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费尽心思的输球
    比赛结束后,吴家兄弟彻底被潘西齐打服了。以他们现有的水平,完全无法破解潘西齐的这套双打战术。

    人就是这样,只要你比他强很多,自然而然他就会给你足够的尊重。兄弟俩红着脸,好好夸了潘西齐一番,连带大魏也得了几声赞许。

    大魏之前和这对兄弟打球往往总是吃瘪,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被夸了几句后,人都飘上天去了。兴头上的大魏当即带着潘西齐又去喝了一顿,两人来了一个不醉不归。直到第二天早上,在自家床上醒来的潘西齐还不知道昨晚大魏是怎么把自己弄回家的。

    时间很快来到了周日,虽然是休息日,但潘西齐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睡懒觉,而是早早起来,吃了早饭便赶往球馆。原来,今天就是半决赛与决赛的日子。

    “潘西齐加油!”场边观众兴奋的喊着。

    虽然是周末,但是观看比赛的观众反而比平时还多了不少。原来,经过前几场潘西齐的神奇表现,单位好多对网球并不太感兴趣的同事都特意过来看比赛。因为这些天,他们都听到了太多关于潘西齐赛场表现的描述,今天俨然是以看八卦的心态过来围观的。

    有一些观众则是同事的家属,本来也爱好网球。在家里听说另一半单位里出了个网球高手,也就很感兴趣的过来一探究竟。

    球场上,潘西齐和另一个不太高的男子正在进行挑边。那个男子四十左右,大概一米七出头。虽然年龄不小了,但却没有一丝中年人的沉稳,反而不停跺着步子,显得相当激动。

    原来这人就是潘西齐的半决赛对手,张总监的女婿,林强。林强平时没什么爱好,但就是对网球相当痴迷。平时除了一周三次和人约球练习,还四处参加可以参加的比赛。虽说身体条件一般,但在他比别的业余爱好者多花了好几倍时间练球的基础上,水平也算是不错的。特别是他虽然个子矮,但是两个小短腿跑起来相当快,属于移动能力极强的那种。

    按理说长期参加比赛的他见惯了世面,不应该像今天这样紧张。但是由于今天面对的对手太特殊了,他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潘西齐的前几场比赛他全都在场边一场不落的看了,对潘西齐的实力也是有了很充分的了解。可以说,潘西齐是他网球生涯中遇到的有数的高手。

    特别是潘西齐对场面局势的掌控,充分显示了水平高其他人好几个档次以上,不管给对手还是场边的观众,都带来极强的心里压迫感。

    然而林强是个妙人,或者说他对网球实在太痴迷了。遇到实力强劲的对手,他不仅不会胆怯,反而还会更加的兴奋。那天一知道自己的半决赛对手是潘西齐,林强几乎兴奋的好几个晚上没睡着,心心念念的就是今天这场比赛。

    一个人如果对一件事太过于重视,自然很难保持内心的冷静。因此今天林强在场上异常兴奋的表现也就不难解释了。

    除了遭遇强敌,另一个原因也加剧了林强内心的激动。因为他从心里认为自己是有机会能够战胜潘西齐的。在看了潘西齐的前几场以后,他总结得出一个结论,潘西齐之所以轻松获胜主要靠的是超强的相持能力,也就是比别人多打一拍的能力。

    潘西齐的得分几乎都是靠对手的失误或者对手移动不到位打空挡得分,与潘西齐对战,对移动能力有着很高的要求。而林强最自信的就是自己快速的移动能力。他觉得以自己的水平,是有机会与潘西齐进行抗衡的。

    看着眼前蹦蹦跳跳的男子,潘西齐一脸淡漠,并不知道自己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刺激。此时,他脑子正在想着另一件事。

    “既然答应了主任,今天这场半决赛自然就不能赢了。但即使要放水,也得让别人看不出来,不能太假了。否则人人都知道林强是大领导的女婿,若是场面太虚假,落在别人眼里,岂不是成了我故意输球,谄媚领导了吗?我可不想落下这样的名声。”

    “哎,真是麻烦。这就是真实的社会,让球都得花心思。”潘西齐不禁感慨起来。

    “练球时间结束,开始正式比赛。潘西齐率先发球。”随着裁判声音的传来,第一场半决赛开打了。

    “既然不了解对手的实力,开始就先不发力,和他打相持吧。几分后就应该知道他擅长的是哪一项,到时候表现出那个环节不如他,让他不停追打,我无力招架,自然就输的顺理成章了。”潘西齐定下了输球计划。

    第一分,潘西齐发出了一个慢速球,为的就是将局面拖向长拍相持。没想到林强这边也是这么想的,由于忌惮潘西齐的打空挡能力,他不敢一上来就侧身强攻,怕自己侧身后的大片空档成为潘西齐的偷袭机会。因此他中规中矩的回出了一个中路球,并将落点控制的比较深,让潘西齐没有太好的进攻机会。

    潘西齐见来球不是很快,准备再试探一拍,故意将球回向林强正手位,同时加了点上旋,让球落地后弹起的高些。对于林强来说,这可是一个合适高度的正手进攻机会,换另一人有可能就会正手大力抽球直接进行攻击。

    但是,林强可能觉得自己即使能打出一拍高质量进攻,但角度不够大,也无法一拍将潘西齐打死。因此,他选择了不进攻,而是将球回出一个直线,依旧将落点控制在底线附近。

    这个回球让潘西齐有些意外,不过他通过这几拍隐隐觉得对手有可能不是一个进攻型选手,擅长的是多回合相持。为了进一步确认自己的猜想,随后的几拍中,他频频通过控制球的力量以及落点,给林强创造了好几个进攻机会,甚至其中有一拍,林强有很大的可能性直接偷袭空挡得分。

    但是林强并不想冒险。相对于自己的进攻,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移动能力,通过多拍拉锯来寻找战机。

    “果然是个底线拉锯型选手,这种类型的选手一般通过调动对手,让对手失去防守位置,创造出百分百得分机会后再下死板结束比赛。看来我已经知道接下来该怎么打了,不过,要想赢我,也得先扒了你一层皮才行。”

    眨眼间两人又相持了几拍,这时,林强用正手回出了一拍反斜线。这个球角度打得很大,落点极其靠近潘西齐的左边边线。而此时他人在场地中央,离球的落点有相当的距离,正好又遇到了反拍接球,算是面临不小的危机。

    “就是现在了!”潘西齐嘴角露出一丝诡笑,想也不想的就往左侧边线奔去。

    以他现在的能力,早就预判出了这个球的落点。他完全可以在轻松到位后,顺势打出一拍反拍直线。只要球回到场地上,还在自己反手位的林强绝对来不及接球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并没有按照正常的剧情来走。潘西齐来到球落点附近后,正准备单反回出直线。然而似乎身体与球的距离比他想象的要远,他无法完全罩住球,只好身体往前探,勉强用球拍够到网球。

    身体不到位的击球自然谈不上什么质量,网球变得又高又慢,落在了林强这边场地的网前,形成了一个完美网前高压的机会。

    林强苦苦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他没有任何犹豫,旋风一般的冲到网前,一记网前暴扣打斜线,漂亮得分!而此时潘西齐还被死死钉在左侧边线处,似乎对这个高压球没有任何的反应。

    “第一局,0:15,潘西齐落后。”裁判报分声立刻响起。

    “哇!”场边观众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他们没想到第一个分就能看到这么精彩的多拍相持,更没想到的是率先失分的居然是潘西齐。

    在他们眼里,两位选手都凭借稳定的底线能力,进行多拍相持。然而,渐渐的潘西齐似乎移动不到位,被林强一拍调动开身位,打网前高压得分。从这个球看来,林强的移动能力似乎更胜一筹!

    见证了潘西齐前几场胜利的观众似乎有些难以接受这个结果,在他们看来,这正是潘西齐最强的环节,没想到今天输给了林强。难道真的是应了那句话,“高手是靠比出来的”吗。

    而此时,最兴奋的莫过于刚刚得分的林强了。直到裁判报出比分,他都像做梦一般。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战术真的成功了,自己真的在底线的比拼中打败了潘西齐。看来自己这么多年的辛苦训练没有白费,自己最强的脚下移动还是值得信赖的。

    “潘西齐,接下来的比赛我会继续用移动一次次得分,直到赢下比赛!”林强挥拳看向潘西齐,显得十分激动。

    感觉到对手和场边观众的反应,潘西齐笑了一下。落在别人眼里,似乎是无奈的笑。

    “哎,我可真是个天生的演员,若是打不了网球我就演戏去,还不秒杀那些小鲜肉。”若是让别人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估计能用口水当场淹死他。

    接下来的将近一个小时,在潘西齐的完美演出下,林强以及现场观众都经历了一场跌宕起伏如过山车一般的比赛。潘西齐在比赛中表现出了极其不稳定的底线相持水平,经常是一上来就在林强的连续调动下频频失误,连丢三分。但眼看林强马上要赢下这一局,他又突然非常神勇的连扳三球,打成平分。基本每一局比赛都要经历好几次平分,林强才会凭借极其微弱的优势赢下这局。

    到了下一局,形势又反了过来,平分多次后,潘西齐又会突然加强进攻,强势连得两分,终结比赛。就这样,你赢一局,我赢一局,双反缠缠绵绵来到了5:5。最后,潘西齐似乎体力不支,无法移动到位,被更能跑的林强频频调动,又连丢两局,以5:7输掉了半决赛。

    “啊!”随着潘西齐最后一个球下网,林强瞬间扔掉了手上的球拍,仰天长啸。这一刻,他感觉整个世界都属于他。

    潘西齐默默走下场地,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这场有趣的放水比赛,总算是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