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报到
    几天后,潘西齐拖着一个行李箱,来到了北京市网球运动管理中心。看着那熟悉的大门,潘西齐有些感慨。

    “哇靠,这不就是光彩体育中心吗?没想到这里居然就是北京队训练的地方。”潘西齐想着自己平时每周都会来这打一次球,现在倒好,以后有可能常住这了。缘分这二字,有时候还真是说不清楚。

    根据肖主任安排的接待他入队的人的说法,让他今天上午十点前到管理中心的201办公室报到。管理中心办公楼位于体育中心的西侧,还是比较好找的。看着这栋三层小楼,潘西齐想着之前自己在这打球怎么从来就没有注意过呢,着实也太低调了一点。这似乎也体现出北京网球运动整体网球水平并不突出,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地。

    来到201办公室,潘西齐敲了敲门。

    “请进。”里面传来一个听着还算年轻的声音。

    潘西齐推门而入,只见里面只有一张办公桌,办公桌后一位戴着眼镜的年轻人正对着电脑在敲打键盘,似乎在处理什么文件。见潘西齐进门,他抬头看了一眼,看到潘西齐手里拖着的拉杆箱,疑惑的问道:“你好,你有什么事?”

    “同志你好,我是来找小张的。”潘西齐答道。

    “这里只有我一人姓张,你找我有什么事?”年轻男子更奇怪了。

    “嗨,你就是小张啊。我是潘西齐,咱们之前在电话里联系过,不是约了今天来这报到吗?”潘西齐说道。

    “什么?你是潘西齐?你没和我开玩笑吧?”小张听了楞了一下,直接脱口问道。

    “怎么,你看我不像吗?难道你之前见过潘西齐?”潘西齐有些生气了,长这么大他还没被人这样问过。

    “哦,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你和我想象的有点不大一样。”小张赶忙解释道。

    “那你觉得我应该是什么样的?”

    “当初肖主任指派我给你办入队手续,并没有和我说太多你的具体情况。但根据我之前的经验,头一次入队的基本都是二十岁以下的小年轻,所以我也自然而然的以为你也是差不多这个年纪。但我看你应该明显不止二十了吧?”小张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嗨,原来你是觉得我比你想象的年纪大啊。我就长得那么显老吗?不过和那些小孩比起来,我确实要大得多,我今年三十了。”潘西齐听了小张的话,不禁笑了起来。

    “什么?三十了?”小张瞬间站了起来,双眼把潘西齐仔仔细细看了个遍,似乎在心里判断潘西齐说的话的真实性。

    “怎么?三十岁让你觉得很夸张吗?”潘西齐沉声问道,显得有些不悦。

    “那倒不至于,只是确实还是突破了我的心理极限。我的估计是你怎么着也不能超过二十五六吧。毕竟三十岁的新人,我可从来没接待过,倒是三十岁退役的运动员,我见了可不少。”小张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

    “我说小张,咱们这是不是有规定三十岁的不能入队?如果是的话我可就走了,毕竟我在这大半天了,看你还没有给我办手续的意思呢。等我走了,我会和肖主任说明原因的。”潘西齐做出要走的姿势。

    这句话可提醒了小张,他这才想起对方可是肖主任亲自交待他要接待的人,这种情况以前并不多见。想着潘西齐可能与肖主任关系匪浅,小张感觉自己之前的话有些冒失了,赶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没有这回事。之前是我有些大惊小怪,让你久等了,我这就给你办入队手续。”

    接下来小张让潘西齐填了几张表,又复印了潘西齐的相关证件。看到潘西齐身份证上的出生年月,小张这才相信潘西齐竟然真的三十岁了。

    “看来真是肖主任的关系户啊,只是这也太夸张了,三十岁的人也弄到队里来,难道是来养老的?不过这就是咱们国家的国情,谁叫咱们是人情社会呢?”小张心里腹诽着,感觉自己又一次看到了社会的丑恶。

    填完表,小张又拿出了一本文件递给了潘西齐:“这是咱们北京队的运动员管理手册,你有空的时候好好看看。里面好多规定你得特别注意,记得千万可别违规了。”小张特意叮嘱道。

    潘西齐接过手册,随手翻了两页,看到里面全是对于运动员的各种限制,比如不准私自脱队,不准扰乱训练计划,不准私接商业活动,不准吃外面的餐饮等等,包含了生活与训练中各个方面。潘西齐只是粗略看了几条,便深感运动员的不自由。

    “我说小张,这也管的太细了吧?真要按手册上这么来,还有没有人生自由了?这完全是学校管学生那一套啊。”

    “嘿嘿,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制定这些规定的时候,考虑到队员们普遍比较年轻,自制力不强,因此才细化到方方面面。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些小孩们不至于没有了约束。当然以你的年纪,这些规定确实有些太不人性化了。”

    “别的都不说了,光是不让外出吃饭这一条,我就不理解。这样一来,岂不是外面无数的美食都与我无缘了?”作为吃货的潘西齐,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这个。

    “这个嘛,毕竟外面的食物来源太复杂,无法排除食物被兴奋剂污染的风险,因此不只是咱们队,只要是专业运动队这一条基本都是没有商量的。”小张解释道。

    “看来想要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还真是得忍得住诱惑啊。”从此刻开始,潘西齐已经有些怀念那些美食了。

    “对了,进队以后除了国家法定的节假日,每个月你都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不过若是遇到重大比赛,比如全运会之类的,那么休假就会自动取消了。”小张补充道。

    “这个倒无所谓,反正我孤家寡人一个,放假了也没什么地方可去。”潘西齐叹气道。

    “好了,入队手续差不多办完了。运动员证得过几天才能发给你,现在我先带你去宿舍吧。现在宿舍有些紧张,所以给你安排的是两人间,,已经有一人住在里面了。”

    “什么?居然是两人合住?自从大学毕业以后,我可就再也没和别人合住过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又要开始过集体生活了。我能问问我的室友是什么人吗?”潘西齐好奇问道。

    “也是一个刚入队的小孩,就比你早来了一天,你到时候见了就知道了。”说完小张便起身带领潘西齐前往运动员宿舍。

    网球中心的运动员宿舍就在办公楼隔壁,也是一栋三层小楼。分配给潘西齐的宿舍位于三楼的最里面,潘西齐二人走过楼道时,几乎所有屋子的门都紧闭着,显然这个时间队员们都不在屋内。

    “咱们这一楼是教练员宿舍,二楼是女队员宿舍,三楼为男队员宿舍。这个点所有人都在球场上训练,得到吃完午饭午休时他们才会回来。不过你和你的室友是新来的,今天可以在屋里收拾收拾,适应一下,明天再开始正式训练。”

    到了最里面那间屋子,小张敲了敲门,便问道:“有人在吗?我是小张,带新人来宿舍了。”

    过了一会,里面传来走动声,接着宿舍门被打开了。潘西齐看清开门的人,感到有些意外,开口问道:“林腾,怎么是你?难道说你就是我的室友?”

    林腾看到门外的潘西齐,笑嘻嘻的答道:“嘿嘿,潘大叔,你可终于到了,我一个人在屋里呆的都快闷死了。现在可好了,终于有个伴了。”

    “怎么,你早知道我要来?”

    “是啊,昨天报到的时候,他们说今天还有一个新人要入队。我不用猜也知道必定是你,所以特意申请和你成为室友一起住。”林腾得意的说道。

    “哟,你两认识啊。那就好办了,省的我再介绍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如果还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就给我打电话。”小张说完,便匆匆离去了。

    潘西齐进屋以后,环顾四周,发现宿舍条件比他想象的好一些。两张一米五的床,电视、空调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台小冰箱。屋里还自带卫生间,看起来与宾馆的标间有些相似。

    “潘大叔,在美国我们都是一人一个屋,我还真没怎么和别人一起住过。以后要是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直接和我说,不用和我客气。”林腾坐在靠里的那张床上,上面还散落着他的衣服,显然他已经选好了自己的床。

    “哟,你这个小孩,还真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现在的孩子大部分都很自大,简直目中无人,像你这么懂事的可不多了。”潘西齐有些惊讶林腾的态度。

    “嘿嘿,那也是因为你我才有这态度的,换做别人,我也照样不理他。毕竟你可是打败我的男人,我还要努力训练找你复仇呢。”林腾倒是心直口快,直接说出了心中所想。

    “行,你小子倒是个直肠子,对我的胃口。你放心,以后大哥,不,大叔我就罩着你了。”潘西齐十分豪气的说出了这番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