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布局
    “林总,今天的八强名单出来了,请您过目。”秘书恭敬的将一份名单递上。

    林飞“嗯”了一声,接过了名单,开始漫不经心的用目光扫视上面的名字。这份名单上,居然有六个名字都属于本次比赛的前八号种子。而剩余的没有晋级八强的四号与七号种子中,七号种子已经被他儿子林腾轻松横扫了。

    “潘西齐,cta5级?”看到这,林飞不禁眉头一皱。

    “小张,这是怎么回事?那个四号种子齐宵呢,为什么名单上出现的不是他?”

    “林总,齐宵是被一名叫潘西齐的选手给打败了,据现场回报的消息,场面还很悬殊,林宵基本没什么机会。”秘书赶紧回答道。

    “不对啊,这不是写着cta5级吗?怎么可能七级的选手一点招架之力也没有?”潘西齐的异常表现成功引起了林飞的注意。

    “这个姓潘的什么来头你们查过没有?我可不希望本次比赛有任何意外因素影响到林腾。”林飞严肃的声音响起。

    “本次比赛的八强选手我们都查过背景了,除了少爷以外,其他六人都是cta巡回赛的常客,也是前几名的热门人选。而这个潘西齐,可以算是这次比赛的一匹大黑马。第一天连赢三场晋级八强,并没有遇到什么实质性的挑战。我们查过他的参赛经历,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个级别的比赛,以前从来没有参加过别的正式比赛,也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

    “哦,这么说来,这个姓潘的是个隐藏在民间的高手,恰好选择这次比赛要崭露头角啊。”

    “林总,我们还发现除了单打比赛,潘西齐还报名了双打比赛,也是连胜三场,已经进入四强了。”

    “哟,还是个全才。给我密切关注他接下来的动向,我可不希望就因为这么一个未知因素,把我的全盘计划给打乱了。”

    “是,林总。不过会不会有些小题大作了。这么一个人,绝对威胁不到少爷的。再说他和贾非凡一个半区,恐怕根本走不到少爷面前吧?”秘书好奇的问。

    “哼,到了我这个岁数,你就会知道小心为妙的意思了。这次比赛,我动用关系隐藏了林腾的专业背景,还将他与贾非凡分到两个半区。一来既能避免他俩过早相遇,二来贾非凡也能替他扫除其他的对手。只要林腾与贾非凡在决赛中相遇,那么林腾进入北京队的事就算是成了。毕竟对于一个没什么出彩成绩的网球退役运动员来说,是几乎不可能抵挡住进入跨国公司就职的诱惑的。”

    “为了少爷,林总真是煞费苦心了。”张秘书由衷的赞叹了一句。

    “哎,天下的父母,有哪个不会为自己子女扫清前进的障碍呢?再说林腾那小子,也确实争气,网球训练既刻苦,又有悟性,在美国那几年,可真没少吃苦。其实他完全可以在美国出道,但这小子非闹着要回国振兴中国男子网球,我拗不过他,也只能助他一臂之力了。”说到自己儿子,林飞脸上少见的露出了笑容。

    “要我说,少爷这可是有着高尚的爱国情操,小小年纪就懂得报效祖国,为国争光,真让我们汗颜啊!话又说回来,这也是林总您教子有方啊。”知道林飞的性格,张秘书适时的拍了一下马屁。

    “嘿嘿,只能说是这小子有志气吧。”虽然谦虚了一下,但眉眼间止不住的笑意暴露了林飞的心情。

    “小张,给我好好盯着那几个人,有什么情况立马回报。到了这个阶段,不允许出任何差错。”话锋一转,林飞对张秘书再次下达了指令。

    “是,张总!”

    。。。。。。。。

    “老肖,你这个老同学还真够意思,连夜就到上海来了。真是辛苦辛苦。”酒桌上,林飞举着一杯法国二级庄红酒,对肖主任说道。

    “哎,你还和我客气啥。咱们同学多少年了,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吗?这次正好借这个机会,让我亲眼见见你的宝贝儿子,看看美国大网校出来的天才,究竟和我们专业队训练出来的有什么不同。”肖主任红着脸,声音比平时高了几度,看来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这你放心,别的我不敢保证,就我儿子那水平,总之不输你北京队现在那几个。”林飞拍着胸脯说道。

    “好好好,那我明天就等着看好戏喽。对了,你儿子进了北京队后,你之前提到的赞助费。。。”看来肖主任还是很清醒的。

    “我林飞说的话,还能作假不成。只要我儿子进了北京队,每年二百万赞助,分文不少准时送上。”

    “有你这句话,那就成了。来,让我们提前庆祝你儿子林腾的职业网球生涯有一个完美的开始。”肖主任举杯高呼。

    “干杯!”现场的气氛进入了**。

    。。。。。。。。

    潘西齐那边,此刻正和大魏坐在游轮上畅游黄浦江,黄浦江两岸的迷离夜景早让这两人看的如痴如醉,以为自己来到了未来世界。晚冬的上海,还带着南方特有的湿冷。但这两人沉浸在被国际大都市震撼的情绪之中,倒也暂时将寒冷忘却了。

    一个小时的游轮结束后,二人又来到了大名鼎鼎的南京路。由于人实在太多了,两人好不容易才保持不被挤散。

    “潘子,这南京路名气这么大,我看也没什么特别的嘛。这些卖的吃的,北京也多的是啊。”大魏有些抱怨。

    “嗨,这不就是声名在外嘛。就像外地人到了北京,又有哪个不去王府井逛逛呢。”潘西齐边说便吃着一串糖葫芦。

    “这倒是,这些地方是真正的去过一次就不必再去了。就像cd的宽窄巷子、福州的三坊七巷、南京的夫子庙,吃的东西越来越像,卖的纪念品估计也是全部从义乌小商品市场批发的。”

    一边吐槽着,二人一边从拥挤的人群中挤出,转上大路,总算离开了南京路的范围。沿着外滩,几十栋百年外国建筑依次排开,似乎在向来往的游人展示百年前上海滩的辉煌历史。

    走着走着,在一栋法式大楼的街前,潘西齐忽然停了下来。

    大魏一会才发现潘西齐没有跟上,回头看,潘西齐正在一家装修十分精致的名表店橱窗外傻傻的往里看呢。往回小跑两步,大魏想要把潘西齐拽走。

    “哎呦我说,你这是在看什么呢?这个牌子的手表,咱两现在是别想了。喂,你别看了,再看店员就要出来了,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好歹咱两也是首都来的,别让人以为是乡巴佬进城。”

    “再等会,没看我在和我偶像进行精神交流吗?”潘西齐一把甩开了大魏。

    “啥,你偶像?”大魏往里一看。

    “嗨,原来你在看奶牛的海报啊。我倒忘了奶牛是这个品牌的全球代言人了。给哥们说说,你都和你偶像说了些什么啊?”大魏反倒来了兴趣。

    “我说,奶牛,总有一天,我会和你一起出现在这个品牌的每一张海报上。”潘西齐近乎虔诚的说出了这句话。

    见潘西齐一脸真诚,大魏上前摸了摸潘西齐的前额。

    “没有发烧啊?我还以为你被上海的冬天冻感冒了呢。你小子可真敢想啊,这个牌子的全球代言人,是你想当就能当的吗?”大魏摇摇头。

    “总有一天,我不仅要当代言人,还要让他们带着大合同来求我。”说完深深看了一眼海报上绅士的奶牛,潘西齐便离开了。

    “好,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就一定要再来这个地方,和每个路过的人说这个天方夜谭的故事。”大魏对着海报也说了一句,跟上潘西齐的脚步,走了。

    再往前走,就到了苏州河与黄浦江的汇合处。在这里,横跨着一座百年铁桥。桥虽不长,但名气却大的惊人,基本全中国爱看电视剧的老太太都认得这座桥。

    “潘子潘子,快看,那座桥,你是不是觉得很眼熟?”大魏突然兴奋的喊了起来。

    “看着是有点眼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哪里见过了,是咱们初中课本里吗?”潘西齐努力回忆。

    “你连这都不知道,这不就是当年《情深深雨蒙蒙》里赵薇跳桥的地方吗?我记得当时那个情节可惨烈了,我和我奶奶看了饭都吃不下,你说陆依萍咋就那么猛,直接就给跳了?”大魏越说越兴奋。

    带着一脸看白痴的神情,潘西齐张大嘴久久说不出话。他实在没有想到从大魏嘴里会说出这个答案,看来对这个平时五大三粗的糙老爷们,他得重新换一种态度看待了。

    偶遇影视胜地的经历让大魏像吃了兴奋剂,关于小时候看过的影视剧也滔滔不绝从嘴里说出,直到回到酒店也不消停。不过正当经过酒店前台,要上电梯时,大魏突然冲向前台服务员,噼里啪啦开始交涉起来。

    过了一会,大魏带着胜利的神情来到潘西齐面前,把手一摊,说道:“来,给一百块。”

    “做什么?为什么找我要一百块?”

    “你还是不是人,连一百块也不给我?”大魏突然高了几个声调,引得酒店大厅里的人纷纷侧目。

    “你小点声,没看到别人都在看我们?”潘西齐有些尴尬。

    “敢做你还不敢当了。”大魏毫不客气,继续大声。

    “别废话,一百块拿出来。前台服务员说了,今天有标间空出来了,可以让我们换房间。只是不是提前预定的,要补一百块的差额。”

    “哦,原来是这样啊。难道你昨晚睡的不好吗?其实大床房也挺舒服的。”潘西齐有些心疼要多花的钱。

    “哇靠,一百块都不给我,你还是不是男人?”大魏瞬间大吼,这下全部人都看了过来。

    忍受不住大众的视线,潘西齐只好快速从钱包里拿了一张百元大钞交给大魏。

    “哈哈,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大魏开心的跑向前台。

    “妈的,果然还是小看了这家伙,道行不浅啊。”看着大魏的背影,潘西齐咬牙切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