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爆扫老王(二)
    “第一局,老王发球局,0:15。”裁判的报分声缓缓响起。

    “哗”的一声,场边的观众在确认了这一球的结果后,像炸开了锅一般,开始兴奋的交头接耳起来,看来都在讨论刚才潘西齐回出的那个神奇的小球。

    “真没想到那小子能回出这样的小球,简直太精彩了。你看到没,那球贴着球网就那么飞过去了,我当时都以为铁定过不了网了。”一个人激动的说道。

    “是啊是啊,特别是那个球过网以后,就不往前走了,直接下坠。那效果堪比职业球员的急速下坠穿越球啊,高水平选手遇到这种球也几乎没有什么办法。”另一个人看来也被潘西齐的那手小球给征服了。

    “当然,最绝的还要数那个球落地后的反弹,不仅不往前走,还直接飞往反方向。离网那么近,即使当时老王已经到位,碰到球也只能是下网,没法回过去了。”第一个人接着感叹道。

    “哼,我看未必。一般这种球,十有**是要下网的,我看应该是运气球。”旁边一人似乎有不同的看法。

    正当几人还想争论下去,老王准备开始他的第二个发球,众人也只好作罢,继续看比赛。

    老王不愧是在网球场浸淫多年的球油子,虽然潘西齐的第一个回球极大的震撼了他,但还没有完全击溃他的心理。因为以他多年的网球经验,刚才那个球实在是太极限了,十次里有九次都会下网的。之所以刚才那球过了网,几乎可以肯定是运气的原因,下一次必定过不来了。

    想通这些关节,老王的心便渐渐平静下来,别的不说,他这调整情绪的功夫还真的值得潘西齐这些年轻人学习。

    老王站在自己的发球二区,照例在地上拍了几下球,接着高抛发球。第一个发球他更多的采取的是平击的方式,为的是获得更快的球速,因此加的旋转很少。

    而这个发球,他明显改变了策略。在触球的瞬间,他明显没有对网球施加很大的力量,但是球拍对网球的右侧进行了快速的摩擦。这样,球在离开他的拍面后,就带着强烈的侧旋向对方场地飞去。

    老王的应对还是很迅速而准确的,既然你接我第一个球用的是切削放小球,那么我第二个球也是用切削的方式发出来。老王这是想要用自己的旋转来扰乱潘西齐对球的控制,让他无法再回出刚才那样的接发球。只要进入相持阶段,他有绝对的把握拿下这一分。

    只见网球带着强烈的旋转砸在了潘西齐的发球区里,落地后立马加速朝左边线外飞去,侧旋的效果显现无疑。接二区发球本来就是右手持拍的运动员较为头疼的一点。对方发外角球的话,球外左边飞去,球员只能用反拍进行接发球。大多数球员反拍的威力远不如正拍,因此反拍接发球的效果往往是不如正手接发的。

    而这个球,老王不仅发的是外角,还加了强侧旋,为的就是让网球尽量飞向场外,远离潘西齐的身体。即使潘西齐能够追到,仓促间回出的球质量应该也不会太好。

    看着网球明显向外场飞去,老王的战术已经成功了一半。他已经想好了,一旦回球出浅,他立即偷袭潘西齐的正手位,这时那里将会有一片巨大的空当。

    眼看网球就要飞出场外,潘西齐球拍却已经早早等在了其前进的线路上,看起来就像是老王将球发到他指定的位置一样。只见他反手位单手持拍,明显的单反打法,和他的偶像奶牛一样。

    虽然这次是反拍接球,但球触拍的一瞬间,他竟然与上一次一样,手腕猛然一抖,又将网球给削了回去。老王施加在球上的摩擦虽然比第一分强了不知多少,但在潘西齐手下,却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网球只带着潘西齐施加的旋转飞向对面场地。

    众人似乎都被潘西齐的单反切削给吸引了,却没有发现他脚下步伐的诡异之处。相对于第一分,由于球的强烈侧旋,潘西齐需要移动接近两倍的距离来进行回球。但是,他还是和第一次一样早早的就移动到了回球位置,几乎和上一次花费的时间相差无几。

    如若潘西齐移动速度和第一分球一样快,那么两倍距离带来的两倍时间就会导致他步伐不到位从而影响击球效果。然而潘西齐就那么轻描淡写的移动到位了,似乎更远的距离对他没有产生任何影响。这其中蕴含的巨大信息在场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够解读,甚至练潘西齐也无法察觉。

    因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打网球似乎成为了他与生俱来的本能。他一眼就能判断出对方的球速,旋转,落点。想要移动的合适的位置双腿便会自觉以最节省的步伐带着他的身体到达他想去的地方。脑子里想要回出什么样的击球就自然知道该如何操作以达到他想要的效果。

    可以说,运动员通过夜以继日的艰苦训练想要将打网球变成自己身体的反射反应,只有长年累月坚持才能一直保持自己良好的球感以及临场反应。一旦远离球场,这个反应就会慢慢减退,直至消失。而这个时间不需要很长,有可能几个月时间便会让职业球员对网球感到陌生。

    但是,现在网球成了潘西齐的本能。本能就是我们人要呼吸空气,饿了要吃饭,渴了要喝水,热了会出汗。这些是不需要我们去练习的,自然而然就会的。即使你不去想它,它也依然存在,不会因你的意志转移而改变。

    换一种说法,现在潘西齐就像是水里生活的鱼儿在与人类进行游泳比赛。可想而知,这样的潘西齐有多么的可怕。不知道摔跤那晚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奇遇,会使自己的身体发生这种神奇的变化。

    现在的问题是潘西齐虽然感受到了自身的这种变化,但他无法判断现在的他究竟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就像人猿泰山突然得到了一百亿,但是他从来没有拥有过财富,因此他无法判断自己的财富是多还是少。这时,只有进入人类社会,接触到其他人,了解他们的财富情况,他才能知道,原来自己成为了一个超级富翁。

    而对潘西齐来说,只有通过不断和别的选手进行网球比赛,他才能知道自己的网球极限在哪里,又或者到最后,他无法探知自己的极限。

    回到比赛中来,随着潘西齐的反手削球,全场又是一阵惊呼。

    “快看,他又回出了那样的球,不知道这次是不是也能直接得分。”

    “哼,我看他只是一味的在尝试自己的运气,这次肯定下网了。没有人能够永远走运。”之前那个人还是对他保持怀疑态度。

    “不好!”潘西齐的回球吓了老王一跳。按他的预想,潘西齐应该会因为无法及时到位而回出质量很差的浅球,谁想到他快速移动到位,又削出了与第一分一样的球。看那力度与线路,又像是一个极限球。

    由于没有预判,知道自己无法及时赶到的老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网球朝自己这边场地飞来。

    “下网吧,快下网吧!那种极限球是无法连续打出来的!”老王心里在默默祈祷着。

    然而,老王注定是要失望了。网球又是在距离球网几毫米的高度飞到了老王这边,接着下坠、反弹、落网。

    ”哇哇哇!”现场观众大都惊呼了起来,接着一阵猛烈的掌声响起。观众的情绪似乎完全被调动了起来,场边的交谈声都快要压过裁判播报比分的声音。

    “第一局,老王发球局,0:30。”

    “快打听一下,那个年轻人是哪个部门的,叫什么名字?别的都不说,就这头两分小球,够他吹一年的啊。”许多人对潘西齐产生了兴趣。

    “我知道,那是我们隔壁科室的小潘,以前也打球,但没听说这么猛啊。”很快,关于潘西齐的信息在观众中传播起来。

    当然,现场最受打击的是场上的老王。祈祷失败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潘西齐的小球落地得分,这简直是对自诩有一手放小球绝活的他来说最直接的打脸啊。

    “怎么会这样,这小子居然有能力连续两次接出这样的回球,这不科学啊。才多久不见,怎么会有人能有这么大的提升?”老王之前还算稳固的心境开始出现了一丝裂痕。

    第三个发球,老王回到了自己的一区。这时,在发球上他已经没有更多的变化可以选择。毕竟作为一个业余选手,他能够掌握上手发球中的平击球以及侧旋球,已经算相当难得的了。

    然而他并不打算放弃,他想到了另一种冒险的方法来对付潘西齐的放小球。

    打定主意后,照例的拍球,高抛,全力平击,老王发出了一个速度不错的球,大概能达到九十公里时速,算是他的发球极限了。然而,老王的动作并没有随着网球离开球拍而结束。那一瞬间,老王竟然没有做发球后的回位动作,反而接着那一股冲劲,直接快速冲向了球网。

    “我靠,老王这是要发球上网,没想到咱们单位的比赛也能看到这个战术!”眼尖的观众立马看出了老马的意图。

    “姜还是老的辣啊!前两分离得太远没追到,这次老王是想第一时间就冲到网前,最快的缩短与球的距离,这个方法应该可行。”

    老王冲上网的速度相当快,没多久就来到了网前。这时,潘西齐刚好用正拍又切出了一球,网球依旧带着强烈的旋转朝老王飞来。

    同样的极限过网高度,同样的过网急坠,同样的落地反弹。不同的是,这次老王已经早早来到了球的旁边。只见他降低重心,球拍向前伸出,等球一反弹就要将网球跳过网,反给潘西齐放一下小球。不得不说,业余选手里能有这样的思路,也算难得。

    就在老王以为自己终于要第一次触碰到潘西齐回球的时候,场上突然起了变化。网球落地反弹以后,以比之前快了近一倍的速度往反方向窜去。这一速度上的变化让老王预料未及,因此对球弹起落点的预判产生了误差。眼看球拍就要触碰到球,网球却快速逃离了老王的控制,撞进了球网。

    “第一局,老王发球,0:40。”

    看着在球网边滚动的网球,还保持半蹲状态的老王,脸色十分难看。在其脑里,现在正来回狂啸着一句话:“我xxx,这球没法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