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返京
    回京的高铁上,大魏像打了鸡血般的兴奋,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全都打了一通电话,逐一汇报自己获得冠军的事迹。然而潘西齐看着车窗外偶尔闪过的灯火,有些走神。就连大魏说了些什么他也没有听清。

    “要不要进入北京队,这是一个问题。”肖主任的话占据了他的全部思绪,也让他开始了自己对未来人生的一次思考。

    当初发现自己身体变异,网球水平暴涨以后,他曾经想着要去闯荡网球世界,实现自己从小的网球梦想。不管是参加单位网球赛,还是这次上海比赛,都是他为衡量自己真实网球水平而做出的尝试。

    然而直到肖主任对他说出那番话之前,他都还是觉得这些只是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之中,就像是做了一个美梦,与现实的生活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想要成为职业网球运动员要具备什么条件,去什么地方找什么人,客服什么样的困难这种具体问题,他一概没有考虑过。

    但是,现在可不一样了,一个真真切切的机会摆在了他面前。一旦他选择了接受肖主任的邀请,那么他的人生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往的生活将完全和他远离。

    潘西齐毕竟已经三十岁了,不再是满腔热血,为了理想不顾一切的小年轻。他顾虑的更多,需要面对许多现实的问题。如果真的成为专业网球运动员,那就必然要抛去现在的这份工作。虽说他对这个一成不变的工作早已厌倦,可真要说让他现在就做决定,他还真的无法当机立断。

    首先他的父母就不会同意。老两口为国家工作了一辈子,坚定的认为只有吃公家饭才算是铁饭碗。因此当初潘西齐进入现在的单位,他的父母就非常满意,觉得儿子这辈子算是安稳下来了,这才放下心来搬到郊区去养老。

    要是他们知道潘西齐要辞掉这份工作,并且还是为了要当一名网球运动员,估计会气的立马从郊外回到家里,轮番对他进行严肃教育。

    一想到父母的唠叨功力,潘西齐就觉得头疼。假如真的要当运动员,恐怕还得瞒着父母一阵子,等自己打出成绩了再向他们坦白吧。

    另外一个就是自己的身体问题。与贾非凡比赛中突然出现的伤痛,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存在着很大的隐患,只要这个隐患不消除,力量被严重限制的他估计很难在强手如林的职业网坛里立足。

    “真该死!”感觉到右臂的酸痛感越来越强,潘西齐有些郁闷。当时和贾非凡比赛时只要不加力,便不会有不适的感觉,但现在,即使自己不动,那种酸楚也越来越明显了。更让他不爽的是,他隐隐觉得自己的双腿也开始有些疼痛的感觉出现。

    “看来回北京后得去医院找医生看看,不会是真的把肌肉给伤着了吧。要真是这样,我这体格也太脆弱了,这样肯定没办法负担高强度的职业比赛的。不知道肖主任知道了我的真实情况,还会不会坚持让我进北京队?”由于身体的不适反应,潘西齐连夺两冠的喜悦之情也被冲淡了不少。

    “不管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先把该死的伤治好吧。”

    火车到达北京南站已经是接近十一点了,出了车站,潘西齐和大魏道别后便各自打车回家。回到阔别了两天的家,潘西齐连衣服都懒得脱便一下子瘫倒在自己舒服的床上。

    过了半个小时,明明应该是很疲倦的潘西齐此时却没有睡着,因为身体的疼痛似乎越来越强烈,比赛中右臂如着火般的痛感渐渐出现,并且有蔓延到双腿的趋势。

    “哇靠,这是怎么了?偏偏等我到家以后才开始发作,简直是不让我睡觉了!”潘西齐痛的根本睡不着,有些气愤的骂道。没办法,潘西齐只好翻身起来玩起了手机游戏,好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再去在意疼痛的感觉。

    刚开始手机游戏的吸引力还真让潘西齐暂时忘却了伤痛,但是,渐渐的,他感觉到自己的右手抖了起来,甚至到了连手机都抓不稳的地步。同时,豆大的汗珠也从他的额头不停的低下,不一会便将衣服打湿。

    “啊!”感觉到右臂被火灼烧似的疼痛,潘西齐如同比赛中一般,立刻扔掉手机,用左手抓住右臂,用力的揉搓起来。然而,这次灼烧感却不仅仅出现在右臂,他的双腿也是一阵剧痛。

    “靠,老子的腿啊!”心里彪了一句脏话,潘西齐无奈之下,只能将双腿紧紧并在一起,咬紧牙关忍受着,希望疼痛能够早日过去。这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被扔在火堆里烤着,满清十大酷刑应该也不过如此吧。

    大概五分钟后,疼痛终于渐渐消退了,取而代之的又是那种熟悉的酸麻感。此时,潘西齐才长出了一口气,摆出了一个大字型瘫倒在床上。床单居然瞬间被他身上的汗水映湿出一个人形,而他也像是刚从水里出来的一般,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干的地方。

    “妈的,再多几分钟,我还真就忍不住要打120了。我这究竟是怎么了,要忍受这样的痛苦。不会说这就是我球技提升的代价吧?要每次都是这样,我还不如不要了。只怕球没赢几场,人就先给痛死了。”潘西齐在内心疯狂吐槽。

    足足躺了半个小时,眼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了,潘西齐才终于觉得自己重新活了过来。动动右臂,又动动腿,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些微的酸楚感让他还无法活动自如。

    想着明天一早还要爬起来去单位上班,潘西齐就觉得很犯愁,想着要不要给主任发个信息,干脆明天请假一天得了。正在纠结的时候,突然觉得腹中一阵疼痛。

    “哇靠,身上刚痛完,就轮到肚子痛,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说着潘西齐赶紧从床上弹了起来,捂着肚子直接冲向了厕所。

    脱下裤子,一屁股坐在马桶上,在一阵噼里啪啦声中,潘西齐畅快的上了个大号。

    “岁数大了还真不能贪嘴,估计是上海汤包油太大了,把肚子给吃坏了。”潘西齐回想了自己白天吃的东西,自觉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可不一定,上海汤包驰名中外,每天那么多人吃,怎么就你拉肚子了?我看你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吧?”一个神秘的声音回答他。

    “没有没有,我今天就吃了那个,可没贪嘴去吃那些脏东西。”潘西齐解释道。

    过了两秒,潘西齐似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啊”的一声,身子就像装了弹簧一般,以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弹离了马桶。

    “谁?谁在那里说话?”潘西齐惊恐的扫视着卫生间里的各个角落,那表情如同见鬼了一般。受到惊吓的他此时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离开马桶的时候连裤子都顾不得穿上。

    “哇靠,你能不能把屎擦了再说话,实在太恶心了。”神秘声音再次出现。

    (重口味情节来了,希望各位书友的小心脏能够承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