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晋级四强(中)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先顶不住的人是我?”站在原地剧烈喘气的刘明明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潘西齐,却发现对方正举着球拍轻松踱步,似乎之前那几十拍的拉锯完全没有对身体造成影响。

    刚刚的那个回合,他有一种探索自己身体极限的感觉,但无论他怎么坚持,最后输的还是他。因为对面那个人似乎完全化身为一堵移动的墙,没有知觉,没有感情,只是将他的回球一拍又一拍的回过来。

    “不对,他一定在虚张声势,他一定也到了身体的极限!好深层的心思,为了扰乱我的心理,居然装作若无其事。哼,我就不信接下来你还能这么拼!”刘明明似乎也被激发了内心的血性。

    接下来,你来我往的多拍回合又在双方拍下连续上演,可无一例外的,率先放弃的依然还是刘明明。

    “潘西齐1:0领先。”裁判报分。

    局间休息,刘明明在座位上拖延了很长时间,将头埋在毛巾之中,似乎不想让别人窥探他现在的表情。直到裁判连续几次提醒他休息时间结束,他才极不情愿的从座位上站起,慢悠悠的走向自己的场地。站在底线处,刘明明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望着潘西齐,似乎想要把他从里到外看个透。

    潘西齐也感受到了对手的关注,但他并不在意。他比较在乎的是,既然连最引以为傲的多拍相持都输给了自己,刘明明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样的办法来改变场上的局势。

    一位优秀的网球选手,除了自身的技术之外,灵活的场上应变能力也是必需具备的素质。因为在各种比赛中,你会遇到各种性格、打法完全不同的对手,同时场上的形势瞬息万变,能够沉着冷静的应对变化才能让自己在比赛中一直保持良好的心态。

    现在潘西齐一直在做的,便是要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去破坏刘明明的心态,而刘明明此时最应该做的则是拿出有效的应对方式,来改变自己场上不利的局面,保持自己心态的平稳。

    刘明明不愧为比赛经验丰富的业余高手,他确实也给出了及时的应变。

    第二局,刘明明发球。发球并不是他的强项,但在业余比赛中,发个140,150时速的球也算是够用了。潘西齐将球平稳回过,同时稳稳站在底线后一步,准备与刘明明继续进行多拍对抗。

    刘明明依然站在底线后一米处,引拍等着回球。一切似乎都在重复第一局,现场观众也觉得接下来估计又是一分有些枯燥的多拍拉锯战。

    突然,在潘西齐回球的那一刻,刘明明向前一个大跳步,瞬间来到了底线内的场地里。

    “他这是要?”现场不禁有观众惊呼起来。

    “不错,老子要的就是这种出其不意的效果。都以为我只会打相持防守是吧,要知道,我刚开始学网球的时候可是极其崇尚进攻的,只是教练觉得我的身体条件更适合防守打法,才慢慢将我改造成现在这样。”刘明明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突然变化引起的回应。

    来到场地里,刘明明的回球时间瞬间变短,这意味着留给潘西齐的反应时间也相对缩短了。

    “哦,想要改变节奏了?”潘西齐表面依然毫无波澜。

    “小子,装的还挺好,看你待会还能不能继续这么冷静。先吃我一记暴力正拍吧。”接着刘明明对准来球一个正手大力挥拍,居然打出了比之前快了至少百分之五十速度的回球。

    刘明明这招进攻不可谓不突然,因为此时所有人都认准了他只会防守,并不会采取主动进攻。就是抓住对方的这种心理,他在恰当的时间打了所有人一个出其不意。

    望着自己的回球呼啸着朝潘西齐右侧边线处砸去,而潘西齐此刻还愣愣的待在场地中央,一点救球的意思都没有,刘明明脸上不禁现出一丝狞笑。

    “嘿嘿,一个初次参加比赛的菜鸟,还是让老子多教教你,什么叫做随机应变吧。”

    网球以极快的速度马上就要落地,但潘西齐依旧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他甚至只在刘明明出手后看了一眼球,便不再关注球的去向,反而只是站在原地,似乎现在发生的事与他无关。

    “果然还是老鸟厉害,刘明明只是一个主动变化,这个新人似乎就反应不及,连球的都不救了。”场下有观众给潘西齐的表现作出了评价。

    “砰”的一声,网球重重的砸在边线附近。

    “哈哈,主动得分了!”刘明明紧握拳头,挑衅般的朝潘西齐挥舞了一下。

    谁知道,就在刘明明挥拳的瞬间,一声清脆的“out”从司线口中喊出。

    “第二局,0:15,刘明明落后。”裁判紧随而来的播报声就像一记重拳,狠狠的打了刘明明的脸。

    “裁判,我抗议,那个明明是个压线好球!”刘明明赶紧冲向裁判,与裁判申辩起来。

    裁判在得到司线非常肯定的答复后,告知刘明明那的确是个出界球,离边线大概差了几公分。

    “哎,可惜了。”场边的观众似乎在为刘明明这个球感到惋惜。

    申辩无效的刘明明只好无奈的接受了裁判的判罚,垂头往底线走去。

    “小子,算你走运,下次就没这么好运了。”转身的瞬间他还不忘瞪了潘西齐一眼,似乎要把造成自己失误的帐算在潘西齐头上。

    殊不知,在刘明明出球的瞬间,潘西齐就判断出了这个球十有**出界了,因此他也就不再浪费体力去追。只是站在原地,欣赏了一场对手自导自演的闹剧。

    “白痴!”感受到对手瞪他那一眼,他心中只有两个字作为回应。

    自认为自己的完美计划被意外打断,心中极为不甘的刘明明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彻底改变打法,频频复制他的突然袭击式进攻。只要是认为合适的机会,他便不再固守底线后方,而是直接强势上压,想要用攻势压制住潘西齐。

    然而,或许是教练的判断是准确的,刘明明的身体条件还真就不太适合主动进攻,因此接下来他打出的那些进攻居然没有超过三成的成功率,大部分都是主动失误了。

    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进攻下网或者出界,比分已经快速被来开到了4:0,场下的观众有些不耐烦了。

    “我说你行不行啊,不会进攻就别打了,老老实实待在底线得了。”有一位观众终于忍不住了,居然直接喊了出来,顿时现场一阵哄笑。

    刘明明本已经因为自己那低的可怜的成功率有些垂头丧气,再被观众这么一击,脸色立马憋的通红。想自己堂堂七级高手,居然要忍受这样的羞辱,登时对潘西齐的怨恨又加深了许多。

    “都怪对面的小子,要不是他不知从哪突然冒了出来,老子今天也不会如此丢脸。”想到这,脸上的表情不禁有些狰狞起来。

    “差不多了。”见对方的表情,潘西齐知道他心态已经失衡,到了收割比赛的时候了。

    接下来的比赛,潘西齐决定不再陪刘明明继续玩防守游戏,想要加快比赛节奏,尽快结束这场已经没有意义的比赛。

    一记反拍直线挑打,潘西齐快速偷袭了刘明明的正手位,同时,他重心前倾,居然随球来到了网前。

    被潘西齐的快节奏突然打乱步伐,刘明明一时间有些来不及救这个球。他凭着本能尽力奔跑,想要在球飞过之前将球拦下。还好,他的移动能力还算不错,居然追到了。

    正当他准备回球时,他突然发现潘西齐居然已经来到了网前,几乎将他的所有回球线路给锁死了。无论打那个角度,似乎最终的结局都是给潘西齐送上一记完美的网前截击。

    正当感觉无路可走的时候,一个邪恶的想法突然闯入了他的脑海。按理说打了这么久的球,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去做的。但刘明明今天受到的刺激实在太大了,再加上观众的嘲笑,一切的一切就像万钧之力早已将他的理智压垮。此刻的他,一心想的只是要狠狠的报复潘西齐。

    刘明明将将跑到回球处,抡圆正拍,大吼一声就朝球挥去。然而,在球拍触球的一瞬间,意外突起。刘明明的手不知为何居然握不住球拍,球拍如离弦之箭般的飞了出去。而其飞行的方向,正是朝着正站在网前的潘西齐。

    “啊!”眼见球拍就要砸中潘西齐,有些观众吓得高喊了起来。

    潘西齐似乎也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发生。打了这么久的网球,还第一次有球拍而不是球向他飞来。球拍来势极快,闪避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就地一蹲,将整个人藏在了球网背后。

    “嗖”的一声,球拍擦着头皮飞过,砸到了他身后的球场上。

    “对不起对不起,手上汗太重了,一时用力过猛,没抓住,兄弟你没事吧?”事发后的第一时间,刘明明便冲到网前,关心起潘西齐的情况。看到潘西齐似乎安然无恙,一抹可惜的情绪在眼底闪过。

    别人看不到,但离的最近的潘西齐可不会看错。

    “居然在比赛中用这么阴损的招数,以刚才球拍的力道,砸中了必定受伤不轻,搞不好还会破相的。”

    “妈的,敢下如此黑手,看老子不弄死你!”潘西齐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