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赌局(下)
    还真别说,杨天成的这一招偷袭让场边的队员们都大吃一惊,有些人隐隐觉得他这么做有些不妥,但是毕竟关系到专业队员的尊严,众人心里还是希望杨天成能够拿下这一分。

    “真是卑鄙!”眼见杨天成如此不要脸,林腾气愤的骂道。

    杨天成这一记回球真是又快又刁,直接偷了潘西齐一个斜线。网球快速飞向潘西齐一边场地的空当,见此时潘西齐离球落点还很远,众人下意识觉得这分应该没有什么悬念了。

    “业余选手就是业余选手,不知道兵不厌诈,相比身经百战的专业球员还是嫩了点。”见大局已定,郑教练心里想到,虽然他也觉得这分杨天成拿的并不光彩。但赌局就是赌局,这分之后,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让潘西齐离开北京队的。

    正当众人各怀心思之时,突然潘西齐这边场地一阵残影闪过,紧接着“呲”的一声,一阵鞋底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传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不好,他居然救到球了!”杨天成正准备庆祝胜利,突然发现对面潘西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强行移动到位,在球即将落地的一瞬间,手臂似乎突然伸长了一截,够到了球。

    “好快的移动速度,而且最后的那个硬地滑步也很熟练,光凭这一点北京队似乎就没几个人能做到,看来我还是小看他了。”郑教练有些震惊自己所看到的。

    以此时潘西齐的身体站位,其实还是足够他站定打出一记高质量的单手反拍回球的,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并没有这么做。在触球的一瞬间,他并没有强行发力,而是拍面朝上撩出了一记高远球。网球直直朝天上飞去,眼看都快要碰到球馆天花板了。

    “嘿嘿,吓我一跳,还以为他要回出什么高质量的球。原来刚才能够到位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无奈之下回出这么高的球,必定是出界了。”见网球如冲天炮一般,杨天成心里松了一口气。

    “居然回出这么离谱的出界球,看来水平也就这样了。”郑教练更加确定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

    网球在急速上升到最高点后,掉头开始下落。然而其划出的弧线却并不是众人想象的那般,在水平方向没有移动太远的距离,而是以极猛的态势往下坠。

    “咦,这球居然不往前飞,反而落得这么猛,看样子并不是想象中出界的那样离谱啊。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的概率肯定是出界了。”一位队员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显然此时绝大部分人都是这么想的,包括场上的杨天成。虽然有些意外这个高球的怪异弧线,但从此球的惊人高度来说,出界是无可置疑的。他此时一边仰头看着天上,一边脚下不紧不慢的往后退着。

    然而,随着网球越来越接近地面,杨天成的脸色渐渐难看了起来。因为他发现网球几乎不往前飞了,而是直接垂直的往下掉。

    “糟糕,按这下坠弧线,还真不好判断是不是出界了!”杨天成额头隐隐流下一滴汗珠。很快,网球落地了。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网球重重的砸在了网球线上。

    “居然是压线好球!”有的队员激动的喊了出来。

    “什么,这样的球都没有出界,只能说这小子运气太好了!不过这种高球并没有什么威胁,相信杨天成处理起来应该不难。”郑教练到此时还是对自己的队员很有信心。

    网球带着极快的速度落地,经过网球底线的二次加速,反弹高度十分惊人。而且与垂直下落不同,这次反弹网球竟然重新获得了往前的动力,以不逊于下落的速度往后场飞去。

    “哇靠,跑的这么快!”慢慢退到底线附近的杨天成没想到反弹后的网球有如此的速度,被弄了个措手不及,只好加速往后场跑去。此时形成了球在前面跑,他在后面追的局面。在场的除了潘西齐都是专业网球出身,知道运动员最不愿意也最难处理的就是这种身后球。

    “就这么一瞬间,杨天成在场上立刻就处于不利地位了,不得不说,潘西齐这个高球放的真是绝妙。如果说是运气球还好,要是他刻意放出来的,那可就太可怕了,起码以我的水平是无法将这个球处理成这样的。”另一位男队主力的候选者在心中暗自惊叹。

    幸好北京队的这个网球馆够大,杨天成不会遇到像上海站贾非凡被挡板所困的局面。但是好不容易追上了球,杨天成也发现自己居然离底线已经有了十米之远。用尽全力将网球回了过去,杨天成此时已经顾不上回球质量了,如此远的距离,能过网顺利落在对方场地上就算不错了。

    不得不说杨天成的手感还是相当不错的,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他的随手一拍居然也放出了一个质量不错的高球,虽然不像潘西齐的那样极致,但球的落点不仅没有在中前场,反而十分靠近底线。可以说,这一拍潘西齐也无法获得很好的进攻机会。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只要熬过了这一拍,下一拍我就有机会把比赛重新拖入相持状态。”眼见自己起死回生,杨天成心中大呼好运。

    然而潘西齐似乎不打算给他喘息的机会,只见他早早移动到位,等在了网球落点附近,而且看他的意思,并没有任何后退的打算。

    “真是托大,处理这种高球应该尽可能往后退,否则很容易落入刚才杨天成的困境。”见潘西齐的站位,郑教练又一次感到潘西齐的不专业。

    眼见网球落地,快速反弹要往后场飞去。突然潘西齐的球拍极其准确的罩在了网球飞行的线路之上,就像是他早就知道在此时此刻网球会出现在这个位置一样,一切完成的都刚刚好。

    “居然抢高球上升点,他疯了吗?要知道这种球的失误率几乎是所有击球里最高的啊!”一位女队员惊讶的捂上了嘴巴。

    然而,失误并没有出现,潘西齐通过球拍将网球的冲力完全卸去之后,手腕轻轻一切,居然在这种情况下放出了一个小球。如同之前他放出的那些小球一般,网球过网急坠,直直落在了杨天成的场地上。而此时,杨天成还在底线十米开外,一点反应都没有,完全失去了回追的意识。

    “真是太惊人了,短短的几个回合之中,潘西齐完美的展示了移动、放高球、放小球的技术,要不是亲眼见到,我很难想象一个人能同时如此娴熟的掌握这些技术,而且还在一个球中无缝切换。”一名队员嘴巴已经张成了o型,潘西齐在这一分中的表现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此时,大部分的队员脸上也呈现出同样的表情,只有林腾还算镇定。只是此时他的内心也早已是一阵惊涛骇浪,因为他隐隐发现,自己对阵潘西齐时,对方似乎并没有同时用出这些武器。他惊恐的想到一种可能性,难道与自己对战之时,潘西齐压根没有使出全力。

    队员们虽然看的如痴如醉,但有两个人却快气疯了。眼见脸色越来越黑的教练,早已憋成猪肝色的杨天成对着郑教练哆哆嗦嗦的问道:“教、教练,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没用的废物,还不赶紧给我下去,少在这给我丢人现眼!”郑教练怒骂道,完全不给杨天成面子。杨天成不敢再争辩,只好灰溜溜的下场了。沮丧的他知道,自己坏了教练的好事,主力之位,估计是别想了。

    “还有谁愿意主动出来和潘西齐对战?如果谁能赢了他,我保证,接下来几年的主力位置绝对有他一份!”郑教练对着场边的男队员大声问道。

    男队员们看了之前杨天成的下场之后,似乎都有些犹豫,但是有几个主力位置的有力争夺者,本来就对杨天成有些看不上,认为自己无论如何是比他要强的。而且主力位置的诱惑实在太大,因此便主动报名了。可以说,现阶段北京网球男队实力最强的几个人,在接下来都轮流登场了。

    然而,在这些男队员接二连三的下场之后,郑教练悲观的发现,自己手下的这些选手居然真的没有一个人能从潘西齐手里拿下哪怕一分。无论是发球好的、移动快的、旋转强的还是线路刁的,一旦对上潘西齐,似乎原有的优势就瞬间变为了劣势。因为他们发现,无论自己使出什么样的手段,潘西齐都会用更好更强的发挥了回应他们。

    男队员这边一个个垂头丧气,沮丧万分,却没有一个人眼里透露着不服气。因为他们意识到,自己和潘西齐的差距比想象的要大得多,对于一个远远超出自己层次的人,又怎么恨得起来呢。看竞争对手接二连三的败下阵来,原先郁闷至极的杨天成感觉到稍微舒服了点,看潘西齐也觉得顺眼了起来。

    男队那边哀鸿一片,女队这边却是完全不一样的氛围。反正男队主力位置之争再惨烈也和自己无关,因此女队员们一个个都看的十分高兴。运动队里讲究胜者为王,眼看潘西齐展露出如此强悍的实力,女孩们渐渐被潘西齐给征服了。到最后,潘西齐每赢一分,甚至都能得到女队员热烈的欢呼声。

    看着自己手下的队员一个个失败而回,郑教练有些尴尬的意识到,这个赌局,自己似乎马上就要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