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偶遇
    就在兵不血刃的干掉本次比赛的四号种子选手后,潘西齐顺利的赢得了今天的第二场单打比赛。

    “潘子,你说这赛事组织也太烂了吧,这么烂水平的选手也能当四号种子,居然还是七级选手。为啥我遇到的五级选手反而强的那么变态。你说这种比赛是不是有猫腻?”结束比赛后,大魏一边帮潘西齐收拾,一边问道。

    “你就瞎扯吧,你哪只眼睛看出我的对手水平烂了。要我说,这可是我到现在为止水平最高的选手,远不是我单位的那些人可比的。”潘西齐笑道。

    “什么?就在你手里拿下一局而已,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那一局是怎么拿的。就这样的水平还不烂?我感觉要我上场我都能赢他。”大魏有些不服气。

    “嘿,还真别说,要是换你上场,还真不一定能从他手里拿下一局来。”

    “你丫什么意思?就这么瞧不起哥们?”大魏怒道。

    “你明知道我没那个意思。这么和你说吧,这位四号种子别的不说,手感那是相当的好,能够连续几十拍保持几乎同样的回球深度,在这样的基础上甚至还能加力,在业余选手中算是非常难得了。”

    ”并且他的战术意识非常好,线路划分很合理,在左右调动中,很容易获得得分的机会。”

    “你把他夸得这么好,为啥在和你比赛的情况下被你打的满地找牙?”大魏问道。

    “这么说吧,不仅是网球,可以说各个小球运动都有同样的问题,就是你如果每个技术环节都比对手差一点,那么积累起来的综合效果可不是相加的,比对手差一点;而是相乘的,比对手差出好几个级别去了。即使你相对一般人是高手,但是在对阵各环节都比你强一点的对手时,也几乎是没有还手之力的。”潘西齐给出了解释。

    “就像在网球职业比赛中你经常看到顶尖选手会给普通选手送蛋,甚至送双蛋。这并不意味着普通选手的水平很烂,甚至还不如业余选手。只能说他们的各项技术存在一定差距,综合起来就会变得很明显。普通选手与高手训练的刻苦程度几乎都是一样的,技术相对业余选手来说也是非常先进的。那些你眼里的差选手,要是放到业余网球界,那几乎也是不可战胜的神话了。

    “你的意思是说,那位四号种子本身水平并不差,只是各方面都和你有一点差距,所以才输的这么惨吗?”

    “嗯,可以这么说吧。”潘西齐揶揄的回答道。他没好意思和大魏说明,那位四号种子各方面并不是和他只有一点差距,怕打击大魏脆弱的小心灵。

    “妈呀,四号种子七级选手在你手下都走不过几招,你的真实实力得有多强啊!看来让你替我报仇还真是有戏啊!”在大魏的说笑声中,两人又赶紧背上网球包,急急朝第二轮双打比赛场地赶去。

    第二轮双打比赛他俩遇到了一对年轻组合,看样子似乎都是大学生。两人似乎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在场上表现的十分生涩,甚至还不太习惯有裁判与司线的场面。

    然而,能参加这种全国级别的比赛并且打进第二轮的,都没有什么泛泛之辈。两人缺点是年轻,经验不足;但优点也是年轻,体能好,力量足。

    两人在场上就像不要命的挥洒着自己的青春能量,球场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他们狂放的足迹,让人不禁感叹一句:“年轻真好!”

    虽然潘西齐和大魏都很羡慕对面两位年轻对手的活力,但是比赛毕竟是比赛,一旦开始还是不能含糊的。一开场,他们便摆出了经典的“潘氏站位”。这倒让两位年轻人有些稀奇,一直以来他们对打的基本都是双底线站位,只有非常合适的情况下才会来到网前收割比分。这么一开场就有一人主动蹲在网前的情况还真是头回见。

    年轻人毕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管你三七二十一,大力抡就是了。第一轮那两个老炮,就被他们一顿乱拳给打趴了。第二轮自然不用说,继续抡吧。

    这个战术真别说还有点效果,一上来潘西齐就不太适应。毕竟一直对阵的选手都是偏底线控制型的,会拿捏自己的击球力度。但这两学生,完全不管不顾,每一拍都发足了力,似乎想要把网球打爆。要是就一个人抡还好点,但是这两人真不愧为搭档,你方抡完我方抡,完全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对方有几个失误,但居然也打出了几个制胜分。潘西齐不得不感叹团结的力量。一对配合完美的搭档是完全可以抗衡一个底线顶尖的选手的。

    但是,而立之年的潘西齐已经不是年轻小伙,他有他自己的处世之道。他知道,过刚则易断。对付这种不管不顾的毛头小子,最好的办法便是以柔克刚。只要想办法让他们有劲使不出,胜利也就收到擒来了。

    想好对策的潘西齐,便不再和对方继续进行底线正面对抗,而是化身一名削球手,和对方玩起了“缠”字觉。你刚任你刚,你强任你强。再快再重的球,被潘西齐这么一削,就轻飘飘软绵绵的回过去了。

    这下俩小伙子可不爽了,他们追求的就是互怼底线的极致爽感。可现在,对面根本不接招,就像一拳打进了一团棉花里,一点反应都没有。

    潘西齐的发球,还藏着一个很大的陷阱,等着小伙子往里跳。别看那球轻飘飘没啥劲道,但是上面的旋转可比看着强多了。只要没有看准击球点,力道大了直接就打出个冲天炮。力道小了又拉不起足够的过网高度,必定下网。

    就这样,在潘西齐的一削接一削之下,两位小伙子越来越急躁,到最后完全化身为无脑**型打法,司线都快要找不着球飞哪去了。

    很快,6:2结束战斗,潘西齐组合昂首挺进双打第三轮。

    这场双打比赛咱们似乎把谁给忘了,哦,还有大魏蹲在网前呢。大魏蹲的退都快麻了,一场也没能捞到几个球打。原来刚开始那两小子力道太大,即使在他击球区域内也不敢冒险下手。到后来,潘西齐改变打法后,两小子的回球就开始不着边际了,除了他的发球局,其他时候压根就没让他摸着球。

    大魏这种情况,应该可以算是躺赢了吧。不知道他在此刻的心情,究竟是应该开心还是郁闷。

    打完这场比赛,已接近中午,比赛暂停,所有选手吃午饭。

    从组委会那领到了两盒套餐,潘西齐与大魏随意找了个地方便开始进食。

    “靠,这也叫做豪华午饭,连个鸡腿都没有,只给配个小刺根。真不知道交的报名费他们都花哪去了?”一边抱怨,大魏一边狼吞虎咽着。

    “你丫就别抱怨了,你还有个刺跟,我领到的这盒,只有两根肉丝。”潘西齐郁闷的骂道。

    “哈哈哈哈哈,这样一来我心里就平衡了。和你那份一比,我这个确实算豪华了。”大魏幸灾乐祸。

    “妈的,被你说的我都没胃口了。不吃了。”潘西齐把盒饭往边上一放。

    “不是吧,你今天这么多比赛,不吃饭哪行,体力跟的上吗?”大魏问道。

    “这算什么,我每场比赛都不超过半小时。再加上今天下午的两场单双打,满打满算也就三个小时而已。要知道那些职业网球运动员,有时候一场比赛能打四五个小时,甚至更长。”

    “哇靠,那还不把人累死。”大魏惊叹道。

    “那可不,所以说,能当职业运动员的人都不是常人啊。”

    “这样啊,那我就把你那份给吃了啊,别浪费粮食。”不等潘西齐回答,大魏赶忙将潘西齐的盒饭抢了过去。

    两人吃饱后,不,是大魏吃饱后,两人在旗忠网球中心瞎逛,当做饭后消食。转着转着,突然发现前面一片外围场地围满了人,还爆发出阵阵欢呼声。

    两人也是有热闹就凑的主,赶忙上前,拨开人群挤了进去。原来,此刻正有一人在网球场上进行训练,对面一人似乎是他的教练,正在给他在场地上摆点位杯。

    按理说,一场普通的训练是无法让这么多人围观的,但有趣的就在于这人的训练方式上。教练在他的对面场地左中右三条线上各摆了三个点位杯,接着连续给他发了三个球,每个球间隔也就一秒钟。

    “啪,啪,啪”,只见那人快如闪电的三次闪身正手,三个网球被连续击中,如三支利剑一般的分别朝对面的点位杯砸去。紧接着,点位杯被击中的声音依次传来。再看场地上,杯子已被远远击飞了。

    “哗”,围观观众瞬间爆发了剧烈的掌声,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不过那人似乎并不在乎场边人的反应,而是面无表情的示意教练,继续摆杯子。

    接下来几次,不论教练将点位杯摆在什么位置,那人都弹无虚发的将网球回到那个位置,引得观众惊呼连连。潘西齐也不禁鼓起了掌,回头的一看大魏,却呆了。

    只见大魏紧握双拳,正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人,全然没有欢呼的意思。

    “大魏,你没事吧?”潘西齐伸手捅了捅大魏。

    大魏这才回过神来,转过头对潘西齐说道:“潘子,你给我瞧好了,这就是欺负老子的那个小子,现在还这么张狂的在炫技,有机会一定替我好好收拾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