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神秘高手
    又到了神奇的5:0,按理说潘西齐的送分表演时刻要开始了。但是这毕竟是正规的全国业余比赛,如此明显的让球很容易被裁判认为消极比赛。万一裁判一生气,给取消资格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招不行,再换一招。由于轮到苏超的发球局,潘西齐决定先把球回过去后再找机会失误送分,进而送出这一局。然而就是这样却差点惊出潘西齐一身冷汗,因为苏超的不配合,潘西齐的做人底线差点就被苏超给击穿了。

    原来,比赛打到这个阶段,苏超已经完全崩溃了。此刻的他,脑子一片空白,被潘西齐打到怀疑人生。现在他已经不再去想怎么样与潘西齐抗衡,而是要尽快结束这场该死的比赛。再以最快的速度收拾行李离开上海,回到自己家乡,投入爱妻的温暖怀抱,好好养伤去。

    前两分,苏超连完整的引拍动作都没做完就匆匆挥拍发球,那球发的一个比一个离谱,有一个球甚至都飞到其他场地去了。就这样,在潘西齐目瞪口呆的同时苏超连续四次发球失误,送出了两个双误。

    “第六局,0:30,苏超落后。”裁判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不是吧大哥,这应该是我的表演才对啊。再丢两分就要送蛋了,这可怎么办?”比赛开始以来,潘西齐最紧张的时刻到来了。他是真的着急了,再这么下去,他的人品真有可能败在苏超手中。

    眼见第三分发球的一发,苏超又发了个下网,潘西齐忍不了了。

    “白痴吗?会不会发球?不会发回去让你老妈好好教教你再来!”潘西齐冲着对面吼去。

    “对不起了兄弟,为了我不送蛋的底线,只能这么刺激你一下了。”潘西齐默默在心里对苏超说了抱歉。

    苏超处于正处于心情极度激荡的情况,其实并没听清潘西齐对自己吼了什么。但是突然间被这么一喊,瞬间清醒了不少。见苏超似乎冷静了一点,潘西齐得意的想,自己这招还真走对了。

    “潘西齐比赛中骂人,按照比赛规定,这局判负,5:1,潘西齐领先。”裁判的声音就这么没有一点点防备的传入双方选手耳中。

    可想而知,当时的场面有多尴尬。苏超那边就不说了,他到现在还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潘西齐这边,听到裁判判决以后,脑子嗡的一声,感觉千万只草泥马在心中跑过。

    他高举球拍,满脸震惊的看向裁判,却见裁判一脸冷漠的看着他,没有一点退缩。

    “裁判,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哪里有骂人?你不会认为‘白痴’两个字是骂人吧?”潘西齐忍不住和裁判争论。

    “我听见你骂他妈了,这是人生攻击。这次只是一次警告,再有下一次我就要直接判负了。”裁判用十分坚定语气回答。

    “what the fxxk!这样也行?好吧,你赢了!”裁判的解释让潘西齐觉得人生观都崩塌了。

    就这样,通过裁判的精彩演出,潘西齐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场比赛最危急的时刻,守住了自己的做人底线。

    接下来,双方都无心恋战,草草几拍手工,潘西齐以6:1拿下比赛,晋级第二轮。

    双方握手致意时,潘西齐很真诚的对苏超说:“苏哥,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说脏话,也没说任何侮辱你家人的话。”

    “妈的,我为什么要在比赛结束后说这种话,都怪那该死的裁判,害的我要向对手道歉!”潘西齐心中又是一阵草泥马奔过。

    “没事,应该是裁判听错了。咱们打球的时候,难保不蹦出几个脏字,都是无意的。”比赛结束后,苏超反而冷静了下来。通过比赛,他早就感觉到潘西齐的实际水平远超自己,因此也生不出多少恨意来。

    “理解万岁!”见苏超如此大度,潘西齐算是放心了。

    就这样,潘西齐的第一轮单打比赛戏剧性的结束了。收拾好网球包,他赶紧一路小跑的来到了8号场地,这是他第一轮双打比赛的场地。

    潘西齐原本以为大魏没那么快过来,毕竟自己的比赛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没想到,当他到达8号场时,大魏早已站在场边,正一脸哭丧的看着他。

    看到大魏的脸色,潘西齐就知道他肯定输球了。

    “怎么了?输了?”潘西齐试探性的问道。

    “废话,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赢了吗?”大魏怼道,声音呜咽着。

    “哟,怎么回事?谁把你欺负成这样?不就是输球吗,何必那么在意呢?”潘西齐安慰着。

    “说的轻巧。我是输了,但是没想到就这样输了。你知道我整场比赛得了多少分吗?两分!”大魏快哭了。

    “6:2,是挺惨,但也不至于这么难过吧。”

    “张大你的耳朵,我得了两分,不是两局!对手打了我一个6:0!”

    “两分,哇靠,谁这么牛逼,一场比赛就让你得两分?还给你送蛋,真他妈禽兽不如,做人还有没有底线了。”潘西齐听了心中一团怒火生起,自己哥们被人狠虐他还是很不爽的。但他没想到的是苏超一场比赛似乎也拢共没得几分球。

    “你知道我那两分怎么得的吗?对手追求极致落点,球砸在边线上,裁判无法判断是否出界,看我可怜,把分判给我了。”大魏就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在和家长告状。

    “妈的,今天的裁判都是戏精啊!”一听又有裁判的事,潘西齐无语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谢谢裁判的,不然我要是一分都得不了,真的没脸见人了。”大魏心有余悸。

    “快和我说说,你遇到的对手是谁?听你说不是五级吗,怎么会这么猛?”

    “我也奇怪呢,按理说除了你,对上别的五级,我好歹能拿下一局吧。但遇到那个小鬼,我真是一点办法没有。”

    “小鬼,比咱们年纪小?是个小孩?”潘西齐抓住了重点。

    “估计还不到二十岁吧。但看他那水平,简直无敌了。虽然我没和专业网球手打过球,但我觉得他们的水平应该差不多也就这样了吧。”

    “有这么夸张?咱们参加的不是个业余比赛吗?怎么会有堪比专业运动员的选手出现,还这么年轻?”潘西齐有点震惊了。他以为自己应该是本届比赛的大黑马,没想到大魏第一轮就碰到一个狠角色。

    “我也觉得奇怪。我怀疑他是专业选手混进来的。哼,别让我知道,不然一定举报他。”看来那个小孩给大魏留下了很深的心里伤害。

    “不管真相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止五级的水平。通过你的描述,他应该达到专业运动员cta九级了。”潘西齐冷静的分析到。

    “潘子,我不管他是什么高手,到时候你要遇到他,给老子狠狠虐他,千万别客气。”大魏突然满脸期待的望着潘西齐。

    “你还真看得起我。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能打的过专业运动员吧?”潘西齐笑道。

    “潘子,自从那次练球以来,我就发现你变了。在网球场上,你似乎无所不能,一切都掌握在你的手中。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一定会在网球场上走的比任何人都远的。”大魏突然严肃的语气,让潘西齐有些不习惯。

    “好,我答应你,要是遇到那小子,一定给你报仇,也送他一个蛋!不过从签表上看,遇到他得到决赛了,希望他能走到我面前。”一股杀气从潘西齐眼中散发开来。

    ——————————————————————

    千里之外,北京市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办公室。一阵电话铃响起后,坐在宽大办公桌后的中年男子接起了电话。

    “哟,老同学啊,好久不见了。怎么有事找我?”肖主任的声音响起。

    “你真是贵人多忘事。之前我和你说的关于林腾的事,没问题吧?”

    “嘿嘿,你这么多年难得开口让我帮忙,我怎么敢不放在心上。放心好了,只要林腾在上海比赛中拿到冠军,我就破例让他进北京队。”肖主任笑呵呵的回答。

    “我们家林腾要进的是专业队,你怎么让他去参加什么业余比赛?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我自然有我的用意。这次上海的比赛虽然只是业余赛,但是有一个刚从我们北京队退役半年的选手参加。这个人在队里水平也算是中上的,虽说退役了,但多年底子还在,没那么好对付。只要林腾能赢了他,说明的确具备专业选手的水平,那样我招他进队,也能堵住很多人的嘴。”

    “你呀,还像以前一样,一肚子花花心思。不是我自夸,我们家林腾虽说今年刚满十八岁,但好歹也是美国尼克·波利泰里尼网球学校毕业的。那个学校不说你也知道,诞生了多少网坛巨星啊。只要他进了北京队,就是带领北京队夺得全运冠军也不是不可能。”虽然隔着电话,说话人的骄傲之情溢于言表。

    “知道知道,不然我也不会答应你招小林入队啊。北京队出成绩,对我也是百利而无一害嘛。这样,决赛明天进行,我明早到飞到上海,现场见证他夺冠总行了吧。”

    “太好了,明天我去接你。比赛结束后咱两好好聚聚,不醉不归。”电话里的人非常高兴。

    接着,两人开始了叙旧。从他俩的对话中,似乎本次上海比赛的冠军非那个林腾的小孩莫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