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最强黑马
    林腾虽说今年才刚满十八岁,但是球龄却已经超过了十三年。可以说,从五岁第一次接触到网球开始,他就深深的被这项运动所吸引,立志要把网球运动作为终身职业了。

    由于优越的家庭条件,林腾从小便由国内最好的教练对他进行训练,加上他自己良好的身体条件,出色的网球天赋,不到十二岁便成为国内网球界同年龄段的佼佼者。然而随着球技的增长,他渐渐觉得国内的训练条件已经无法再给自己带来飞跃式的提高。因此,在十三岁该上初中的一年,他向家里提出了要到全世界最著名的美国尼克.波利泰利网球学校进行深造。

    此时的林腾还完全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作为家中独子,父母自然是万分不舍,害怕孩子孤身一人到国外吃苦。然而林腾对于网球的热爱确是无人可以撼动的,拗不过他,林飞只好同意让幼子来到美国求学。

    来到尼克.波利泰利网球学校后,面对全世界各国的少年网球天才们,林腾才充分的感受到国内的网球水平有多么的落后。无论从训练理念还是选手条件来说,都是远远无法和美国相比的。在这里,林腾不再是那个傲视同年级的网球天才,反而成了落后的那一部分人。

    这个事实对于内心充满骄傲的林腾来说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他从小的梦想便是要成为世界上最强的网球选手。然而落后并没有打败他,反而激励他更为疯狂的进行训练。渐渐的,整个网球学校都知道了有一个新来的中国少年是一个网球疯子。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超出常人许多的训练量之下,林腾的网球水平突发猛进,在学校的同年龄组中也挤进了前十名。

    年复一年的刻苦训练中,林腾渐渐长大。网球学校的教练对于这个来自中国的学生都相当看好,认为在成年之后,林腾完全有实力在职业网坛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如果事情一直没有意外,林腾将和许多其他国家的选手一样,在网校毕业,参加成年组比赛,进而进军职业网坛。然而在一次训练赛后,林腾却毅然决然做出了回国的决定。

    原来在那场比赛中,林腾以出色的发挥战胜了一位美国本土的选手。比赛结束后,那位选手挑衅的坚称林腾一定是来自日本,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中国根本没有男子职业网球选手。言语之中,充满了对于中国男子网球的不屑。

    林腾原本以为教练会对那位美国选手的无理言论予以处罚,然而,教练却不置可否。在教练看来,那位选手的言论虽然有些过激,但似乎并没有偏离事实。此刻,林腾才深深的感受到中国男子网球在国外有多么的被人瞧不起,甚至有些人压根都不知道中国还有男子网球运动员存在。

    这次事件之后,林腾便萌生了回国的想法。他要回到国内,代表国家参加比赛,让全世界都认识到,中国也有男子网球运动员,并且也能像女子运动员一样,在世界网坛获得一席之地!

    因此,便有了之前林飞安排他进北京队的事。但是其间的具体细节他完全不了解,以他的高傲性格,要是知道自己父亲所做的一切,必然会不顾一切的一走了之。他父亲只告诉他,只要本次上海站比赛打败那位退役选手,获得冠军,就能直接进入北京队,进而获得进入中国国家队的机会。

    以林腾的性格,他压根是不屑于参加这种比赛的。他要挑战的是全国最强的那几位球手,他要打败他们,成为国内男子第一人。击败一位退役球手,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侮辱。然而在林飞的一再劝说之下,他还是同意了参加上海站的比赛。

    谁知道事情出了意外,那位退役球手居然在半决赛中被一位纯业余选手给击败了。“垃圾就是垃圾,什么时候连业余选手都能击败专业选手了,这在美国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这件事让林腾更加鄙视国内的男子网球运动,更觉得自己回国的必要性。然而他却没有意识到,由于受到国外选手的同化,连自己都打心底里看不起中国男子网球了。

    然而站在球网对面的潘西齐,却完全不知道林腾心中的远大抱负。在他看来,眼前的这位少年有着很高的网球素养,一点都不像业余选手,可以说是本次比赛到现在为止最接近职业运动员的一位。

    “真是个天生打网球的好苗子啊!”看着林腾那完美的身形,潘西齐不禁流了口水。国内新一代的网球小将们,身体条件比他们的前辈不知道好了多少。然而陈旧的训练理念跟不上,再好的苗子也出不了好成绩。

    “这个小孩和我一样,都是第一次参加比赛,却也势如破竹的闯进了决赛。看来民间还真是卧虎藏龙,并不是只有自己是隐藏的高手。虽然之前看了他的训练,很欣赏这个小子,不过既然大魏如此强烈要求,我还是不能手软,搞不好只能落一个以大欺小的恶名了。”

    潘西齐这边还想着不能手下留情,那边林腾却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对他来说,即使对方打败一名退役选手也根本无法引起他的重视,毕竟他要挑战的目标是现在国内最强的那几个人,其他网球选手压根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就这样,两位决赛选手都抱着必胜的信念,开始了上海站的男子单打决赛。

    “这次比赛的决赛居然是在两个第一次参赛的新人之间进行,这应该是今年这么多站比赛下来最大的冷门了吧?”一位观众兴奋地问同伴。

    “嘿嘿,要从名单上来看,没有一名种子选手出现在决赛中,绝对是大冷门。但是你要是知道了这两位选手前几场的表现,恐怕就不会这么认为了。”同伴回答道。

    “什么意思?我还真没关注他们之前的表现。”

    “这两位选手,虽然都是完全的新人,但是从第一轮比赛开始,就一路横扫各自对手。许多种子选手在他们手中都是一败涂地。潘西齐半决赛时还稍微遭遇了些许挑战,林腾就更不得了了,几乎场场送蛋,有人都戏称他为送蛋狂魔。”

    “不会吧,这么厉害。这么说来这两人是本次比赛的两大黑马了?”听了同伴的话,这位观众有些难以置信。

    “那可不嘛。以他俩的强势表现,有人猜测都可以抗衡职业选手了。这可是之前比赛中从未出现过的,而且一次还出现了两个。现在大家都在期待,想看看他们谁才是本次比赛的最大黑马。”

    “这样啊,那决赛我还真是来对了。”

    最近的观众席上,见林飞在不停的搓手,肖主任笑道:“我说老同学,你这是怎么了?我可是头一回见你这么紧张啊。上午林腾的半决赛,你可还是和我谈笑风生呢。”

    “我哪里紧张了,不就是一个业余选手吗,又怎么可能是我们家林腾的对手。”似乎被人看穿心事,林飞有些窘迫。

    “我看潘西齐可不仅仅是一个业余选手那么简单。从他和贾非凡的比赛来看,他的战术素养与应变能力,完全可以与职业选手抗衡了。我就奇怪了,我在业内这么多年,怎么就完全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呢?”肖主任说道。

    “你也太抬举他了吧,据我所知,他之前可没有参加过任何比赛,怎么可能够得上职业的水准。”林飞不屑道。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我就期待林腾的出色表现喽。”肖主任笑道。虽然是这么说,但肖主任不知为何,总觉得林腾这次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跨过潘西齐这道坎。

    球场上,双方挑边完毕,进行练球。短短几分钟的练球,两人似乎都有意隐藏实力,只是随便应付几拍,便草草了事了。

    潘西齐率先发球,由于依旧受困于伤痛,他还是只能以最基本的六分之一力量发球。将网球在地上拍了几下,随即抛起,潘西齐发出了一个很普通的上手发球。在发球的瞬间,他瞄了一眼对手的站位,发现林腾早在他准备发球之时,便早早站在了底线之内,属于一个非常有攻击性的站位。

    “果然是主动进攻型打法,开场站位就如此激进。可惜现在我发不出快速球,不然以半决赛开场超过190公里的球速,他绝对无法在那样的站位硬抗我的发球的。”潘西齐心想。

    虽然之前潘西齐在球场上的判断一向很准,但这次他却猜错了。对于林腾来说,这样的接发球站位是他长期以来形成的习惯,无论对手发球多么强劲,他也是坚持决不后退。因此,别说是190公里的发球,就是欧美选手那种动辄超过200公里的大炮型发球,他也是照接不误,而且成功率还不低。

    之所以选择这样激进的接发球站位,是和林腾的战术体系的息息相关的。在美国网校中,见多了欧美选手那种变态的身体条件,林腾深刻意识到亚洲人与欧美选手的力量差距。为了弥补这种先天的差距,他决定利用自己灵活的步伐,采用快速打法,用节奏来压制对手,从而使对手无法发挥力量的优势。

    林腾这套打法,与自己的身体条件结合的相当完美。在接下来的接发球中,那种快节奏的威力就展现的淋漓尽致。潘西齐这边刚发完球,不等球反弹到最高点,林腾便早已一记正手将球回了过来。这种回球节奏,对于普通网球选手来说根本是无法理解的,因为林腾是在球刚刚反弹之后便进行击球。这种回球的提前量,使其回球时间至少比一般选手缩短了三分之一。

    在观众眼里,潘西齐刚刚发完球,似乎身体还没有回位,林腾却已经完成接发球了。回球飞速扑向潘西齐另一边的场地空当,根本不给潘西齐反应的机会。看来决赛的第一分,潘西齐就要丢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