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网前猛兽
    第二分,双方都固执的不采用别的方式,就是你来我往的想要用削球击败对方。

    有了第一分被潘西齐偷袭的教训,苏超不敢再削出高慢球来引诱对方。反而每拍球都又快又低,同时控制了很深的落点。这种战术给潘西齐带来了一定的麻烦,因为他几乎找不到合适的进攻机会。

    虽然他也选择用削球与对方进行周旋,苏超同样无法获得很好的进攻机会,但看苏超的意思,准备和他耗到底了。这不禁让潘西齐有些犯难。继续对削,他并不惧怕苏超,相信以他现在的手感,十有**还是他能坚持到最后。但是苏超的削球还是相当有功底的,几拍之内还真不一定能弄死他。若要每个球都这么相持下去,这场比赛的时间绝对短不了。

    “妈的,第一轮就遇到个牛皮糖,还想着尽快结束战斗呢。再这样下去,双打不知道会不会来得及。”潘西齐有些心烦。

    果然,渐渐变得急躁的他在下一拍突然改变打法,不再继续切削,而是反手迎前一拍快速抽击。

    网球猛然间获得极强的向前动力,球速瞬间加快向苏超场地飞去。然而,快飞到球网时,苏超施加在网球上的强烈下旋开始展现了威力。网球如同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直直往下拽,潘西齐给予的前进动力瞬间被消耗殆尽。

    紧接着,网球已经无法保持足够的过网高度,一头扎在网带上,下网了。

    “嘿嘿,和我拼削球,简直班门弄斧。终于忍不住进攻了吧。接下来,这样的失误只会越来越多。”见计划奏效,苏超的自信瞬间又回来了。

    “不行,削两拍直接进攻有很高的失误风险,看来还得耐心。”潘西齐摇摇头。

    果然,在接下来的一分,他再在急躁,而是用一拍比一拍强劲的削球来慢慢积累自己的优势。由于潘西齐削出球的旋转比苏超的更强,因此苏超渐渐抵挡的越来越吃力。终于,在双方削了接近十几拍,正手、反手、直线、斜线都换了个遍的情况下,潘西齐占据的优势从量变来到了质变。

    这一拍,潘西齐反手削出一个低平直线,奔着苏超右下角飞去。原来已经处于下风的苏超在脚步上终于赶不及了,由于身体已经不到位,但还坚持想要用正手削球将球回过去,却回出了一记下网球。

    “第一局,30:15,潘西齐领先。”裁判报分。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比削球我居然磨不过他,这可是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这一分终于让苏超有些心慌了。他参加比赛以来,几乎没有别的选手愿意和他比拼削球,那些高手往往会选择其他方式来战胜他。然而这一次,他是被潘西齐用削球正面击败的,不得不说这种方式对他的自信心有着极强的毁灭性。

    正当苏超那边心神不定时,潘西齐的脸色也十分严峻。

    “十二拍,居然铺垫了十二拍才找到合适的得分机会,回合实在太多了!”

    “就算接下来我习惯了他的球路,但最少也得五拍以上才能得分,时间消耗太多。看来,我得换一另一种办法了。”从比赛开始就在担心时间的潘西齐最终决定放弃这种低效率的得分方式。

    “正好,就用我的新战术让你看看,我是不是仅仅只是一名cta五级选手。”

    网球高高抛起,大力平击发球,落点二区外角。见来球极快,苏超不多加思考便选择反手切球来进行接发。效果依旧很好,网球飞过一条长长的斜线,落在了距离潘西齐底线很近的地方,可以说,这是一记完美接发球。

    潘西齐反手切直线,直奔苏超正手空档。但是苏超早已猜到潘西齐这个习惯线路,接发球后便急忙往正手位跑去。果然,在其准确预判之下,回防到位,轻松正手切球。

    眼看网球就要飞过网继续压制潘西齐底线,在网球前进的方向上,一支黄黑相间的网球拍如天外飞仙一般突然出现。下一刻,网球撞上了球拍。握着球拍的那只手轻轻往侧向一切,网球立马被临空截停,接着飞回到苏超的场地上,快速落地弹出场外。

    直到这时,苏超才发现站在网前的居然是潘西齐,而他根本想不通刚才还在底线的潘西齐怎么眨眼间就来到网前,将他的球给网前截击了。

    “嗯,不错,加上发球三拍搞定。这样一来时间应该没问题了。”见自己新战术奏效,潘西齐感觉很满意。

    原来,当他反手刚切完直线后,身子便瞬间前倾,借助向前的重心,两腿自然往前快速移动。在场下看,他的切球与随后的向前移动简直浑然一体,没有任何停滞。就这样,网球刚刚落到苏超场地上时,他已经在网前站好,摆出截击姿态了。

    “居然是随球上网,我竟然都没有注意到他的上网动作,这也太娴熟了吧。”苏超这次是彻底被震撼了,因为他打死都想不到潘西齐会用出这个战术。

    毕竟对于业余选手来说,网前技术难度堪比发球。甚至可以说,网前技术好的选手远比发球好的选手来的少。这和当今网坛的大环境有关,球拍球线的发展导致底线型打法大行其道,网球选手越来越不愿意主动上网,而是更愿意固守底线。

    这就导致了选手们处理网前球的机会越来越少,从而导致网前技术越来越不好,又导致了选手更不愿意上网,简直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当今网坛,再也找不出一个像前任美国球王桑神那样的有着出神入化网前技术的选手了。奶牛的网前技术虽然已经秒杀当今无数选手,但是比起桑神,还是有所不如的。

    职业球员如此,业余选手的情况就更糟糕了。可以说,业余比赛中,几乎见不到主动的发球上网,也很少有听说谁是采用上网型打法的。

    因此,当潘西齐随球上网截击了苏超的回球后,苏超的意外可想而知。毕竟潘西齐报名时只是五级选手,而娴熟的网前技术,那是六级以上的选手才具备的技能啊。

    不给苏超太多的思考时间,潘西齐继续发出大力平击。如果现场有心人可能会发现,这四个发球潘西齐居然都是一次成功,并没有动用二发。要是他们知道这只是潘西齐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使用上手发球,应该会惊掉下巴吧。

    苏超继续削球回发球。回球后他并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张起来。因为按照前一球的模式,潘西齐接下来这一拍就会随球上网了。

    如他所料,潘西齐这一拍削出一记快速低平球,将落点控制的离边线很近,最大程度拉大苏超的跑动距离。就在苏超奋力回防的同时,他又几步快捣来到网前站定。

    虽然步伐到位,回球难度并不大,但击球瞬间苏超旁光看到潘西齐又早早在网前等着了,不由一惊。他已经时刻注意潘西齐的动向,但没想到,眨眼的瞬间对方又来到网前了。这种快速的移动让他简直怀疑对方是不是用了轻功。

    这一吓严重影响了苏超的比赛情绪,潘西齐站在网前的身影像是一道无形的墙在挤压着他,极度紧张的心情令他的握拍手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由于网球是门精细的运动,一点偏差都会造成完全不同的结果。就是这点抖动,导致苏超没有吃准击球部位,网球不受控制的高高飞出了底线。

    “1:0,潘西齐领先,双方交换场地。”裁判报分。

    第一局比赛结束,短短五分球,苏超却感受到了极强的内心冲击。他隐隐觉得,这次比赛自己似乎遇到麻烦了。

    第二局,苏超发球。他的发球速度并不快,基本也就是一百二三的时速,比潘西齐差出一大截。但是作为削球打法选手,自然会在旋转上做文章。他在发球上加了极强的上旋,球落地后弹的很高,让对手也无法很舒服的直接发起进攻。

    潘西齐似乎也不打算接发球就发起攻击,他只是注意保持球的深度,同时避免把球回到苏超脚下,目的就是让苏超跑起来。同时,球离开球拍的一瞬间,他又随球来到了网前。

    “妈的,又来了!”对面的苏超彻底着急了,他在以前的比赛中几乎就没有遇到这样的局面,哪有人一言不合就上网压迫他的。

    其实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对方要是频繁上网反而好办了。因为他们有无数的办法能够通过娴熟的底线球来穿越得分。但是,苏超的能力让他无法做到。特别是他还是一名削球型选手,削球本来就不是对付网前截击,进行穿越的好办法。球速相对平击球偏慢的削球,到了网前的潘西齐手里,只能是死路一条。

    然而比赛还在继续,即使是死路也得硬着头皮走下去。苏超突然发狠一般,对准来球一拍正手快抽,居然抛弃了他最为依赖的削球。苏超这种应对也算合理,大力抽球往往比削球让网前选手更难处理。一旦球比较追身或者球拍角度没摆好,都容易造成网前截击的失误。

    网前的潘西齐见来球突然快了许多,并直冲其面门,却并不惊慌。他轻轻往右一闪,同时球拍向前一迎,就回出了一记快速截击球。球重重落在边线上,完美得分。

    苏超的希望落空了,他的突然变化并没有等来潘西齐的失误。脸色铁青的他额头隐隐冒出了豆大的汗珠。

    接下来的几分,潘西齐依旧在接完苏超发球后便立刻上网。苏超并不想就此放弃,他又尝试了几种方法来突破潘西齐的网前防线,但都无一例外失败了。

    他想放出一记高球,越过潘西齐的头顶,让潘西齐回身去追。但是这种球对于手感的控制要求高到变态,放低了会被对手直接拍死,放高了又容易出底线。苏超自然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放出的球直接出了底线一大截。

    他又想学潘西齐一样上网,在全力削了一拍球后,他便不管不顾的随球上网了。没想到,才跑到一半,球便被潘西齐中途拦截,反放了他一个过顶高球。站在场地中央回头看球弹出底线,苏超简直是哭笑不得了。

    接下来的比赛,潘西齐简直像是在给苏超表演网前截击的一百种方式,每分基本都是三拍以内结束。到最后,越来越没信心的苏超甚至宁愿直接回球失误也不让潘西齐截击成功了。

    比分很快被拉开到5:0,苏超还没能拿下哪怕一局。

    “妈的,这他妈是五级选手的水平吗?原来对阵上网型选手,是这种感觉啊,简直就像面对一头网前猛兽,我再也不想遇到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