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齐宵
    cta7级:此等级球员可以很好的控制力量和旋转球,并开始处理步伐,能控制击球深度,并根据对手情况变换战术。可大力击出一发并准确控制二发。双打比赛中网前具有攻击性。建议参加业余排名赛中的精英赛、全国和省级比赛或相近级别的其他比赛。

    大家好,我叫齐宵,今年21岁,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我平时没有太多爱好,除了学习就是打网球。我是从初中开始爱上打网球的,从那时起我就想要把网球当成一辈子的事业。

    但是由于课业压力较重,网球也只能当**好在业余时间玩玩。似乎是老天爷赏饭吃,我发现我在网球上的悟性很高,虽说花的时间不算多,但我网球水平还是提升的很快。

    也没什么受过专业训练,我就击败了许多想要进专业队的选手,在我们市网球圈还闯出了点名气。凭借网球上的特长,高考时我特招上了省会一所重点大学,算是这么多年打网球给我带来的最大好处。

    进入校队后,我人生第一次接受了教练的指导。校队教练是个退役的专业选手,他说我的身材特别适合打网球,是个好苗子。只可惜没有从小走专业道路,技术已经定型了,几乎没有走职业选手的可能性了。

    教练对我的评价让我很受打击,毕竟把网球当成事业是我从小的梦想。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沦,我又重新振作起来,我一定要用自己的行动证明教练的看法是错误的。

    从那天起,我更加刻苦的进行网球训练,甚至有些疯狂。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基本都是在网球馆里度过的。为此我翘了许多课,耽误了不少学业。甚至连谈了两年的女朋友因为抱怨我没时间陪她也和我分手了。

    但是,我管不了这么多了。只有通过艰苦的训练,才能使我的水平进一步提高,才能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近。

    渐渐的,我的付出获得了回报。我的网球水平越来越高,在校队里已经难觅敌手了。甚至在全省举办的大学生运动会上,我也摘得了男子单打的冠军。就在我以为自己已经无限接近专业队时,教练却又给我泼了冷水。他说我以我现在的水平,在业余选手里算是不错的,但离专业队还是有着很远的距离。

    甚至由于我们省不是网球大省,因此业余网球水平在全国也不算太高。我虽然在省内比赛屡获佳绩,一旦放眼到全国的业余网球界,也就不算是拔尖的了。

    好,既然参加省内比赛不能说明问题,那我就参加全国性的比赛。从此以后,只要有cta举办的巡回赛,只要时间允许,我基本都会参加。在这些比赛中,我对阵了全国各地的业余高手,还真让我开拓了眼界。

    虽然不再像在省内那样没有敌手,而是有胜有负。但是失败的那些比赛不仅没有让我受挫,反而还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心。因为在这样云集全国业余高手,甚至还有退役专业选手的比赛中,我的水平受到了大家的充分肯定。一般选手自然不在话下,基本上都是轻松取胜。就是输掉的那几场,也几乎都是对阵的退役选手或者受过一段专业训练的半专业选手,并且在场面上还是完全有机会取胜的。

    就这样,由于前些站比赛的优异表现,我在全国业余巡回赛的积分榜上高居第四,cta等级分也来到了七级。只要在接下来的上海站比赛中取得好成绩,就几乎能够锁定年终总决赛的名额,在等级上达到业余选手最高的八级也只是迟早的事了。

    我还是第一次来上海,上海不愧为我国第一大城市,有着魔都的称号,那气势远非我家乡小城可比。甚至本次比赛场地都是举办上海大师赛的场馆,这里的一切都令人十分兴奋。

    看到上海的第一眼,我就决定以后要在这里扎根。只要我成为职业网球选手,就能挣到不菲的奖金,到时候也有在上海立足的能力了。

    不过路还是得一步步走,本次上海站比赛级别高,着实来了不少高手,甚至连好几站没参加的原北京队退役选手也现身了。我看了对阵签表,由于我们都是种子选手,第一轮轮空,要到半决赛才能遇到。哎,真是令人不爽啊,这次估计打进决赛的机会不大了。虽然我对自己的网球水平很有自信,但现在就对阵原北京队的优秀选手,还是早了点。不过再过两年,相信他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了。

    由于第一轮轮空,因此当其他选手都在激战的时候,我却并没有什么事。四处逛了逛,看看其他选手的比赛,却都相当乏善可陈,没有令人惊喜的选手出现。看来这次比赛的前几名,还是我所熟悉的那些人吧,这里面当然包括我自己喽。

    终于,无聊的等待时光过去了,我早早来到5号场地,进行热身运动。过了一会对手还没出现,不会是弃权了吧。不过遇到了我,也和弃权差不多了,还不如别出现了,省的我还得出手。

    没想到,离开赛十分钟的时候,对手居然赶到了,边上还有一人跟着,似乎是他的搭档。哎,看来想偷懒是不成了。来了也好,就当热身吧。不过对手才五级,对,签表上好像是这么写的,似乎也起不到什么热身作用。至于他叫什么,对不起,对于低级别选手我从来不在意他们的名字,反正都是我前进道路上的垫脚石。

    很快,结束热身运动后,比赛开始了。看对方年纪比我大,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还挺让人有好感的,也就不耍他了,早早打完收工吧。

    一般和低水平选手比赛,我只要保持球的深度,基本不用怎么主动进攻,他们就会主动失误的。要是我打开角度进攻,那对方更是坚持不了几个回合。

    一开始我也是这么做的,底线相持,保持球的深度接近底线。然而,情况并没有如我预想的进行。怎么我打了十几拍,对方还是稳稳的把球回了过来,甚至球的深度一点都不比我差。

    这可让我有点吃惊了,一般的五级选手,在这样的深度情况下击球,是肯定会比我先失误的。然而今天的对手似乎对这种球非常适应,从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焦躁的神色。

    有点意思,既然底线这么能扛,我就加点力吧。我又多加了两成的击球力道,此时的球,不仅落点深,球速也变快了,一般六级的选手,应付起来也会有点吃力的。

    然而,意外再次出现了。又过了十来拍,我并没有等来预期中的失误,反而对手完全跟上了我的节奏,力道也和我完全相同。难道是我太小瞧他了,看来还是一个底线高手嘛。

    不过就这样还是无法让我对他另眼相看的,网球是一项综合性的运动,仅仅有好的相持能力是远远不够的。根据对手情况变换战术,这可是我们七级选手才能熟练掌握的能力。现在,就让你感受一下和高级别选手的差距。

    就在又和他相持了四五拍之后,我们第一分的相持回合达到了惊人的二十多拍。在这个阶段,一般选手可能都已经适应了这个节奏,很难再作出改变了吧。但是,这就是我和一般选手的不同。

    就在对手回出一个贴近底线的回球时,我准备用正手击球。我的右手引拍很饱满,给人感觉是要继续保持球的深度与力度,打出一拍有力的正手。但是,等球飞近时,我本要大力击向网球的球拍忽然停顿了下来,接着重重一削,出其不意的放了一个小球。

    球的力度,完美,落点离网前很近。弹跳,完美,应该不会很高。旋转,完美,强劲下旋十分饱满。哎,又是一个经典的多回合得分,估计教练看了也会夸奖我吧,我嘴边的弧度不禁高了起来。

    什么!对方怎么出现在了网前?这不可能,按道理他应该完全被我骗到,只能傻傻站在底线看球落地才对啊!为什么他的脚步那么快?他似乎早就预判到了这个球,已经来到球的落点了。

    不!他要做什么?他居然对球轻轻一挑,将其吊到我的网前边线处,反对我放了一个小球。糟糕,我已经完全来不及了。就在步子还没迈出的一刻,网球已经落地滚出场外。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了不对,对手似乎远不是五级选手那么简单。不过这第一分球,双方都属于试探阶段,也不能说明全部问题,毕竟我也有我的后手没有使出来。

    接下来,场面再度失控了。我开始打开角度与他进行底线大范围对轰,但是无论我打出如何刁钻的角度,对方都能轻松到位,将球以更大的角度回过来。为什么?为什么我所有的回球都被他预判到了,难道他能知道我脑中的想法?

    很快,我就丢掉了第一个发球局。这可是之前对阵低阶别选手没有发生过的。今天的一切似乎都格外反常,本想在他的发球局中有所作为,但是却输的更惨,底线对抗上我渐渐跟不上他的节奏,脚步似乎越来越慢,离球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在对阵一个从没有打过的高手,这种无力感远超之前输掉的那几场比赛。在那些比赛中,我感觉还是有赢的机会,只是关键球没处理好。但是这场比赛,我看不到任何赢的希望,甚至我要取得分数,都变得极其的困难。

    我现在一定很可怕,我能感觉到自己双眼爆红,喘着粗气,那样子一定很狼狈。但是,除了更快的奔跑,我没有任何的办法。对方似乎化身为网球之神,在他面前,想要胜利似乎都是对神的亵渎。

    渐渐的,我从内心里屈服了他,我不再想要和他对抗,只是静静的等待着比赛的结束。没有任何意外,我以1:6输掉了自己上海站的第一场比赛。

    我叫齐宵,是一名立志以网球为职业的大学生。今天输给了一名五级选手,他的名字叫潘西齐(赛后我偷偷的又看了一眼对阵表)。教练说的可能是对的,我还是回去好好学习吧。毕竟连一名五级选手都赢不了,又何谈什么网球梦想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