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反噬
    对阵贾非凡,终于让潘西齐的击球力量由六分之一甚至八分之一全面提升至三分之一,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小小的飞跃。随着球质与球速的提升,潘西齐渐渐感觉到了一些乐趣。和这场比赛相比,之前那些比赛显得有点像与小孩过家家,完全无法让他提起任何兴趣。

    虽然在接下来的几局中,贾非凡体现出了职业选手的超强应变能力,渐渐有些适应潘西齐回球的力量。但是那也只是一种被动的习惯,与主动的抗衡还有着很大的差距。其表现出来的结果就是贾非凡好歹能多抵抗上几个回合了,甚至有一个回合还达到了近十拍的样子。

    看着潘西齐那轻松自若的样子,贾非凡一边气喘吁吁的尽力奔跑回球,一边在心里直骂娘。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在一场业余比赛中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但是观众的欢呼声又实实在在的提醒了贾非凡这并不是一场梦。随着潘西齐在场面上占据的绝对主动,观众居然开始倒戈了。每当潘西齐打出致胜好球,现场便一阵欢呼叫好。观众们用力的为潘西齐鼓掌加油,似乎都忘了他们本来是为了看贾非凡横扫对手而来的。

    不过对于观众来说这又有什么区别呢?贾非凡又不是他们家亲戚,是谁规定就只能给贾非凡加油。由此可见,观众几乎是世界上口味变换最快也最无情的一群人了。

    感受到场边氛围的变化,贾非凡也是深感无力。此时他已经无法去顾忌观众的心理,现在他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从潘西齐手里拿下一局,因为比分已经来到了3:0。

    另一边,沉浸在力量提升的喜悦中无法自拔的潘西齐,觉得这场比赛真是太爽了。此刻的他,内心有一种声音在不停地回荡:“试试更强的力量吧,二分之一、四分之三、甚至全力!”

    “对,我不想再要被束缚,我要感受一下我的身体极限!”不知为何,一直以来都很冷静克制的潘西齐此刻却有着强烈的冲动,他已经不满足与三分之一的力量与对手周旋,他要展示出更强的力量,让对手完全臣服于他。

    此时,正好贾非凡回出了一记压底线的直线球,这个球力道十足,几乎已经达到贾非凡的极限。这种局面下还能回出这种质量的球,真是实属难得。

    “就是现在了!”潘西齐双手反拍架于身后,就像一门已经摆好位置的火炮,而对方的来球就是那个火引子。网球似乎点燃了潘西齐身体的某种能量,一股与之前不一样的感觉在身体里涌现。

    一记暴力双反,网球直接化为一道虚影从潘西齐的球拍下飞出,快速飞行的轨迹让贾非凡根本无法判断球的落点。

    “什么?他的回球更快了!”好不容易适应了潘西齐的球速,没想到这一拍,球速又比之前提升了许多。没有一丝机会,贾非凡根本没有试图去回球,因为他知道那样只是徒劳而已。

    “这样的球速,已经达到世界排名前二十的球员所展现的速度,远远不是我这个级别的球员能够抵抗的了。”终于,高傲的贾非凡低下头,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与潘西齐的差距比想象中的还大。

    “嘿嘿,这还不是我的极限,下一个球,我将再次提升我的球速!”见二分之一力量的回球威力巨大,潘西齐心中十分畅快。此刻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变成了无所不能的超级战士,在网球场上要毁灭一切对手的存在。

    下一个球,潘西齐全身能量再次提升,他已经做好准备再次刷新众人对他力量的认知。对准来球,屏息运气,潘西齐快速挥动全拍,就要给对手以致命一击。突然,一种灼烧的感觉“腾”的一下从他的小臂升起,并且以极快的速度传向大臂。一时间,整条右臂就像被点燃一般,超强的疼痛感像无数把利刃在切割着他的肌肤。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潘西齐瞬间失去了对球拍的控制,已经无法再顾忌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网球,潘西齐不由自主的扔掉了球拍,用左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右臂。

    “铛”的一声,球拍落地的声音传来,接着则是无人阻挡的网球重重砸在底线附近,又飞快的反弹而起继续朝着场外飞去。

    “咦,潘西齐居然没有去击球,还把球拍给扔了,这是怎么回事?”一直很淡定的肖主任有些意外。

    “哈哈,我早就说了这小子不足为虑。”见意外发生,一直有些郁闷的林飞瞬间来了兴致。

    “多看几回合再下定论吧。”肖主任又眯起了眼睛。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的右臂会出现如此强烈的疼痛感,让我连球拍都握不住了?”此刻,潘西齐心里翻江倒海,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之前因力量提升的愉悦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和愉悦感同样强烈的痛楚。

    左手用力揉搓着右臂,豆大的汗珠不停从前额落下,才一会儿,潘西齐身上汗湿的程度似乎就和早已疲累不已的贾非凡旗鼓相当了。又过了好一会儿,右臂的疼痛感才渐渐消退,变成了一种酸麻的感觉。

    贾非凡也发现了潘西齐的异样,赛场经验丰富的他又从潘西齐的肢体动作中解读出了别样的含义。他压抑住内心的激动,握拍的右手却止不住颤抖起来。因为他知道,一旦他的猜想是正确的,这场比赛的转机就来了。

    由于间隔时间过长,裁判给出了警告,要求潘西齐尽快就位继续比赛。此时潘西齐的右臂基本没什么大碍,之前那种剧痛消失的无影无踪,似乎从未出现过。只有残留的微弱的酸麻感提醒潘西齐这一切的真实性。

    “真是奇怪,居然没事了。”有点搞不清楚的潘西齐摇摇头,捡起地上的球拍,走到了自己的发球区。

    下一刻,他将球抛弃,准备继续大力发球。由于之前的意外,他那种追求更强力量的冲动也被打断,现在只是以三分之一的力道发球,准备尽快结束这场半决赛。

    引拍,挥动右臂,击球!就在潘西齐准备击球的瞬间,一模一样的疼痛感瞬间又布满了他的右臂,无可奈何之下,他又只好将球拍扔掉,赶紧用手去揉搓右边的手臂。

    这次,疼痛感持续的时间似乎更长了一些,带给潘西齐的痛苦也更大。此时潘西齐整个人已经像在水里泡过一样,浑身上下被汗湿了个透。

    连续出两次的意外,场边的观众不干了。有些人甚至吹起了口哨,对潘西齐的表现表达自己的不满。

    “潘西齐,你没事吧?还可以继续比赛吗?”见潘西齐表情痛苦,裁判过来询问他。

    “呃。。。我,我没什么问题。”一边龇牙咧嘴的抵抗疼痛,潘西齐回答道。

    “那就请你尽快继续比赛,不然超出时间的话我就要给出判罚了。”裁判显得铁面无私。

    “好的,我尽快。”潘西齐再次捡起球拍,准备开始发球。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一击球便会出现着这种情况?”潘西齐眉头紧皱,因为他知道,自己如果一直陷入这种怪圈,比赛肯定将无法继续了。

    “难道是我的力量提升出现了问题?我的身体不会承受不住这么强的力量吧?不管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把球发过去再说。”心里隐约有了猜测,潘西齐准备先继续比赛再慢慢找对策。

    这一次,潘西齐又站在了发球线前。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将球高高抛起,而是将球往身前轻轻一抛,紧接着挥拍一弹,将球发了出去。这一次由于力量十分轻柔,意外没有出现,右臂安然无恙。

    “有没有搞错,在这样的比赛中,潘西齐居然使用下手发球!”有位观众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比起平击发球,下手发球的球速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潘西齐之前发球局中动辄190公里的时速,瞬间下降到了悲惨的5、60公里。网球慢悠悠的划出一道高高的弧线,飘向对面的贾非凡。

    对于一记连业余选手都嫌慢的发球,这简直像是送到贾非凡嘴边的一块肥肉,他岂有不吃的道理。早早移动到位,一个闪身大力正手,贾非凡双脚居然腾空了。全身的力量全部集中于球拍之上,贾非凡轰出了一记至今为止他打出的最强劲回球。

    然而潘西齐之所以敢选择这样的发球,就是因为他有信心处理贾非凡的猛烈接发球。贾非凡这个接发球确实很快,但潘西齐还是不在话下。在他看来,自己三分之一的力量还是稳压其一头的。

    快速移动脚步来到球的落点处,潘西齐准备用单反打出一记直线偷袭贾非凡的空档。

    潇洒挥拍回球。“糟糕,又来了!”那种灼烧感居然又出现了,而且比前两次更加强烈。潘西齐“哇”的一声将球拍扔了,疼的已经不顾形象,捂着右臂上蹿下跳,场下观众看着还以为他浑身着火了。

    如果连续出现三次还叫做意外的话,那世间的意外也太多了。这一次疼痛感的再度出现,潘西齐知道问题严重了。自己的身体似乎出现了一种反噬,只要他要打出强力击球,隐藏的疼痛感就会随时爆发。

    看着对面五官因疼痛挤成一团,汗如雨下的潘西齐,贾非凡没有太过意外。这时候,一抹冷笑浮现在其唇边。

    “肌肉拉伤,看来我的猜想是正确的。嘿嘿,刚才不是打的很爽吗?接下来也要让我好好回报你一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