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潘西齐的做人底线
    “哎呀,可惜!”

    场边观众原本以为能看到一幕精彩的发球上网表演,没想到在潘西齐的强力回旋球之下,老王还是功亏一篑。

    经过这三个球的打击,老王几乎已经对自己的发球丧失了信心。无论他采取怎样的变化,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他甚至连潘西齐的回发球都无法触碰到。

    第四个发球,老王明显受到心理波动的影响,连续两个发球下网,以双误结束了自己的第一个发球局。

    “潘西齐局分1:0领先,双方交换场地。”裁判及时给出了比分。

    “真没想到啊,那个叫潘西齐的小子直落四分破掉了老王的第一个发球局,还是以这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接下来的比赛有意思了。”场边观众敏锐的感觉到有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互换场地时,双方在球网处擦肩而过。潘西齐正准备走向底线,突然一声略带愤恨的“哼“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他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却见老王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留给潘西齐的只有中年男人特有的地中海脑门,在球馆灯光照射下泛着油光。

    “嗯,我一定要注意保养我的头发,到时候千万不能秃顶啊!”潘西齐有感而发。

    要是让老王知道潘西齐这时候居然想到是这种事,估计要被气的当场心脏病发作吧。

    很快双方准备进行第二局的比赛,换由潘西齐发球。由于第一局的惊艳表现,众人对潘西齐的发球局那是相当期待。

    “看来老王对我已经有些不满了,若是接下来还让他碰不到球,估计得记恨我好长时间。毕竟都是单位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犯不着得罪他。”

    潘西齐虽然也想速战速决,但是考虑到这样做给自己带来的麻烦,还是决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让老王打上几拍。

    第一个发球,潘西齐照例用下手发球,发出一个菜球。这种球,只是追求顺利过网入区,不要失误就好,时速也就是三四十公里,谈不上任何威胁。现场观众没想到等来的是这么一个发球,不由有些失望。

    老王原本还有些紧张,生怕潘西齐在发球上出什么幺蛾子,让他在众人面前继续丢脸。没想到潘西齐的发球如此绵软,简直就是送上门的进攻机会。

    一想到能回出一拍极具攻击性的回球,给自己找回点面子,老王顿时兴奋起来。经过第一局的羞辱,他急需要一个机会来证明自己,并不是谁都可以随便蹂躏的弱鸡。

    “嘿嘿,小子,看我这一拍,打的你找不着北!”老王似乎已经能够想到潘西齐望球兴叹的样子。

    只见老王双眼紧紧盯住来球,视线跟随球的飞行轨迹而移动。脚下不停捣着小碎步,调整自己的击球姿态。眼见网球已经进入了攻击距离,老王没有犹豫,早已准备许久的右手迅速甩动球拍,狠狠回出了一记直线球。

    网球沿着右边线急速飞向潘西齐的底线,其速度甚至不弱于老王的快速平击发球。这个球的落点,可以算是离此刻的潘西齐最远的地方。极快的球速,刁钻的落点,看来这这一分老王势在必得。

    眼见老王即将以一记强力回球拿下自己本场比赛的第一分,潘西齐却已经出现在了右边底线处。由于老王全部精力都落在了回球上,他根本没有发现,在他做出挥拍动作的同时,潘西齐已经快速朝右边移动,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最佳防守位置。

    网球刚刚落地反弹而起,没有任何停顿,便被守株待兔的潘西齐一个单反回击,快速飞向老王左侧底角。网球带着丝毫不弱于老王回球的速度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在离老王最远的距离落地反弹,随后飞出底线。

    “漂亮,完美的单反得分。回球线路让对手完全无法追到。”场边观众热烈的评论着。

    可怜的老王,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猛然看见一根浮木,正想紧紧抓住,却没成想木头漂走了。这种挫败感简直是双重打击。从接发球一区走向二区的过程中,他耷拉着头,手还时不时重重拍打自己的大腿,显得极度懊恼。

    看到老王这种肢体动作,潘西齐意识到自己错估了形势。“看来只是碰到球还不够啊,真难伺候。好吧,为了不得罪人,多打几个回合再得分好了。”

    接下来的比赛,潘西齐似乎收敛起自己一开场那咄咄逼人的气势,变得不功不过起来。他每个球并不追求极强的力度,也不一开始就打出最大的角度,与老王开始了相持战。

    进入这个阶段,终于到了老王自认为占优势的多拍对抗。他不时变换回球线路,直线斜线交替,想要通过多变的球路让潘西齐难以招架。但是,不管他回出什么球,潘西齐像是早就看透他的意图一般,总是早早移动到回球位置,将球平稳回击过来。回合数多了以后,往往是老王率先沉不住气,以失误结束这一分。

    渐渐的,比分来到了5:0,潘西齐领先。同时,老王在之前的每一局里居然没有得到任何一分。在场的观众哪看过比分如此悬殊的比赛,情绪点完全被调动了起来。潘西齐每得一分他们便跟着欢呼起来,就像自己得分一般高兴。然而,这欢呼声,听在老王耳朵里,就像是一把把利刃往他的心里插。

    “妈的,早上出门是不是踩了狗屎了,居然第一轮就抽到这个灾星。以后在单位网球界,我这老脸算是没出搁了。”老王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对抗的信心,只求比赛尽快结束。

    第六局,潘西齐的发球胜赛局,只要率先赢下六局他就能晋级下一轮了。

    一区,潘西齐将球抛起,拍子轻轻推送。看着又是一个像之前一样没什么威胁的下手发球,软绵绵的飞向对面。然而,这个球的飞行高度似乎太低了点,有可能过不了球网。

    果然,网球即将飞过球网时,由于高度不够,瞬间被网带拦截下来。

    “一发失误,第二发球。”裁判的声音响起。

    潘西齐拍了几下球,又将球抛起,推拍击球。这次,他手上多加了一点力,似乎是对第一次发球失误做出的调整。

    果然网球飞行高度上升了许多,很顺利的飞越了球网。然而这次的力度似乎太大了一些,落地之时,网球将将飞出了发球区的边线。

    “双发失误,潘西齐发球局,0:15落后。”裁判在报分时,着重强调了潘西齐落后,声音还有些颤动,可见其内心也掀起了波澜。

    裁判如此,场边的观众反应更为强烈。观众们先是愣住半刻,接着回过神来的他们发出巨大的喝彩声。

    “老王终于得分了,没想到还是潘西齐双误给送的。我还以为这场比赛老王一分也得不到了。”一观众激动的说。

    “老王要真是一分不得,那也太丢人了,说真的,之前我还挺为他担心的。现在可好了,终于破蛋了。”另一个观众看来颇为同情老王。

    老王听到比分后百感交集,本来他已经完全放弃,没想到通过这样的方式得了一分。在他的印象中,潘西齐之前没有任何一个失误,这应该是他全场的第一个失误吧。

    “还以为是个不会失误的怪物呢,原来也会双误啊!不过即便这样,这场比赛我也是没任何胜算的。”老王感慨道。

    等观众的欢呼声平静下下来后,潘西齐开始了二区发球。没想到,这局比赛他似乎完全失去了发球手感,无论一发还是二发,要么下网,要么出界,不管如何就是无法顺利将球发到老王的场地。随着连续六个发球失误,潘西齐又丢掉了三分,以直落四分的方式丢掉了自己的发球区。

    “5:1,潘西齐领先。”

    场边的观众看到这时已经完全无语了,这简直就是一场奇葩的比赛啊,潘西齐先是连拿20分赢下前五局,接着又是连续四个双误丢掉第六局。合着这场比赛完全就是潘西齐的独角戏,得分失分都是他说了算,没老王什么事啊。

    场上的老王更是凌乱了,这种比赛他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有了吧。不过无论他如何难以理解,他只知道自己的局分已经不再是0,即使输掉接下来的一局,1:6也比0:6听起来好出太多太多。而且,在他看向潘西齐的短短几秒,他似乎发现潘西齐对他笑了一下。但由于两人离的较远,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自觉完成任务的潘西齐,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完全放松的他没有再多生什么波澜,干净利落的在老王发球局连下四分,以6:1赢得了本场比赛。

    “哎,看来和水平差太多的选手打比赛,还真是麻烦。不仅要照顾他们的情绪,还要让场面不至于太难看。就是送分也得偷偷摸摸的,做好人太难啊!”

    “我看网球比赛的时候,就不喜欢出现6:0的比分,觉得这样太败人品了。那年法网芬妹前几轮一路送蛋横扫晋级,最后人品败光,决赛输给伊万,错失夺得大满贯的最佳机会,直到现在还被网球迷戏称最水世界第一。我一定要吸取这个教训,不能给别人送鸭蛋。这就是我做人的底线了!”潘西齐想道。

    原来,那个发球局四个双误是他蓄谋已久的挽救人品行动,他在践行不给人送蛋的做人底线呢。要是老王知道了真实原因,不知道会不会指着潘西齐的脑门,吼上一句:“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