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双打第一轮(下)
    第二分,cd组合经过前几拍的积累,通过一个大角度调动,将潘西齐远远调出了场地。虽然潘西齐能及时追到这个正手球,但回过去后自己已经无法及时回防,对手只要将球拦截在后场,就能轻松得分。

    场上形势似乎对潘西齐组合极为不利,眼看就要丢掉这一分,但潘西齐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担忧。他几个大跨步赶到球前,接着正手一记小提拉,将球回了过去。

    网球划出一条很大的弧线,正好落在网前选手的脚边。而此时网前选手站位离网只有一米,这种球对于他来说难度太大了。匆匆降低重心,将球拍贴地,想要按照教练教的回出一个反弹球。但是网球一接触球拍的时候,他就知道坏了。

    球身上传来的剧烈旋转在疯狂摩擦着他的球拍,他完全无法控制回球路线。在离球网这么近的距离,恐怕就是他那个专业的教练在场,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此球。

    原来,在正手提拉的瞬间,潘西齐极为快速的抖动了一下小臂,使回球带上了强烈的旋转,过网急坠。这种球,在专业选手里是打穿越常用的手法,基本上网前没底气的选手,是很难处理好的,失误率极高。

    果然,网球离开cd选手球拍后,毫不客气的一头撞进网带,下网了。

    “那小子的穿越球有些门道,你小心点。”看出潘西齐回球的异常,另一人谨慎的提醒了队友。

    “放心好了,这两球我是一时大意了,接下来不会了。”网前选手嘴上虽然还在逞能,但心里已经开始不安了。

    因为根据潘西齐前两个回球,以他现有的水平,接十次也不一定能有一次成功的。但毕竟只有两分,他内心里更愿意将其归结为潘西齐恰巧打出了这个效果的回球,一切只是意外。

    在网球场上,只要是和潘西齐对阵的选手,似乎会觉得场面总是往自己所不希望的方向发展。就拿现在来说,网前选手希望潘西齐只是偶尔打出穿越好球,但接连的打脸立马就到。

    第三分,潘西齐居然在发球后紧接着放了一拍小球。要知道,双打比赛中,对方有一个选手在网前的情况下,放小球几乎相当于找死。对方只要几步就能跑到,然后有无数的得分线路可以选择。

    眼看潘西齐放出了小球,网球以缓慢的速度飞向网前选手的另一侧。这时他的队友还身在底线,离球太远,自然该由他来处理。看他的动作也正是如此,大好的得分机会绝不会拱手让人。

    他只几个小跳便来到预判的落点处,早早弯腰举拍,双眼放光的盯着渐渐靠近自己的来球。

    “嘿嘿,小子,我就知道前两个球只是意外。我已经站在网前居然还敢放小球,不知道该说你傻还是死心眼,这一分我就不客气收下了!”

    但他不知道的是,潘西齐就是依靠这一手小球打哭了老王。要是老王在场,一定会打呼一声:“小心有诈!”

    可惜老王并不在场,即使在的话估计cd选手也听不进去他的话。这时,网前选手眼里只有那个绵软的小球,他甚至在脑海里设想了无数种得分的方式,想要从中选出一种最能羞辱对手的来挽回自己的尊严。

    看球速较慢,最终他放弃了那些花哨的方式,决定直接临空截击,快速将球杀死。早早将球拍挡在网前,就等绝杀那一刻。

    下一刻,网球终于要飞过球网了。

    “不对,要下网吧?高度这么低,似乎过不了网了。”他有些不确定。

    “靠,居然过来了,但是只是贴着球网过来的。这种球没法临空截击啊,高度完全不够!还是落地再处理吧。”

    分析了现在的局势,他决定放弃原先计划,执行新方案。他赶紧将球拍往回收,避免过网击球。同时微微引拍,等网球过网落地反弹后就给出致命一击。

    网球擦过网带,几乎是贴着球网,直接下坠。这有些出乎网前选手的意料,因为在决定不第一时间截击后,他又往后退了几步。但现在网球落点比他预估的离球网近的多,他立马显得离球有点远了。

    不过还来得及,毕竟网球还要落地反弹,这时间足够他再调整步伐了。正当他准备移动脚步,意外又出现了。网球落地后基本不反弹,在腾空极低的高度后,还加速往回飞去。

    这一下可要了网前选手的命,这么一来球离自己更远了。身体快速前倾,球拍尽可能伸长往前够。但由于球回头速度太快,网球居然在碰到他球拍之前率先触网了。

    “哈哈哈哈。”

    就在他石化在当场的同时,对面网前似乎传来了不合时宜的笑声。原来是大魏,他蹲在网前,在最近的距离看了一场好戏,简直快要笑破肚皮了。

    让我们以大魏的视野重温一遍他看到的情况。潘西齐放出小球,对面选手一个饿虎扑食,几步来到这一侧网前,早早举拍等着截击。可是等球飞过球网,对方似乎改变了主意,后退收拍。等球落地后,对方又赶忙前冲救球,最后连球毛也没碰着,丢分了。

    可以说,这真的是起了个大早,赶了趟晚集。按大魏的想法,对方完全如同木偶一般,完全被潘西齐的球牵着鼻子走。那傻乎乎的样子,别提有多逗了。

    他本来还想笑,但猛然看见另一侧网前对手正两眼冒火看着他,赶紧禁声,回头朝潘西齐走去。边走他还边朝潘西齐竖大拇指,夸他干得漂亮。

    “娘西皮的,老子被耍了啊!这两个臭小子,真是。。。真是。。。。”网前选手被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脸憋的通红站在原地。

    队友一看不妙,赶紧过来好生安慰他,好一阵才缓了过来。冷静之后,回到场上,却对自己的网前技术不再自信,对潘西齐也多了几分畏惧。

    趁他病要他命,比赛就是这样,一旦抓住对手弱点就不能手软,一定要往死里打。潘西齐很好的贯彻了这个战术,接下来的比赛中,变着花样的将球回给网前选手处理,网前选手的网前被穿了个稀巴烂,简直是惨不忍睹,连大魏都看不下去了。

    就在潘西齐调了一个后场半高球,网前选手一边后退一边临空扣杀,直接将球打飞到另一个场地后,大魏起了恻隐之心。

    “我说潘子,咱们是来比赛的,不是来树敌的,犯不着这么羞辱对手吧。”大魏对潘西齐说。

    “哟,不知道谁刚刚单打比赛吃了个鸭蛋,哭着喊着要我替他报仇。这才没多久,就心软要放对手一码啦?”潘西齐揶揄道。

    “嗨,此一时彼一时嘛。对面是老大哥,差不多得了,咱们得尊老。至于那个小子,既然不懂得尊重我,你也不用爱幼了,给我狠狠虐他。”

    “放心吧,按我的估计,他们接下来不会再执行这个网前战术了。”

    潘西齐对场面的把控惊人的准确,由于对方的上网战术在他的强力攻击下完全失效,比分瞬间被拉开道1:4,对方在第六局比赛开始的时候又恢复了开场的双底线站位。看着对方选手那闪烁不定的眼神,潘西齐心想估计有好一阵子对方对上网都会有心里阴影了。

    但是回到双底线站位,也只是延缓了失败的进程。在潘西齐精妙的底线控制之下,对方节节败退,士气更加低落。反而是半晌没啥事干的大魏又逮着好几次进攻机会,打出了几拍漂亮的截击。

    最终,随着对方的一记回球出边线,潘西齐组合有惊无险的以6:2,拿下比赛,闯过第一轮。

    赛后双方握手的时候,那位网前选手似乎心情很差,只是象征性的碰了碰潘西齐他们的手便匆匆离开了,反而是他的队友留下来和他们交谈了几句。

    “小伙子,你们可真行啊。我和老黄搭档这么久,也没有见过你们这样的打法。特别是你,底线打不过你,网前又斗不过你,真是后生可畏啊!”对方对潘西齐表达了高度的赞扬。

    “多谢您的夸奖。倒是您那位队友,他没事吧?”

    “没事,老黄就这个脾气,直肠子,什么都表现在脸上,过段时间,喝几口酒就好了。等有时间了,咱们也可以约着喝起来。我就不信了,球打不过你们,酒还灌不醉你们吗?”

    “好啊好啊,一言为定。”听说有酒喝,大魏比谁都积极。

    离开8号场地,潘西齐与大魏又背着球拍赶往5号场地,准备他的下一场单打比赛。由于大魏第一轮就输球被淘汰了,因此暂时没什么事的他便充当起潘西齐的后勤保障。

    “潘子,你下一轮对手几级啊?”大魏八卦的问。

    “好像是七级吧。”

    “哇靠,七级你还这么淡定,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不过也对,你可是要替我修理那个小子的,区区七级算不了什么。”大魏自言自语回答道。

    “七级选手,已经是业余选手里的绝对高手了,下一轮估计没那么容易通过。”

    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了5号场地,只见一名身材修长的选手已经在场上做着热身运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