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晋级四强(上)
    周日,比赛第二天,潘西齐将面临五场比赛的挑战,前提是他单双打都能进入决赛。上午将进行单打八进四、半决赛以及双打半决赛的争夺,下午则进行单双打最终决战。

    潘西齐的第一场比赛是单打四分之一决赛,对手不出意料,是位种子选手。五号种子刘明明是一位与潘西齐年岁相近的高校教师,cta等级七级,也很有希望晋级本年度的年终总决赛。

    刘明明网球球龄并不算太长,也就四五年的样子。但是常年的长跑训练让其耐力十分了得,因此到了网球场上,几乎用之不尽的体能成为了他击败对手的最**宝。可以说,大部分对手都是被他跑不死的防守给磨死的。

    刘明明的网球战术并不算特别主动,没有特别好的机会他几乎不太会先上手向对手发动攻击。因此底线后一米的区域是他最喜欢待的地方,在这个位置既能有足够的距离让对手的球速减慢,又能发挥他跑动好体能足的优势,与对手进行相持战。

    某种程度上,他的打法与刚出道的纳豆有些类似,依靠体能优势采用纯防御打法,等待对手的失误得分。这种类型的选手对于网球运动员的进攻技术有着很高的要求,只要你打出的进攻质量不够好,角度不够刁,对方都能够凭借超强的脚步轻松到位。同时仅仅一两拍的高质量进攻也是无法撕破对方的防线的,因此不仅得进攻好,还得有超高的连续性,才有可能将这种选手的防御破除。

    当然,潘西齐事先并不知道刘明明的这些特点,毕竟对于一个赛场菜鸟,遇到的每一个对手都是遭遇战。他也只能在比赛的过程中,慢慢去熟悉对手的套路,并找出破解的方法。

    第一局,潘西齐率先发球,照例不是很快的上手平击球,150公里时速左右,先试探一下对手。这个球可真不算一个快速球,可以直接进攻,但是刘明明却依旧站在底线一米开外,不为所动。等球经过长距离飞到他身前时,球速已经降的很厉害,力量也没剩多少了。

    这时,刘明明才一个正手挥拍,将球回了过去。他回了一拍斜线,为了不挂网,球的弧度有点高,力量也不算太大,球正好落到了刚发完球的潘西齐脚下。

    “咦,居然回球这么软,线路也如此常规,似乎威胁比前几轮的对手还小啊?”潘西齐有些疑惑。

    “不管了,既然送上门来,我就不客气了。”见此时对方反手空档大开,击球速度与角度又合适,潘西齐便一个闪身正拍,轰出一记直线,准备偷袭刘明明的左边底角得分。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眼看球很快便砸到了潘西齐想要的那个落点处,似乎马上就是一个完美的变线得分。

    “不对,应该没这么简单。”潘西齐突然觉得这分球应该还会有波折,不会如此轻易的结束。

    果然,他刚想到,就发现刘明明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左边底角处。对于刘明明来说,潘西齐的这拍直线回球正是他想要的。让对方以为获得很好进攻机会,大力攻击他反手,但殊不知此时对方自己的反手位也同样门户大开了。

    虽然不会主动进攻,但并不代表他不会借力。像他这种选手,往往最有威胁的一刻便是对方刚打出一记暴力进攻之后的那一拍借力反击。对方施加在球上的力量将被他完美的借用,从而回出一记更加快速的进球。

    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潘西齐的直线球看着虽快,但在刘明明眼里,简直是最好的反击助力。他早早到位,双反引拍拉满,对准来球一个反打,网球居然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回向潘西齐的反手位,而此时潘西齐正处于正手位刚进攻完还没来得及回位的阶段。

    “嘿嘿,不错不错,这拍借力恰到好处,几乎都不需要我发力。要是我每次都能打出这样的回球,不知道能不能和那个变态多抗衡几局。”刘明明显然对自己刚才的回球很满意。

    “果然没这么简单,不过以为这样简单的战术就能在我手里得分,那就太小看我了。”洞悉对手意图的潘西齐,想也不想便往反手位追去。

    场下观众发现此时潘西齐脚下的步伐似乎瞬间加快了频率,就像电影画面加速了一样,十几步间居然就从正手位回到了反手位。在观众看来,刘明明先击出一记很有威胁的反拍斜线,等球离开拍子后潘西齐才反应过来。但不知为什么,等潘西齐追到反手位时,球才刚刚飞到。

    “难道他跑的比球还快?”观众有些愣神了。

    但不等观众细想,潘西齐又发动了新一波的进攻。

    “你能借力,我就不会吗?”迎着来球,潘西齐一记潇洒的单手反拍变直线,网球又被再次改变飞行轨迹,直直往刘明明右边底角飞去。这次可并不是刘明明的主动设计,场面变化超出了他的想象,一时间他有点手忙脚乱了。

    由于低估了潘西齐的移动能力,他以为潘西齐基本无法追到自己的回球,已经准备庆祝得分了。直到他发现潘西齐居然回防到位,还顺手击出一记直线时,他就感觉这个球有可能救不到了。

    然而,他敏捷的移动能力也不是浪得虚名的,虽然离着老远的距离,他还是瞬间启动,两脚如踩了风火轮一般,拼命朝自己正手位赶去。眼看就要来不及了,他与球还有那么一臂的距离,最后关头,他突然一咬牙,一个大跨步滑步,硬生生在球飞过之前用自己的球拍碰到了球。

    “庛!”一阵刺耳的球鞋摩擦场地的声音响起,可想而知这次刘明明与球场地面来了一次多么激烈的摩擦。

    可是虽然球拍碰到了球,但由于身体失去了平衡,刘明明已经彻底失去对回球线路的控制。他只能勉励一挡,将球高高挑起。遇到这种机会潘西齐可不会客气,看准来球的他早早来到网前,对着急急下坠的网球就是一记暴力正手,临空扣杀得分。

    直到网球高高飞出底线,现场的观众才回过神了,瞬间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在一场业余比赛的第一分就看到如此多变的战术,简直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了。

    “可恶,看来小看这小子了,没想到反被他戏耍了一道!”看着对面依旧冷静的潘西齐,刘明明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要知道,这招偷袭可是他的拿手好戏,以前对上水平一般的选手基本上没有失手,就是高水平那几个在没有防备之下,也很容易被他得手。可眼前这个对手明明是第一次和他比赛,按道理应该毫无防备,怎么到后来反而是自己被打了个出其不意,吃了个小亏。

    “看来对方一个无名小卒,闯进高手如云的全国赛八强,也不是完全侥幸。接下来还是得拿出几分真本事了,不然要是像齐宵那个白痴一样大意失荆州,那可真要被人笑掉大牙,就是进入年终总决赛也要被那几个家伙耻笑的。”第一分潘西齐的惊艳表现看来稍微引起了刘明明的重视。

    但是在其心里,还是不认为潘西齐就能击败自己,哪怕对方之前赢了与自己差不太多的齐宵。因为这些站的巡回赛比下来,虽然总有几个黑马在前几轮爆冷赢了种子选手,但一旦进入八强以后的比赛,等所有人亮出真正实力,便没有任何黑马还能继续存活了。而潘西齐就是刘明明认为的那种偶然爆冷的黑马,自己则是终结对方黑马之路的最好人选。

    第二分,潘西齐继续发球。刘明明显然吸取了第一分的教训,平稳回过球后就老老实实在底线待着,不再主动发起什么变化。他现在要把比赛拖入他最擅长的节奏之中,等待对方主动变化,进而主动失误。

    就这样你来我往了五六拍,潘西齐算是看出了点门道。“原来第一分是想给我个下马威,现在开始才是对方的真正打法啊。怎么遇到个缩头乌龟了,看来是等着我进攻呢。既然对自己的防守如此有自信,那我就看看咱两到底谁先失误。”

    不得不说潘西齐这个计划颇有几分狠毒,他在场上遇到对手之后,往往喜欢与对手拼对方自认为的优势技术,等到对手发现连自己最长处也无法与潘西齐比拟时,心态的崩溃就是自然而然的了。这次看来又该刘明明倒霉了,被潘西齐猜出他最依赖的是自己的防守,潘西齐就决定与他拼防守,从正面击溃他。

    接下来的比赛,场下观众惊奇的发现,潘西齐似乎也往底线后退了一小步,同时回球不再有明显的攻击性,而是保证不失误。就这样,双方持续打了近三十拍,网球还在乒乒乓乓的回来回去,场面看起来像极了和平球。

    比赛进入这种局面,可让刘明明犯了难了。以前的对手,哪有那么好的耐性和他进行底线对磨,要么进攻实力强通过组合球打死他,要么就是被他磨得失去耐心主动失误。现在倒好,眼前完全出现了另一个自己,赫然也摆出一副陪你磨到底的架势。

    又打了十拍,这一分持续了惊人的四十拍,双方还是没有主动变化发起进攻的意思。刘明明却率先扛不住了,不是他想要主动变化,而是身体上有些跟不上了。如此多回合的跑动,双腿处于无氧运动,就如同灌了铅块一般,实在跑不动了。

    终于,在潘西齐又快速到位回出一记并不太快的正手反斜线时,站在场地中央的刘明明居然不跑了,整个人站在原地,两眼目送网球飞出底线。

    “30:0,第一局潘西齐领先。”裁判报分声响起。

    短短两分,刘明明就被潘西齐给整治的欲仙欲死,此刻他似乎开始意识到,这场比赛自己算是踢到铁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