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挺进决赛
    似乎意识到潘西齐的企图,贾非凡不禁大怒。“他奶奶的,还想再来一次吗?刚才那一分只是运气,我就不信了,这一次你还真能把球再放到底线上?”

    虽然心中这么想,但脚下却丝毫没有耽误,他比上一分更快的退到了底线后方,并且极为靠近挡板,看来前一个球的结果对他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

    “哇靠,潘西齐这是要闹哪样?怎么不好好接球,反而回了一个这么老高的球。他不会天真的以为每个球都能像之前那么好运直接砸在底线上?”观众甲说道。

    “依我看,他似乎是故意回出这么一个球的。但是这种球失误率太高了,你瞧这球飞的,恨不得上十楼,潘西齐这么做压根没有意义啊。”观众乙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我敢肯定,潘西齐应该是被贾非凡逼的没办法,破罐子破摔了。他这么做,只是想拖延比赛的时间吧。”观众丙对潘西齐也不是十分的看好。

    毕竟对于现场观众来说,要让他们相信一个业余选手故意起高球并且能确保落点在底线上不出界,无异于天方夜谭。估计就算是奶牛纳豆这种级别的选手,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做到这一点。

    然而,潘西齐就是这么一个善于打脸的人。网球沿着与前一球几乎相同的轨迹,急速上升到最高点后,便调头开始下坠,看那样子,落点似乎又离底线很接近。

    “不会吧?”随着网球离地面越来越近,有些坐的远的观众不禁站了起来,想要看清楚网球的最终落点。

    此时,全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网球落地的一刻。终于,随着一声清脆的“啪”,网球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底线上。场边的司线全程眼睛不眨的盯着网球,在确定落点后坚定的给出了界内的手势。待完成自己的任务后,才长出一口气,腾出手去揉揉自己酸胀的双眼。

    “哇靠,真的又是压线!”全场观众这下可坐不住了,场边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惊呼声。

    “怎么回事?这么高的回球,居然又是落在了底线上,不得不说对手的运气真是好的惊人。”到此刻,贾非凡还是完全不考虑这个球是潘西齐有意为之,只是一味的将其归结到运气上去。

    不过这一分贾非凡可是做了充足的准备,起码此刻他所在的位置已经非常靠后,他感觉自己应该能够接到球。网球落地后又是一个超过两人高的反弹高度,对于远远高出自己头顶的球,贾非凡并没有太好的办法进行处理,只能耐心等待网球反弹到最高点后的二次下落。

    等到第二次下落开始时,网球又在水平方向上飞行了不短的距离。贾非凡郁闷的发现,自己几乎快要退到场边挡板上了。实在是退无可退,贾非凡只能咬着牙强行回球。他此时的回球位置并不舒服,无法发上全力。而且即使能发上全力,但击球点位于离底线后如此远的地方,等网球飞到潘西齐的场地上时,也几乎没什么力道了。

    就这样,被潘西齐的诡异高球逼得无法发力的贾非凡,十分憋屈的将网球回了过去。潘西齐要的就是这个,贾非凡的回球经过长途飞行,能量损失很快,到达他身前时力道便要比他受伤后能使出的力量小。一旦摆脱了力量上的被碾压,潘西齐处理起球来就显得游刃有余了。

    对准来球一个正手切削,球拍触球时手腕一个甩动,潘西齐居然放出了经典的网前小球。

    “糟糕,居然在这个时候放小球!”此时还在挡板附近的贾非凡,看到潘西齐的击球动作后便知道大事不妙,瞬间想也不想的启动脚下步伐,往前场狂奔而去。

    网球离开球拍后,依旧以极限高度过网,并贴着球网急速下坠。反弹后强烈的回旋带动网球一头扎进了球网,随即网球落在贾非凡的场地上,滚落到场边。此时,贾非凡才刚刚跑到发球区附近,离网球还有好几米的距离。

    “果然有效!看来这片场地底线与挡板间相对较近的距离,还真是让我可以拿来大做文章。”见自己的战术奏效,潘西齐十分兴奋。原来,在之前那个球中,潘西齐发现高球落地后从底线反弹没飞多久便很快来到挡板的位置,显然这片场地的底线与挡板间的距离要比一般场地的近一些。

    要知道,根据《网球竞赛规则》规定,底线与后档板不得低于18英尺(5.5米),只要大于这个距离,都属于合格范围。平时潘西齐接触的网球场地,似乎两者之间距离都比本次比赛场地的距离要宽上一些。这么看来,上海站的场地有可能是照着最低标准5.5米来的。

    这种细微的差距,对于业余选手来说基本是没有影响的。毕竟能力有限,业余选手的击球基本上都是在底线附近完成,退后底线一两米击球的情况都不算多见,更何况五六米远外的挡板。但是对于潘西齐,这可就派上大用场了。

    他放出的高球,落在底线后再经过二次加速,反弹的高度十分可观,飞行的距离也很长。等球二次下落时,基本上已经飞过了五米的距离。此时贾非凡已经失去了最佳的击球位置,由于挡板的干扰,贾非凡无论选择何种方法击球都会感觉到很别扭。想要获得完美击球位置就得跨越挡板,这在比赛中根本是不可实现的。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就是潘西齐的挑高球必须十分精确的落在底线上,远一点便出界,近一点则无法获得再次加速,贾非凡便能在挡板前完成舒服的击球。按理说,对于一般选手,对他们提出这种要求几乎相当于宣布比赛已经结束了。因为即使不受任何干扰,他们也无法保证这么高的球能准确落在底线上。

    但是,潘西齐的身体经过变异后,对落点的控制已经达到了变态的地步。其他人看似比登天还难的要求,对他来说却是可以做到的。因此,受到第一个意外球的启发,他居然天才的想到了用这种方法来破解贾非凡在力量上的优势,真是不得不佩服他的脑洞。

    然而直到此刻,还是没有几个人相信这是他刻意为之的效果,大部分人都还在感慨潘西齐的运气太好了。

    “老肖,你说这两个球也太邪门了吧,明明飞的那么高,怎么就不出界呢。还偏偏砸在底线上,不知道这潘西齐是拜了哪里的菩萨,居然连续两次都这般好运。”林飞依旧无法接受自己看到的事实。

    “是啊,我也觉得他的运气有些意外的好。毕竟看了网球这么多年,连续两次这样可不多见。”肖主任算是网球专家,却也将刚才的情况归结于运气。

    就这样,在连续两个“运气球”后,潘西齐在自己的发球局中以30:0领先。似乎受到了前两分的影响,贾非凡显得有些急躁,接下来的两球,一球对潘西齐绵软的发球过于发力,直接将球回出了底线;另一球则压根没过网,直接下网了。

    “4:4,双方战平。”潘西齐有些戏剧性的保住了自己的发球局,止住了连丢四局的颓势。

    又轮到贾非凡的发球局。上一局憋了一肚子气的贾非凡,决定在自己的发球局中把场子找回来。呼吸运气,一记195公里的大力外角发球出现了。这个球比他之前的发球更快了些,更强的气势又获得了观众的一片称赞。

    此时,对面的潘西齐早已提前到位,观众在想他估计又要采取切削或磕挡的方式将球对付回去。然而潘西齐却没有采取这些用过的接发球方式,而是正手握拍,将球拍横于网球飞行的路线之上,拍面摆放成一个向上的诡异角度。

    看着这个熟悉的画面,这次观众们知道潘西齐要做什么了。

    “不会吧,这小子又要放高球!”

    “我滴个娘啊,他脑子被烧坏了吗?两次运气球还不够,他也太贪心了吧。这次看他怎么收场。”

    “他要是连续三次把球放到底线上,老子和他姓!”

    很快,网球以极其霸道的力量撞上了潘西齐的球拍,紧接着便直直飞上天去。又是一个完美弧线,当网球第三次精准的落在底线上时,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惊呆了,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几秒后,全场爆发出开场以来最为强烈的欢呼声,观众们发现自己似乎在见证一项奇迹的诞生。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贾非凡的本已平复的心态再次失衡,潘西齐接连的成功放高球让他感受到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依旧退无可退,来到挡板前的贾非凡无奈之下,只能草草回到对方场地内,然后再眼睁睁的看着潘西齐在前场轻松的收割胜利果实。此时,他觉得自己正在经历网球生涯中最为离奇的一场比赛。

    “这样也行?。。。。”此刻的他已经无力吐槽。

    然而贾非凡的噩梦并没有结束,现场观众的**也仍在继续。接下来的比赛中,无论是贾非凡发球还是接发球,潘西齐不给任何机会,二话不说便直接放高球。而且放出的球有越来越高的趋势,随之而来的是贾非凡在挡板前也越来越难处理球,有几次他甚至都直接要摔在挡板上了。到最后,对于实在太高的球,他甚至放弃了直接救球,从而避免自己因撞到挡板而导致受伤。

    就这样,在现场观众一阵比一阵热烈的欢呼声中,潘西齐凭借着一手神乎其技的后场放高球战术,让贾非凡完全无法发挥自己的实力,屡屡出现失误。比分很快来到了5:4,40:0,潘西齐拿到了三个赛点。

    最后一球,心态完全崩溃的贾非凡决定奋力一搏。站在挡板前,他学习潘西齐,用力把球往天上一打,居然反放出了一个超级高球。网球划出了一条漂亮的抛物线,朝潘西齐的底线落去。然而,就差那么一点点,网球落在了底线之外五公分的地方,出界了。

    “6:4,潘西齐获胜!”

    随着裁判的宣布,潘西齐就这样神奇的进入了本次上海站单打比赛的决赛,同时还留给现场观众一场能够吹嘘一辈子的经典比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