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晋级四强(下)
    “刘明明,注意你比赛中的动作,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我就要给出处罚了。”裁判严厉的声音响起。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一定不会了。”刘明明赶忙向裁判轻声解释,紧接着又迅速来到潘西齐这边场地,捡起自己那把横躺在地上的网球拍,一路小跑的回来了。

    “哇靠,我没看错吧?以前在网球比赛中只见过选手扔拍救球的,这还是第一次见着球拍直接砸人的!这比赛有意思了。”场边观众是不嫌事大,见有热闹看,更加热情高涨起来。

    对于刘明明第一时间的道歉,潘西齐并没有给与回应,只是冷冷看来一眼对方,便起身往自己底线走去。这时的潘西齐,已经在尽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要是再年轻个十岁,估计早就一把把网球拍砸在刘明明那张欠揍的脸上了。

    “该死,这小子居然没有被我激怒,要是他忍不住直接动手就好了,那样先动手的人一定会被裁判驱逐出赛场的。”刘明明对自己的计划落空有些遗憾。他这一招抱得是一箭双雕的打算,能直接伤了潘西齐那是最好;要是没伤着,惹怒潘西齐动手,那也是个不错的结果。

    “不过,被这一意外打乱节奏,接下来他心里应该会起波动吧。毕竟赛场新人最不稳定的便是心态,只要他心态出问题,那么我反击的机会就来了!”刘明明这一招可谓是相当毒辣。

    潘西齐这边,却如同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场上,似乎刚才发生的事与自己无关。那张古井无波的脸让刘明明又多了几分不爽。

    比赛继续进行,刘明明在场上明显调整了自己的急躁情绪,又回复到开场那种稳扎稳打的防守状态。因为他此时正等着潘西齐心态失衡,主动出现失控的情况。

    回出一拍稳定而有深度的斜线,刘明明心里在呐喊:“快失误,快失误吧。”

    然而潘西齐又让他失望了,回应他的是比他更稳定的直线回球。无可奈何之下,刘明明只好又与潘西齐斗起了底线多拍,直线斜线、深球浅球斗了个遍。但是,潘西齐依然像是那堵无情的墙,将他的各种球毫无破绽的回了过来。三十拍后,体力不支的刘明明一个发力狠打,网球远远飞出了界外。

    “5:0,潘西齐领先。”裁判报分。

    意识到自己的盘外招完全没有奏效,刘明明有些绝望了。直到此刻,他才终于承认,今天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取得胜利了。失望至极的他,在接下来的第六局中,几乎没什么斗志,似乎是要率先放弃抵抗了。

    很快,比分被拉开到了40:0,潘西齐获得连续三个赛点,场下观众有些也都已经提前离场了,看来大家都觉得大局已定,没什么悬念。然而,潘西齐可不会让比赛如此简单就结束了,毕竟来而不往非礼也,险些吃了大亏的他,无论如何也要从刘明明身上把场子找补回来。

    这一分,刘明明发球。潘西齐在接发球时突然发力打了一个快速回头球,网球直接冲着还处于回位状态的刘明明就飞去。刚发完球的人最怕追身球,因为过近的距离往往让他们无法做出完整的击球动作。而对于毫无斗志的刘明明来说,更是被吓了一跳。

    措手不及的他见球冲自己砸来,完全来不及腾挪身体,无奈之下只好将球拍往身前一横,非常勉强的把球给挡了回去。由于潘西齐这个球下手力道极重,反弹之下,网球高高飞起,居然给潘西齐形成了一个网前临空高压球。

    潘西齐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似乎早有预料对方会回出高球,早早来到网前。一边双眼紧盯天上的来球,另一边脚下随时调整步伐,以确保最好的击球位置。

    网球快速下坠,眼见到了最佳击球高度,早已举在空中的网球拍瞬间加速,朝网球狠狠砸去。眼看本场比赛就要以一记精彩的暴力扣杀结束,但此时突然意外发生。

    脚下调整步伐的潘西齐此刻似乎由于挥拍动作过猛,全身用力不均,导致脚下一个趔趄,居然险些要摔跤。只见他在身体失去平衡的瞬间,口中轻呼了一声,似乎感到十分意外。然而身体的失衡却不知为何没有影响他的挥拍动作,网球拍依然力道十足的砸中了网球。

    身体连续晃动了几下,紧接着及时调整自己的步伐,潘西齐终于将自己的重心稳住,避免真的在场上摔跤。此时,所有人包括刘明明似乎都被潘西齐的意外给吸引了注意力,却忽略了场上另外一个细节。

    潘西齐在失去重心时砸出的网球,如同炮弹一般,正在空中呼啸的向前飞行。那网球上所蕴含的力量,似乎要把横亘在面前的一切阻碍全部毁灭。下一秒,高速飞行的网球还真的遇到了阻力,不知是什么东西,软软的,热热的。不管了,此刻的网球只想着撞击、毁灭,发泄满身的能量。

    “啊!”一声惨叫响彻球场,所有人都同时看向一个方向。只见刘明明正四仰八叉的躺在网球场上,鼻子两边鼻血爆流,两手却只是摊开,不知为何没有及时用手去捂住鼻子。

    离他最近的那个司线赶忙跑上前,蹲下查看他的情况。

    “喂,你怎么样了?快醒醒!”司线晃了晃刘明明,却见他没有任何反应。此刻裁判也来到了刘明明身边。

    “怎么样了?他怎么没有反应?”裁判问那个司线。

    “似乎是被网球砸中,晕过去了。但我看他呼吸平稳,应该没什么大碍,但还是得送到医务室去看看,比赛肯定无法进行了。”司线答道。

    “好,立刻安排人送他到医务室。”裁判说道。

    紧接着,几个工作人员闻讯而来,还带着一副担架,将依旧不省人事的刘明明就这么给抬走了。

    在刘明明倒地的一瞬间,潘西齐还处于要摔跤的状态。等他稳定住自己的第一时间,便冲到对面场地,与裁判一起关心起刘明明的情况。待刘明明被抬走,他赶忙向裁判说道:“真是对不起,一时脚下没站稳,哪知道完全控制不住球了,误伤了对手。幸好伤势不重,不然我真是罪该万死了。”

    裁判听了心里直翻白眼,心想这还叫伤势不重,都已经昏迷了还想怎样。不过回想场上情况,确实属于意外,并不关潘西齐的事,怪只怪刘明明运气不好,正好站在了球的飞行路线上。

    “这只是意外,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了。”裁判好心安慰潘西齐。

    “谢谢裁判。对了,刚才那个球是赛点,应该是我打出界了,那现在比赛该怎么办?”潘西齐问道。

    “按理说是那个球本来是要出界的,但谁知道偏偏他没躲开,砸他鼻子上了,只能算你得分了。”裁判说道。

    接着裁判向场边观众高声喊道:“6:0,潘西齐获胜!”

    “哗!”场边观众如炸开了锅,顿时高声欢呼起来。与其说他们是为潘西齐的获胜而感到开心,更不如说是为了看到这么一场戏剧性的比赛而感到兴奋吧。

    回到场边,等待多时的大魏立马冲了过来。他一脸兴奋的对潘西齐说:“哇靠,你小子太搞笑了吧,居然靠砸昏对手拿下比赛,我估计整个网球界都没发生过这种事情吧?”

    “哎,谁知道那个球不知怎的就往他鼻子飞过去了,他怎么也不懂得躲开呢?”潘西齐带着几分懊悔的语气回答。

    “那只能说他今天运气不好,他不是也差点用球拍砸中你吗?也就是你沉得住气,要是我,估计当时就找他理论了,直接拿球打他的脸。”说到这,大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脸坏笑的问道:“我说,那个球你不会是故意砸他的吧?”

    “你小子说啥呢?我像是那种人吗?真的只是意外。”潘西齐赶紧正色回答道。

    “也是,要真是你故意的,你小子也太准了点。应该不可能。”见大魏不再追问,潘西齐得意的笑了一下。

    有些读者看到这可能要问了,不是说不给对手送蛋是潘西齐的做人底线吗?这次怎么就破了底线,打了刘明明一个6:0?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潘西齐还有一个做人底线,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就这样,潘西齐戏剧性的晋级了本次上海站单打比赛的四强。但是没有太多的时间留给他庆祝,因为接下来,他和大魏马上就要迎战本次双打比赛的2号种子,争夺一个晋级决赛的名额。

    与大魏匆匆来到双打半决赛的场地,离开赛还有十五分钟。一进入场地,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见到对手。本以为对手还没有到场,哪知场上工作人员过来确认了他们的身份后,告知了他们一个十分震惊的消息,他们的对手,本次双打比赛的2号种子选手,决定退出比赛。也就是说,他与大魏不战而胜,直接进入本次双打比赛的最终决战。

    怀着八卦的心里,他们问那位工作人员对方的退赛原因,哪知道工作人员说出的原因让他与大魏都觉得像被雷劈了一般。原来,那两位双打选手是一对好基友,不知道为了什么事,两人赛前闹别扭,居然决定分手了。要说他们也真是人才,偏偏选择这种时候分手。得知真正原因的潘西齐与大魏互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同时感觉一股恶寒,赶紧把视线挪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