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林腾的搏杀
    “这种打法,难道说,对方想要用快节奏打败我?”眼见网球出界,林腾不禁觉得有些荒诞。要知道,参加本次比赛以来,他用自己的这种打法横扫各路高手,完全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不要说能与他抗衡,就是能坚持到多拍对抗的对手都没有几个。

    然而,现在潘西齐却要用他最擅长的战术来打败他,而且从潘西齐的表现来看,还完全有这种可能性。这种强烈的反差让林腾先是感到有些可笑,随之而来的则是强烈的愤怒。他感觉自己本来是一个猎手,却转瞬间反过来成为了别人的猎物。

    “这是在向我正面宣战吗?对手的做法简直是在**裸的打我的脸。我好像很久没有受到过这种挑衅了,这种受辱的感觉简直要让我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林腾的怒火快要喷薄而出了。

    作为一个受到众人称赞的网球天才少年,林腾这些年几乎都是在一片赞誉声中度过的。而自己这种积极抢点的快节奏打法,正是让他收获各种赞美的根源。现在潘西齐居然要采用他的战术来打败他,简直就是要向世人宣告,自己的最强项也不如潘西齐。这是林腾这个骄傲少年绝对无法接受的。

    “别以为刚才那两分就是我的真实实力,接下来,我要让你承受我的怒火!”就像一只雄狮被侵犯了领地,林腾的气势在此刻全面爆发了。

    接下来的接发球,他居然在之前站位的基础上又向前跨了一步,这样他几乎就来到了发球区边线上,这在一场网球比赛中可是极为罕见的。这种接发球站位几乎是在告诉对手,这一分接发球我要定了!

    “看来被我激怒了啊,小选手毕竟还是太年轻,情绪控制还得多磨练磨练。”潘西齐嘴角涌现一抹笑容,他觉得自己的战术马上就要奏效了。

    发球过网,球速依然不快,弹跳也不高,看来潘西齐并没有针对对方的新站位而做出发球上的调整。见对方如此托大,林腾心中更觉愤怒。在他看来,这是对手对他彻底的无视。

    如此靠前的接发球站位,也就意味着林腾接到发球的时间大大缩短了。然而这还不够,在球还没完全弹起时,他便出手了。两相结合之下,林腾的这个接发球用时短到不可思议。现场观众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快速的接发球,情不自禁的“哇”了一声。

    “好回发!”看到这肖主任也忍不住赞了一声。“潘西齐的发球虽然不快,但是林腾要在如此短时间内就判断出球的落点同时还要拿捏好回球的时机,这种难度一点都不比接那种暴力发球的低啊。可以说,林腾这是在用缩短时间的方式来换取对潘西齐回球空间的挤压。”

    “来得好!”面对林腾又进一步提速的回球,潘西齐毫无畏惧。对于普通人来说,林腾的这个球来的实在太快了,这种快并不是球速上的,而是整个节奏上的。然而在他的眼里,对方回球的所有细节全被一点不漏的捕捉到了。甚至林腾在击球时脸上甩出的汗珠,都没有逃出他的视线。

    就这样,在众人的一片惊呼声中,潘西齐居然又接到了这个球。而且,还不是勉强够着的那种。从他的站位来看,他似乎还有富余的时间来进行脚下步伐的微调。

    “什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林腾发现自己刚回过去的球,不仅没有打乱潘西齐的站位,反而就像是送到对方手上一样,被舒服的回了过来。

    网球场上局面的变化往往就在一瞬之间,上一拍你还占据主动,但一个球没处理好,下一拍就完全有可能落于下风了。现在林腾就是面临这个问题,自己的抢接发没有奏效,被潘西齐防了过来,而且还打出了个大角度底线球。那么,现在轮到他手忙脚乱了。

    但是林腾多年的专业训练也不是白费的,这个球虽然救起来有困难,但还不是完全接不到。双脚风火轮般的赶到那边底线,凭借自己强悍的移动能力,林腾居然强行到位了。

    就在大家正想为林腾的精彩救球喝彩时,林腾突然又做出了一个令全场都意外的举动。跑动到回球位置后,按理说他应该调整自己身体姿态,然后瞄准球进行挥拍。然而他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在跑动中自己身体还没有完全停下来的时候,就进行击球了。此时他根本没有做任何击球姿态的调整,而是不管不顾的将球回了过去。

    “哎呀,这个球林腾有些太冒险了,明明可以到位调整后再打,现在这样仓促出手可是很容易失误的啊。”观众甲有些不理解林腾此时的回球选择。

    “是啊,我也觉得林腾有些激进。但你有没有觉得,他的这个回球似乎节奏很快啊?”观众乙看出了些问题。

    林腾不愧为美国知名网校的优等生,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险中求生,想要扭转自己被动的局面。原来这个击球,他是可以等调整合适后再打,但那样就意味着需要较长的准备时间,而以潘西齐的移动能力,这些时间完全足够他进行防守取位了。

    现在,林腾不作任何调整直接击球,其效果相当于又进行了一次抢点。也就是说,林腾在自己被动的情况下居然强行找回自己的快节奏击球,想要以此打乱潘西齐的节奏。

    果然,林腾的这次处理使网球至少提前一秒钟落到了潘西齐的场地上,可以说,林腾成功的将场上节奏救了回来,起码自己不再那么被动了。

    一秒钟的差别对于别的选手来说,应该可以改变场上的局势。但是潘西齐根本不是常人,在林腾偷袭的情况下他都能及时到位,更何况这个球是林腾在险境中救回来的。

    林腾奋力博出的一秒钟,根本无法打乱潘西齐的节奏,充其量只是让其击球时少等了一秒而已。早已到位做好引拍的潘西齐一记单反随挥,潇洒的将球回到了林腾的另一侧场地。林腾的这次反扑,又以失败告终了。

    就这样,在潘西齐变态的预判与逆天的脚步移动之下,林腾的比赛节奏被完全压制。他甚至有一种感觉,即使自己击球再快上两个等级,他也无法跟上潘西齐的节奏。球场上的潘西齐似乎变成了一个鬼魅,无处不在,根本找不到任何地方能够打穿他的防线。

    “4:0,潘西齐领先。”场上开始展现出一边倒的局面。

    自己最强的武功已经被破,再这么下去,比赛就没有希望了。此时的林腾心里不再考虑进北京队、进国家队、为中国人正名。他所面临的就是要找到一条生路,让自己在这场比赛中继续存活下去。毕竟如果连一个业余选手都赢不了,又何谈走向世界呢。

    前额逐渐被密布的汗水占据,胸前身后的球衣也已浸湿,然而林腾还是一脸的坚毅,看样子他并没有放弃。

    “球场作风也不错,真是个有前途的孩子。”看着对面林腾的倔强,潘西齐觉得自己有些喜欢这个为网球梦想执着前行的小孩了。

    “该死,比赛怎么会变成这样?”眼见儿子被死死压制,林飞坐不住了。

    见身边的肖主任还是一脸淡定,他有些愤怒了。联想到潘西齐赛前果断的拒绝,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我说老肖,这个潘西齐不会才是你安排的后手吧?不要告诉我贾非凡只是你放出来的烟雾弹。”他质问肖主任。

    “你这说法还真是新鲜,这潘西齐我和你一样,都是第一次见到的,又何谈我安排的人呢。再说了,我手下要真有这么一号人物,早应该在国内闯出些名头了,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完全无人知晓他的来路?”

    感觉肖主任回答的有些道理,林飞不再纠缠,转而气呼呼的看着场上的潘西齐。此时的潘西齐,在他眼中已经成了阻碍他儿子前途的头号敌人。

    第五局开始,轮到潘西齐的发球局。自觉再不有所动作就没有机会的林腾,开始了他的最后反扑。

    接发球,林腾一改之前的抢点打法,而是改用了上手大力抡。回球的时间变长了,但是力量也明显增大了。似乎并没有在手上对力量进行精细控制,林腾回出的球呼啸着飞向潘西齐的底线。

    “哎呀,这个球发力明显大了,看着要出界啊!”看台上的林飞暗觉不妙。

    面对林腾的回球,潘西齐却并不这么认为。这个球从飞行路线来看,其落点将与底线非常非常接近,并不能大意的就认定其一定出界。

    果然潘西齐的判断又一次正确了,网球重重砸在了底线的外侧,是一个压线好球。虽然有些不规则弹跳,但潘西齐却没有受太大影响,而是正手也回出了一记很深的底线球。

    回球落地,按照林腾之前的打法,一定会主动压上打上升期。但是这次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等球落地后调整自己身体姿态,全力轰出了一记外角斜线。看他的出手,又是没有控制力度,对球的落点完全是听天由命了。

    这次网球又是十分惊险的蹭到了一点边线,依旧没有出界。连续两记压线球,潘西齐也不得不感叹对方的好运气。然而林腾的这种改变,却让肖主任看出了些端倪。

    “这种狂放的打法,是要准备搏杀了吧?看来林腾已经完全把自己放在弱者的位置,想要冲击潘西齐了。原以为林腾会是我这次上海之行的最大收获,现在看来,这个潘西齐才是老天给我安排的意外惊喜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