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送你一根油条
    比赛结束,双方选手握手致意。潘西齐原本以为老王不会理睬他了,没想到老王主动上来与他握手。

    “小潘,你小子真厉害,和之前完全脱胎换骨啊。我们这些老头,完全不是你的对手了。”

    “看您说的,王哥,我也就占着年纪小点,侥幸侥幸。“被老王一夸,潘西齐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你这要叫侥幸,那我们这没一个会打网球的了。凭你的水平,这次比赛没人是你的对手,好好打。”

    “谢谢您王哥,我一定继续努力。”看老王不像是客套,潘西齐也颇有些感动。

    要说老王以大比分输球,心里完全不难过那是骗人的。但是不知为何,比赛进行到最后,随着他越来越认识到自己与潘西齐水平上的差距,他反而心里没那么郁闷了。

    人在绝对力量的压制面前,基本是不会有反抗的**的。面对潘西齐,老王就像一个小孩遇到了顶尖高手。别说取胜了,只要顺利完成比赛就已经是一种成功了。对于比自己强出太多的对手,人往往不会因为输给对方而难过。所谓的争强好胜只存在于与自己水平差不多的选手之间。就像老王如果输给奶牛,不仅不会难过,还会引以为荣吧。

    由于这场比赛比分过于悬殊,因此进行的时间很短,也就不到半个小时。此时,另一场比赛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那两位选手不仅水平相当,还知根知底,打的那叫一个焦灼。看完潘西齐那场比赛的观众,纷纷转投这一边,因此场边一下子显得拥挤起来。

    这些观众不仅仅是去看比赛,还带着十分兴奋的情绪去给另一边的观众讲述潘西齐这边的战况。有些天生八卦小能手说的那叫一个口沫横飞,把潘西齐一顿猛吹,说的简直堪比职业高手了。就这样,潘西齐的名字瞬间被所有比赛选手熟知。

    当然,有许多没看比赛的选手并不太相信那些人的传言。这些人往往对自己的水平相当自信,对这次比赛是抱着必胜的信心来的。猛然间听说出现一个异于常人的高手,心里自然有些排斥。

    潘西齐没想到,自己只是打了一盘比赛,就已经大名在外,同时还被某些人给记恨上了。不过他并没有心思在意这些,比赛结束后,他没有停留,直接去了球馆更衣室,冲洗干净便匆匆离开了球馆。

    原来,他着急回家收看圣彼得堡网球大奖赛的电视转播。这个比赛属于wta的顶级赛,中国女选手贝贝将要在晚上进行第一轮的比赛。

    贝贝和娜姐、天后一起创造了中国女子网坛最辉煌的金花时代,带给像潘西齐这种资深网球迷无尽的回忆。随着娜姐、天后先后退役,只剩下贝贝一人苦苦支撑,带领一群尚未成熟的小花在女子网坛捍卫中国女网的荣誉。因此对于贝贝的比赛,潘西齐几乎都会收看。一来表示支持,二来也不知道还能再看几场。

    贝贝2016年经历了严重的伤病,很长一段时间远离职业赛场。今年,伤愈复出的贝贝重新开始网球征程,一点一点找回自己以往的状态。然而,毕竟离开球场太久了,贝贝的开局并不顺利,刚结束的澳网次轮完败于加拿大女选手,早早出局。今晚的比赛,贝贝充分暴露了体能不足的劣势,在第一盘惜败的情况下,第二盘以1:6的比分丢掉了比赛,被俄罗斯本土选手淘汰。

    虽然对这个结果早有准备,但是潘西齐还是觉得有些可惜。

    “贝贝,你放心,以后中国网坛有我和你一起抗。”潘西齐将对贝贝的怜惜转化成了满腔豪情,随即他又笑了起来。

    “嗨,虽然自己网球水平有了超强的提升,但现在就想着代表中国网球,也太轻狂了些,这可不符合我低调的性格。”

    第二天,单位网球比赛继续进行。经过头天十五场大战,一半的选手被淘汰出局。剩下的十五人中,将有单位领导抽出一号直接轮空晋级八强,剩余的七对则争夺剩下的八强资格。

    自然,人人都希望成为那位轮空的幸运儿,毕竟八强已经算是不错的成绩了。然而潘西齐却根本无所谓,现在的他,只想打更多的比赛,遇更强的对手,轮空反而是他不愿意做的事。

    甚至,他隐隐有些希望自己能够抽到那位选手。一到球场,就有要好的同事第一时间来到他身边,告诉了他一个劲爆的消息。原来,一位其他部门的同事,也是这次参赛的选手,在听说了潘西齐爆扫老王之后,极其不服气。竟然口出狂言,说不要让潘西齐碰到他,不然他一定送潘西齐一个鸭蛋。

    潘西齐正觉得比赛有些无趣,听了此事反而有些期待起来。他做人的原则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有人公然宣战,他自然不介意陪那人好好玩玩。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的安排,他被抽到了6号选手,13号选手则成为了直接晋级的幸运儿。而从同事口中得知,6号选手正好就是扬言要给他教训的那个家伙。作为1号选手,他的比赛也就成为了第一场进行的八强赛。

    似乎大家都听说了这两位选手之间的纠葛,众人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早早围在了场边。

    “听说这次王啸指明要碰潘西齐,说要让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没想到还真碰到一起了,真是冤家路窄。”

    “可不是嘛,据说是因为昨天潘西齐表现太出色,抢了王啸的风头,让他很不爽呢。”比赛还没开始,八卦已经开始预热。

    相比较对面场边的王啸,潘西齐显得十分平静。他只是静静做着热身运动,并不太关心其他事情。然而王啸则显得异常兴奋,不仅口中念念有词,还时不时瞟潘西齐两眼,目中满是杀气。

    “潘西齐这小子,平时也没怎么在单位听到他的名字,没想到昨天比赛打完,所有人讨论的都是他。哼,不过就是赢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王,有什么大不了。这场比赛,正好让我来教训一下他,好让大家都知道什么叫做名不副实。”

    “比赛开始,第一局王啸发球。”随着裁判的口令,八强赛正式开打。

    王啸身高将近一米九,体格十分健壮,一看就是那种力量极强的选手,难怪他对个子相对瘦小的潘西齐有些看不起。在他看来,自己超快的球速与沉重的球质就让潘西齐难以招架了。

    果然,第一个发球,王啸就发出了一个强劲的平击球,几乎可以达到120-130公里的时速。这在一般业余选手里已经相当不错了。不仅速度快,球的力量也很强,在观众看来,就像是一枚小炮弹砸向了潘西齐。

    然而,在潘西齐眼里,这个发球也就是比老王的快了那么一点点,依旧属于极慢的范围。对于这种发球,他几乎不用怎么思考,小碎步提前移动到位,侧身一个正拍,回出一个快速直线球。这拍回球球速丝毫不慢于王啸的发球,同时直线又是最短距离,瞬间就落地得分。

    “哗!”第一分就能看到如此精彩的接发球直接得分,观众们十分满意,报以热烈的掌声。

    “这小子,怎么回球这么快?明明我才刚发出去他就到位了,还真有些邪门。”王啸吃了一惊。不过仅仅一个球并没有影响他的情绪,毕竟一盘比赛可不是一两个球能决定的。

    第二分,为了防止潘西齐又直接偷袭自己的直线,王啸发出了一个内角追身球。网球依然带着极重的力道,很快就接近潘西齐的身体,似乎马上将他的回球空间挤压殆尽。

    一般来说,遇到二区内角追身球,球员都会选择用反拍将球先处理过去。但由于处理空间有限,一般会回出个中路球,回球如果不能尽量靠近底线,就很容易在下一拍招到对手的打击。王啸就是想用这种发球逼迫潘西齐回出浅球,好为他下一拍的攻击做准备。

    眼看王啸计划即将得逞,潘西齐动了。他居然向左侧移动,硬生生将自己的反拍变换为正拍,同时对准来球拍头一个卷带,出人意料的回出了一记斜线,打向王啸发球一区场地。其落点,居然与潘西齐用反拍偷袭直线的效果完全一样。潘西齐用自己击球位置的调整,完全抹平了王啸变化发球带来的影响。

    又是一记回发球得分,观众喝彩声更加热烈,王啸也开始有些烦躁起来。

    “居然用这种方法破了我的发球,真是诡计多端。接下来还真不好办了。”

    自己引以为傲的强力发球连续被潘西齐接死,王啸的信心受到了一定的打击。第三分,他稍微降低了球速,但是却施加了强烈的上旋。不得不说他还是有一定的技战术素养,见速度奈何不了潘西齐,就改用旋转。特别是上旋球,对于身材不够高的选手算是具有相当大的威胁。网球落地后反弹的极高,击球点往往到达选手的肩部以上。这个位置让选手很难发力,回出的球也会失去很多的威胁。

    这个发球的上旋效果十分理想,落地后便获得极强的上升力度,不刻间就要直蹿上天。然而,在其才弹到潘西齐腰部高度的时候,潘西齐突然出现在球前,一个快速正拍,将球拍死在王啸的脚边,王啸根本没有丝毫反应。

    原来,潘西齐居然抢在网球的上升期直接击球,反而压缩了回球时间,获得极好的效果。但是打上升期对选手的预判能力要求很高,选手必须准确判断出球的线路与上升速度,才能在最合适的高度出手。当然,对于现在的潘西齐来说,这种击球根本谈不上难度。

    三种发球,三次接发球直接得分。信誓旦旦要教训潘西齐的王啸,现在信心已经崩塌了大半。这时候他才想起,听说上一场老王在自己发球局中一分未得。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这一幕要重演在自己身上了。这一刻,想到赛前自己的豪言壮语,他真有一种啪啪打脸的感觉。

    接下来的比赛,潘西齐对他就远不像对老王那么友好了。既然放话要教训我,就得承担相应的后果。老王好歹还能和潘西齐打起相持球,到王啸这,压根就摸不着球。

    王啸的发球局,潘西齐每球都是直接接死得分。而他自己的发球局,无论王啸回出多么强力的接发球,潘西齐也根本不给他机会,直接在下一拍打空挡得分。

    就这样,同样连下20分,又来到了熟悉的5:0。在忍住了送蛋的强烈冲动后,潘西齐还是坚守了做人的底线,连续八个发球失误,送出了自己的发球局。只是这八个失误,他表现的十分离谱,有的球都快发到底线了,看来他连演都不想演了。明显看出放水的观众也是哈哈大笑,觉得十分有意思。王啸那边,却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真真的那叫一个折磨。

    随着王啸的一个失误球,潘西齐顺利的以6:1的比分赢下比赛,晋级四强。由于几乎没有回合,一盘比赛用时才不到二十分钟。

    “又送出去一根油条,希望你好好享用。”潘西齐默默在心里祝福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