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双打困境
    第二天,潘西齐下班后便赶往与大魏越好的网球馆。到达球场时,大魏和另外两个人正在场上边聊天边做热身运动。

    看大魏说的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口沫横飞,把另外两人说的目瞪口呆,潘西齐就知道估计他又在吹牛皮了。

    “大魏,我来了。”

    听见潘西齐的声音,大魏赶忙跑过来。

    只见他满脸堆笑,拍了一下潘西齐的肩膀。“你小子怎么才到,我都以为你不来了。那边两个就是我刚认识不久的球员,我都已经和他们说了你的水平,人家也很想和你过过招。今儿你要是不来,我还真没法交代了。”

    “谁让你只顾和别人吹牛,没把牛皮吹破吧?”

    “瞧你说的,我看啊,你的水平绝对比我吹的,不,比我说的只高不低。对了,这两哥们平时挺傲的,水平也是有的,这次你可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替兄弟我长长脸。”大魏小声说着。

    “真拿你没办法。你也是知道的,我平时基本都是和你练单打,没怎么玩过双打。再说咱俩又没配过,起码默契上就比他们差了不少。”

    “没事,我相信你的能力。不就是双打吗,能和单打有什么不同。”看来上次练球潘西齐的表现给大魏留下太深刻的印象,大魏对潘西齐可是信心十足。

    大魏这么想可就错了。网球双打和单打差别极大,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几乎可以算是两种不同的运动。单打水平高的选手,不是说一定就是个双打高手。双打特别强的,有可能在单打赛场却没什么竞争力。

    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别,就是因为参与人员由一人变成了两人。只要人数多于一人,配合与默契就会对比赛的结果产生极大的作用,个人能力的影响反而会相应得到削减。

    就拿网球界最有名的美国双胞胎兄弟来说吧,两人只参加双打比赛,几乎从不涉足单打赛场。他们两人的单打水平放在atp中,那简直是泯然众人。但是两人依靠天生的心灵感应以及从小到大的长期配合,在双打赛场呼风唤雨,拿下无数冠军。同时,有时候奶牛和纳豆也会玩票性质的参与双打比赛,但由于搭档都是临时的,几乎没有默契,取得的成绩与他们在单打赛场上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虽然大魏对潘西齐有着强大的信心,但是潘西齐自己心里却没什么底。

    “来,吴老大,吴老二,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哥们,潘西齐,网球超级高手。”大魏拉着潘西齐来到那两人面前。

    两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潘西齐,眼中漏出怀疑。个子稍高的男子先开口:“你好,久仰大名。我是吴老大,这是我弟弟吴老二。我两平时没啥爱好,就喜欢玩个网球双打。配了也有几年了,也赢了不少人。平时老听大魏夸你水平高,这不就让他给约一场,好向您讨教讨教。”

    看他说的客气,可是那语气神态却透露着大写的不服。

    “看来这次不是简单的约球,敢情是大魏把我夸的狠了,惹的别人不开心了,想要验一验我的正身啊。”潘西齐对大魏有些无语了,这个大嘴巴。

    “哪里的话,我和大魏平时几乎没打过双打,这不他和我说有双打高手约球,我就想过来学习学习。”潘西齐还是很会做人的,几句话就让兄弟两脸色好了许多。

    “时间不早了,咱们开始吧。”一直没说话的吴老二突然开口,看来是不耐烦了。

    潘西齐在场边换好衣服,匆匆做了五分钟的热身运动,便与早准备好的大魏走向了场地一边。

    网球双打与单打的各项规则大部分相同,但有几项明显不同需要注意。一是双打网球边线是场地左右两边的外侧边线,而单打是内侧边线。二是双打发球每局由同一方两人中的一名选手发球,轮到下一次发球局的话就换由另一名选手发球,也就是潘西齐发一局球,接着下一次他们发球局的话轮由大魏来发一局。

    第一局由吴老大开始发球。只见他们兄弟两口中低声交流了几句,便分别站在底线的左右两侧。从这个步骤就能看出这俩是经常打双打的老炮。对于双打选手来说,每个球之间进行沟通,几乎是必有的步骤。不仅能够讨论场上出现的问题,还能讨论接下来采取的应对战术。

    反观另一边,潘西齐与大魏没有任何交流的就各自选一边站好。毕竟这是他们第一次配双打,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可沟通。

    第一分,吴老大发出了一个不算快的平击球,也就七八十公里时速。对于双打选手来说,一个极大的好处是对发球能力的要求比单打选手低了很多,基本只要保证发球成功率即可。毕竟即使对手接出一记很有威胁的回发球,也有另一边的队友可以弥补。而单打就没有这种机会了,绵软的发球迎接你的基本就是一记接发制胜分。

    大魏接发,只见他盯准来球,发挥他力量好的优势,击出了一记球质很重的回球,将球又打回了刚发完球的吴老大脚下。吴老大似乎早有准备,闪身正拍一记直线轰向潘西齐,球速也是不慢。

    不过这种程度的的回球潘西齐处理起来相当简单,一个潇洒单反,打向一直没有触球的吴老二。潘西齐回出的斜线球质量极好,既有速度又有深度,球落在了离底线极近的地方。

    吴老二显然没想到潘西齐一上来就能回出这么高质量的球,准备不急之下,只好匆匆用球拍将球往天上一挡,回出了一记又高又浅的球。

    正当兄弟两各自站住底线,凝神准备防御的时候,潘西齐却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只见他脚下踩了风火轮一般,快速来到网前,高高举起球拍,眼睛紧盯从天而降的网球。不待球落地,一记临空高压,打在了兄弟两站位的中间空档,帅气的取下了第一分。

    “哇靠,真漂亮。潘子你可真行!”大魏兴奋的跑向潘西齐,夸个不停。

    却见那边,吴家兄弟两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漏出了些许惊讶。两人走近,吴老二说了几句,吴老大看了眼潘西齐,却摇摇头,似乎不同意吴老二的提议。见哥哥不同意,吴老二也就不再坚持,与哥哥换位,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比赛。

    吴老大来到二区,又发出了一个和第一分差不多的平击球。这次轮到潘西齐接发球,他上来就进行接发球强攻,快速将球回到了两人的结合部。

    然而这一意外并未让吴家兄弟产生慌乱,他俩平时积累的默契这时发挥了作用。由于吴老大刚发完球,身体还处于回位状态,接这个球肯定比弟弟更难一些,他也就不去追了。这时,吴老二如心有灵犀一般,主动向左边快速移动,将这个球即使回了过去。

    虽然有些仓促,但这个球质量着实不错,让潘西齐这边也没有太好的进攻机会。他一记正拍反斜线,又将球打向吴老大。

    这时候吴老大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双手反拍拍出了快速斜线,直奔潘西齐而来。

    潘西齐似乎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缠斗,一记单手反拍,瞄准对面左边底线与边线的那个角就将球抽了出去。网球似乎完全按照潘西齐的意识,精准的砸在了那个交叉点上。吴老二虽然处于这一侧的位置,但是由于落点实在太刁,他用尽全力奔跑也将将差了一点没有救到这个球。

    这个球失分以后,两兄弟脸色更加凝重。在沟通的时候,吴老二似乎再次建议了什么,同时也看了一眼潘西齐。吴老大显得有些犹豫,但在思考了一会后,还是坚持的摇摇头。见劝不动哥哥,弟弟只好郁闷的回到了底线。

    接下来两分,就像之前的重演,吴家兄弟两似乎有意识的将所有攻击火力都对准了潘西齐,不管是什么球都一律回给潘西齐。而大魏,除了接发球那一拍,压根都别想摸到球。然而,无论兄弟两怎么轮番进攻,最终都是被潘西齐用漂亮的直接得分结束比赛。

    第一局,潘西齐他们便以直落四分的方式实现了破发。这个结果出乎了他们四个人的意料,但是又似乎是在情理之中。

    吴家兄弟将球有针对性地全回到潘西齐手上,最后造成的结果就是名为打双打,但潘西齐实际上实在打单打,甚至比双打还爽的是,连跑动都省了。因为他根本不用去照顾大魏那一边的场地,反正也不会有球过去。

    第二局,由大魏发球,吴老大接发。开始之前,兄弟两照例沟通了一下。不同的是,在吴老二说了几句之后,这一次吴老大居然点头了。老二见终于说动了哥哥,松了一口气,一路小跑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大魏照例用下手发球,球速当然很慢,但也无伤大雅。毕竟他知道对手接发球会回向潘西齐,回的再猛烈也不关他的事。

    谁知道这次他却猜错了,吴老大见来球绵软,早已憋了一肚子的气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出口,一记上升点强压,回了一记极具威胁的球。这个球瞬间便来到大魏脚下,大魏由于压根没准备接球,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让球直接从身边溜走了。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这场比赛没我什么事了呢?”大魏来到潘西齐身边,小声抱怨着。

    “你小心点。第一局他们故意试探我,想要压压我的气势,没想到反而没捞到好处。看来这局开始他们要重点攻击你了。”潘西齐渐渐看出了点端倪。

    “那,那,那该怎么办?我可没你那个本事,能够一打二。”大魏听了明显有些慌了。

    “放心,见机行事吧。”潘西齐安慰道。

    但其实这时他自己心里也还没想好该怎么应对这种情况。他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可是对手要是只把球回给大魏,这可就不是他能够控制的了了。

    果然如他所料,接下来几分不管是老大还是老二接发球,都只把球回给大魏,让大魏疲于招架,狼狈不堪。大魏本来双打就不是兄弟两的对手,再遇上一打二,那场面,别提都惨烈了。

    潘西齐和大魏也不是没有试着拿出应对方法,他们约定好,一旦对方回球稍微偏向中线,这个球就由离的更远的潘西齐来接大魏不用管了。然而虽然潘西齐将这个球很好的回过去,但下一拍无论大魏躲到哪,兄弟两必定又将球回向大魏,而且还尽量的让球远离潘西齐。

    自然,被重点照顾的大魏失误连连,他们一分未得,很快连丢四分,被反破发了。

    “该怎样才能破解眼下的困局呢?如若一直这样下去,不仅我摸不到球,大魏也必定会被大崩溃,这场比赛也就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了。”自从潘西齐获得超强网球能力以来,一路都打的顺风顺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困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