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赌局(上)
    林腾此话一出,可算是凭空放了一个响雷,有些队员甚至没忍住,再也顾不得教练在场,“噗呲”一声给笑了出来。

    “林腾,我看你是留学归来的优等生,怎么似乎脑子也不是很清楚?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郑教练严肃的队林腾说道。

    “我当然清楚了,我再说一遍,你们在场谁要是能赢得了潘西齐,我就当场退出北京队!”林腾用比之前更大的声音说了出来。

    “好好好,没想到你还真是个傻子。潘西齐可是一个业余选手,你居然敢如此肯定我们这没有一个人能打败他?要我说,就是上个女队员,也能轻易收拾他。你也是专业出身,应该知道业余选手与专业的差距。我不知道你之前和他是什么关系,但是就这个赌局来说,你肯定输定了!”郑教练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林腾。

    听了郑教练的话,一些队员暗自点头,似乎非常赞同。毕竟从他们自己的经历来说,业余选手别说挑战自己了,就是普通相持也不一定能跟得上。想到这点,队员们望向潘西齐二人的眼神便多了几分戏谑与不屑。

    林腾被说的有些血气上涌,红着脸正想反驳,却被一旁的潘西齐给拦了下来。“林腾,别说了,他们是在质疑我,你别参和进来。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替我说话。”

    “可是大叔,他们这么说你,岂不是也在打我的脸吗?”想到刚刚结束的上海站决赛自己惨败于潘西齐拍下,林腾觉得他们瞧不起潘西齐就是瞧不起自己。

    “放心,有我呢。”林腾听了潘西齐这句话,情绪莫名的平静下来。不知为何,他从心里似乎对潘西齐格外的信任,相信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这位神秘的大叔。

    安抚好林腾,潘西齐笑着对郑教练说:“教练,这事都是因我而起,和林腾无关,之前那个赌局不算数,你就当做是小孩子不懂事胡言乱语吧。”

    “嘿嘿,现在知道怕了?如果你自动退出北京队,我还敬你是条汉子,否则以后真打起比赛来,我看你就是自取其辱了。”郑教练还是希望潘西齐自己能够认清现实,主动退出。

    “不不不,教练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是我想要和你打个赌,如果现在北京队内能有一人从我手上拿下一分,我就立刻退出北京队。”潘西齐云淡风轻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一阵窒息的安静之后,郑教练忽然哈哈哈哈大笑起来。“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一个傻子不说,这又来了一个疯子。我说肖主任是不是老糊涂了,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你们两个人来。”

    队员们听清了潘西齐的话,也是不屑的笑了起来。甚至有个男队友喊道:“教练,让我上,看看他能不能从我手上拿下一分。“其他队员听完后纷纷大笑了起来。

    ”听到了吗,潘西齐,面对业余球员,专业球员就是这么有自信。你还坚持你之前的说法吗?“郑教练问道。

    “当然,难道您不敢和我打这个赌吗?”

    “好好好,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你自取其辱,我也不再拦你了。“见潘西齐不像是在开玩笑,郑教练指了一下刚才自告奋勇的那名男队员,说道:”天成,你上,不用手下留情。“

    “是,教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那名叫做杨天成的男队员,直接从队伍里走了出来,来到潘西齐面前,一脸得意的说道。

    见真的要开打,众人顿时来了兴致,自觉围在了场边,等着看好戏。不过从他们的神情看来,似乎都对潘西齐不报太大希望,毕竟杨天成可是男队主力位置的有力争夺者之一。

    网球队虽然队员众多,但是在重大比赛中,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获得上场机会,往往只有实力靠前的选手能够获得参赛资格,这些人也就是所谓的主力选手。北京队现在的情况属于虽然没有一流高手,但水平相当的选手有好几个,因此主力位置的争夺异常惨烈。

    杨天成也属于争夺主力位置的人选之一,刚才听到林腾的来历后,他就感受到林腾的威胁,觉得自己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因此等到潘西齐提出这个赌局,他便主动要求和潘西齐交手,以抓住这个在主教练面前露脸的好机会。

    拿着球拍站在球场上,看着对面的潘西齐,杨天成心中一阵狂喜。“嘿嘿,幸亏我出手够快,抓住了这个讨好教练的机会。对面的那个家伙,只能算你倒霉,成为我争夺主力位置的垫脚石了。”

    眼见对面的杨天成一时喜一时欢,潘西齐露出看白痴一样的表情。等了一会,见他还没有开打的意思,潘西齐不耐烦的喊了句:“打不打,不打换人。”

    “嘿嘿,你别着急,接下来看我怎么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接着杨天成发出了一记快速平击球。

    “平击球,弱侧旋,球速180公里左右,还算可以。”潘西齐瞬间判断出了对方发球的各种参数,接着早早预判到位,在球还未弹跳到最高点时,便在上升期一记正拍抢点,将球快速回了过去。

    这个回发球,潘西齐不仅在回球节奏上加快了,同时他还结合了落点的控制。这次他要的是离对方最远的那个底线与边线的汇合点,网球如同精确制导的导弹一般,分毫不差的砸在了那个角上。而此时,杨天成才刚刚判断出潘西齐的回球线路,正往这个方向迈了两步,便看到球快速落地飞出底线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对他的回球我会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如此轻易的丢了这一分,杨天成呆立在原地,看着在地上滚动的网球,表情十分呆滞。

    围在场边的众人也傻了,他们预想中杨天成发出ace球或者直接得分并没有出现,反而是被潘西齐给一拍接死了。只有林腾一脸淡然的看着场上,深知潘西齐真正实力的他对这个情况的出现早有预料。

    “杨天成,你搞什么鬼?不是让你好好打吗?”郑教练此刻脸色十分难看,对着呆在原地的杨天成一阵狂吼。

    ”对不起教练,这个球只是个意外,下一分我一定让他连球都摸不到。“杨天成听到教练的骂声,身上一个激灵,赶忙道歉道。

    下一个球,他换到了二区,网球高高抛起,看来又是要发出一个平击球。球拍重重将球击出,网球以不逊于第一个球的速度飞向了潘西齐这边。

    “嘿嘿,要是你还以为这又是一个平击球,那就大错特错了。”杨天成暗笑的想着。原来在发球时,他偷偷的在手腕上加了点小动作,使他发出的球带上了很强的侧旋。要知道在北京队他并不是以力量见长的,而算得上一个旋转好手。对于各种旋转的把控,是他最为骄傲的技术。第一个球由于过于轻敌,并没有使用出来。而这个球不容有失,因此他毫不犹豫的给球加上了侧旋。

    果然,网球在落地时,并没有像第一个球那样直线弹起,而是似乎大幅度转了一个方向,严重超边线偏移。按照杨天成的预想,即使对方勉强接到了这个球,也将被拉出场外很远,到时候就有大把的空当让他选择。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潘西齐又是提前到位了。看他脚下步伐的移动,似乎是球拍触球瞬间便判断出了球的落点以及飞行线路。由于这个球侧旋太强,球往右偏的很厉害,潘西齐则顺势一个向前推送,打出了一记outside-in。网球被潘西齐从场外给拉出了一条弧线,绕过右侧网袋柱后竟然又落在了右侧边线与地线的那个角上。

    这一次潘西齐的回发球实在太精彩了,网球在场外硬生生被潘西齐掰进了场内,球飞行的轨迹有如天外飞仙一般。“好球!”众人竟然不由自主的欢呼起来。

    连续两个发球被潘西齐接死,杨天成脸红的如猴屁股一般。对于他来说,此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看到教练同样难看的脸色,他又觉得此刻自己不能退缩,无论如何都得从潘西齐手上得分,否则这一次后,主力位置恐怕真的要和自己说再见了。

    “哼,直接接发球得分有什么了不起,毕竟大家都知道,发球并不是我擅长的。要不这样,咱们斗一斗相持球如何?”杨天成脸皮也真是够厚,居然提出了这种要求,意思就是潘西齐下一分潘西齐不要直接将他的发球接死。

    “我无所谓,随你便。”潘西齐面无表情的说道。

    没想到潘西齐竟然答应了,杨天成一阵狂喜。看来对方还是太嫩,没有多少比赛经验。比赛中最重要的即使摁住对方的弱点死命打,绝不松手。潘西齐接发球这么强,不继续发挥,反而自大的同意和自己都底线相持,简直是自废武功。他可不相信以自己多年的扎实功力,无法从潘西齐手里拿下一分。

    第三个发球,杨天成并未发出全力,只是平稳将球发出。毕竟他这次的重点在后面的底线相持。潘西齐果然也没有直接对他的发球发起主动进攻,只是轻巧一个反手将球回了过去,球速并不算快。

    “要的就是这个机会!”见潘西齐托大,回出了一记落点不深的浅球,杨天成快速来到场前,调整身体姿态,对准来球用尽全力就是一拍大角度反斜线。

    杨天成这一招真可谓恶心至极,先是和潘西齐约定进入多拍相持,自己却在相持的第一拍就主动发起攻击,想偷潘西齐一个出其不意。毕竟对于他来说,只要从潘西齐手里拿下一分就算赢得这场赌局,至于怎么拿的分,也就不管那么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