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单位网球赛
    “不行了,不行了,今天到此结束。”

    不到一小时以后,大魏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喘着粗气,脸色通红,额头上的青筋全都暴了出来。

    “你小子不知道吃了什么仙丹,不管什么球,都是同样的速度回过来,也不失误,我简直是对着一面墙在打嘛。”

    小说正看到**部分,猛然间被大魏喊停,潘西齐还有点不舍得。他走到场边,将手机与球拍都放到了网球包里。接近一个小时的运动,以大魏强壮的身体都快虚脱了,他却像没事人一样。走路步伐稳健扎实,呼吸绵长有力,甚至连最容易出汗的面部也十分干燥,丝毫没有出汗的痕迹。

    “我看你小子打的这么轻松,一点都不累,看来还留着大半力气吧?以后咱俩还怎么打啊?”对于突然表现出变态水平的潘西齐,大魏有些自嘲的问道。

    “嗯,差不多吧。”潘西齐有些心虚的回答。要是让大魏知道他只用了六分之一的力气,不知道大魏是会发狂弄死他还是自己羞愧而死。

    “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这么猛了?我看以你的水平,业余高手也不一定打的过你。”大魏还是有点不死心,好奇的追问潘西齐。

    “你看我的反应像知道吗?可能我突然开窍了吧。”

    看潘西齐不像说谎的样子,大魏也只好作罢。两人照例在球馆更衣室淋浴一番后便准备开车告别,临走之前,大魏突然有些紧张的问潘西齐:“那个,潘子,咱俩下次还约吗?以你现在的水平,和你练球我肯定提高的也特快。”

    看着大魏一脸期待的样子,潘西齐内心有些纠结。但是猛然想起过去一个小时他玩滴答球的那种煎熬,他还是横下心来,给大魏留下一句“再说吧”便匆匆驾车离去。看着潘西齐溜得比兔子还快,大魏心里隐隐有感觉,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和潘西齐一起练球了。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两年的练球,在未来的日子里能成为他一辈子的荣耀与永不厌烦的谈资。

    潘西齐开车行驶在三环路上,表情淡漠,似乎刚才那一个多小时的网球并没有让他意识到他身上正在发生着某种神奇的变化。开着开着,不知怎么的他开始回想起刚才球场上的情况。先是想到那乏味到极致的滴答球,下意识皱起了眉头。突然,似乎是想到了某件之前没有意识到的事,他的双手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眼看就要控制不住方向盘了,他赶紧把方向一甩,一脚急刹车在路边的应急车道上停了下来。他的双手因为紧张而抖的更加厉害,运动一小时有也没出汗的脑门汗珠大颗大颗的落下,瞬间打湿他的上衣。

    原来,之所以他在球场上对自己突然巨幅提升的网球水平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情绪波动,是因为他落入了自己的感官陷阱。大魏感受到的炮弹般的回发球在他自己眼里只是像之前一样普通的回球,反而大魏的回球变得又慢又轻。就是因为两者对于球速与力度感受的巨大差别,才导致了大魏疲于奔命而潘西齐却感觉在打滴答球一般。

    所以,从大魏的角度来看,潘西齐的网球水平突然强的难以理解;而在潘西齐眼里,大魏却大大的退步了,就像是一个不会打球的小孩。

    其实,当时有一个机会能让他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是大魏给他看回发球的录像。在录像中,他确实发现了回球那超乎寻常的速度与力量。但是,一到实际的场上,他便完全无法感受到真实的情况。因此,在自己的感官与录像之间,他选择了相信自己的感官,从而错过了意识到自己身上正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的机会。同时,长时间六分之一力度与大魏练球,让大魏也慢慢遗忘了他刚开始那几个球的真正威力,认为那不过是意外,后面才是潘西齐正常的水平,因此大魏也只是感觉到潘西齐网球水平提升了许多,却无法判断出他的真正实力。

    直到刚才,他突然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录像是不会骗人的,大魏水平下降的再厉害也不会像个孩子一样,所以,真实的情况只能是他的网球水平得到了堪比跨越珠穆朗玛峰式的提高。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突然强了这么多?这一切会不会都只是一场梦?”潘西齐有点接受不了事实的真相,换作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恐怕也无法保持冷静。

    “等等,只有大魏一人无法说明问题,也无法判断我的真实水平。虽然只是使出六分之一的力量,就把大魏玩弄在鼓掌之中,也不能说明我就是天下无敌了。就好比对付小学生,中学生就算是超级强大的存在。”开窗吹了吹冷风,潘西齐算是稍微冷静了一些。

    “该怎么验证我现在网球的真实水平呢?”似乎已经没有勇气去思考自己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堪称奇迹的变化,潘西齐只能去想一些更容易得到答案的问题。

    “对,打比赛,找更多更强的人打比赛。只有这样,才能知道我的网球极限在哪里。”

    正当潘西齐豪情万丈的畅想自己未来挑战各界网球高手,大杀八方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收到了一条短信息。他打开一看,满身的激情瞬间被一盆凉水当头浇灭。

    信息上显示着:“您的小型汽车京xxxxxx由于违规占用应急车道,被丰台交通支队拍摄记录,请您及时处理。”

    “啊!我的六分两百块!不!!!”

    第二天,潘西齐正在单位电脑上浏览网球新闻,这基本是他每天必做的功课。突然,部门微信群里收到了工会主席发布的公告,是关于组织员工参加全局网球比赛的通知。

    往年,他们单位也举办过这样的比赛,但潘西齐从来不参加。因为他们单位虽然是个清水衙门,但是藏龙卧虎,能人异士尽出。就拿网球来说,别看他练网球好多年了,但在单位那些老油条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有时候和老同事约着打球,每次都让他很受伤。那些球油子,球龄都十几二十年了,一个个不仅基本功扎实,还各自都有自己的小绝招。这种绝招在专业选手看来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手段,但是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说,那是相当有效的得分方式。就拿单位老王的那一手偷袭放小球功夫,对上潘西齐基本就是一放一个准。

    因此,单位网球比赛的前几名基本被这些老同事承包了,潘西齐也就没那么大的兴致参加。但是这次可不一样了,他正愁着没有网球比赛打呢,这不就送上门来了。

    这种好机会怎么能错过,拿起手机,在群里第一个报了名,果然引起了那些老同事的诧异。一个个都调笑般的问他这次怎么突然想通了,是不是之前没被收拾够。他只是笑笑不理他们,心里想着到时候让这些人都大吃一惊。

    三天以后,单位网球赛正式开始了。那些常年练球的老同事自然踊跃报名,一个也没拉下。除了这些固定班底,这次还真有不少年轻小伙子报名参赛,总人数达到了三十人,在一个不到五百人的单位,真是不小的比例了。由此也可以看出网球运动在中国民间的迅猛发展。

    由于参赛人数比往年都多,这次比赛也采取了不一样的赛制。三十个人由报名顺序从1到30编号,由前十五号抽签对位后十五号。一一对战后决出十五名胜者,接着其中一人轮空,再和另外十四人中胜出的七位组成最后的八强,然后再捉对厮杀直至决出最后的冠军。

    这样的赛制可以说有比较大的运气成分,因为一开始就进行抽签,而不是像atp正式比赛那样的根据选手排名安排签表,很容易出现两个实力很强的选手第一轮就遇到一起,拼个你死我活。要是抽中个只是重在参与的菜鸟,那就是你好运气,无压力晋级下一轮了。

    由于这次报名太积极了些,潘西齐被排在了一号,第一个抽签。当然,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抽中谁根本无所谓。六分之一的他就把大魏快打趴了,单位这些个业余爱好者,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抱着轻松的心态,他抽出了自己的对位选手,17号。一看名单,他直接给逗乐了,居然是老王,这简直就是冤家路窄啊。

    那边老王似乎也知道了抽签结果,正眯着眼满脸笑意的冲他招手。看的出老王是真高兴啊,也是,谁抽中个手下败将不开心,起码这第一轮是妥妥的要赢了。

    似乎是读懂了老王笑容里的含义,潘西齐也特别大度的和老王笑着挥手致意,就像是让老王手下留情一般。就这样,两名选手带着自己的球拍来到了场地两边,准备开始进行第一场比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