点燃了斗志。休息了一会,他对着力量教练喊道:“教练,我休息好了。刚才做的训练我想要再来一遍。”

    “再来一遍,我没有听错吧?训练计划表上可不是这么安排的啊。要知道如果再来一遍的话,那可就是加倍了,达到专业运动员的训练量了。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搞不好要受伤的。”力量教练摇头说道。

    “你没听错,我就是要再做一遍。我就不信了,专业运动员能做到的,我潘西齐就一定也能做到。”潘西齐坚定的回答道。

    “好吧,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真受伤可不关我的事啊。”力量教练无奈之下同意了潘西齐的要求。

    “啊!”在潘西齐的惨叫声中,他又开始重复之前已经完成的训练。

    一整天,这样的情形在潘西齐与各个分项项目教练间频频上演。只要是之前潘西齐完成的训练,他都无一例外的要求加倍再做一次。就这样,潘西齐强行将自己的训练强度提升了两倍。

    当然,这样带来的后果也是很严重的。到最后,潘西齐几乎是靠着意志坚持了下来。一整天的训练结束,他感觉浑身上下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两只手垂在腰间根本举不起来,双腿像是灌满了铅块,每挪动一步腿部就像是被针扎了一般,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哇靠,看来这个强度的训练对自己还真是一种摧残啊。”潘西齐无奈的笑了笑。

    “喂,潘西齐,我看你现在的情况好像不太好啊,你还挺得住吗?”在运动中心的理疗室,负责给训练后的潘西齐放松身体的理疗师老李一边给潘西齐进行全身按摩,一边有些担忧的问他。

    “我没问题。哎哟,轻点。”老李双手还没怎么用力,潘西齐就觉得身体钻心的疼,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

    “你这样还说没事。依我看来你的身体已经属于过度透支,搞不好肌肉都拉伤了。真搞不懂那几个教练怎么训练你的,这种强度你明显受不了啊。”老李为潘西齐打抱不平。

    “不行,我得去和领导说说,运动员也是人,我在这干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折腾人的。看你那脸色惨白的,今天应该没少吃苦吧?”老李还是个热心肠,以为潘西齐被教练给欺负了。

    “别别别,谢谢你李师傅。是我主动要求教练给我加量的,和他们没关系。”潘西齐赶忙制止了老李。

    “什么?你主动要求的?你脑子没出问题吧?这样的强度你再训练个几次,恐怕身体都废了。起码现在以你的状况,明天估计一天都得趴在床上起不来。”老李不解的说道。

    “放心吧,我天赋异禀,扛得住。明天起来我潘西齐还是一条好汉!”

    “你没骗我吧?如果你明天还是没有好转,我可真要找领导说说去了。“老李坚持道。

    从老李那做完理疗,潘西齐稍微觉得好受了点。但改善的程度极其有限,充其量是他走路没有那么疼了,好歹能连续走几步。此时大部分运动员也结束了一天的训练,纷纷回到了宿舍。就这样,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潘西齐背着自己的背包,一瘸一拐的以鸭子走路的姿态走出了网球管理中心的大门,准备回家。

    到了家,潘西齐再也承受不住,直接瘫倒在床上。此时上海比赛时出现的灼烧感正在他身体肆虐着,他感觉自己就如同被放在火上烤着,炽热的感觉让他浑身皮肤变得通红,不一会儿床单就被他的汗珠给打湿了。

    “小蓝、小绿,你们两个小东西快给我出来,没看我快受不了了吗?”潘西齐对着卫生间大声的喊道。

    喊了半天,潘西齐都快怀疑之前是不是自己做梦,家里根本没有外星狗的时候,从马桶里悠悠传来了小蓝的回答:“你回来啦,找我们有什么事?”

    “靠,这还用问,没看我浑身疼得不行了吗?快,废话少说,赶紧给我疗伤吧。”潘西齐催促道。

    “哦,原来是这事啊。没问题,只是疗伤之前麻烦你先把今天的能量给了。”

    “哇靠,这种情况下你还惦记着我的屎,太禽兽了吧!”潘西齐瞬间抓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