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疯狂虐菜
    通过手机录像,潘西齐终于明白为何大魏就像见了鬼一样。要是他处在大魏的位置上,发现来球是这种情况,他只会比大魏表现的更加夸张。

    “这、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和以前一样,把你的发球接回去啊,怎么变得像超级重炮手轰过去的一样?”

    “你问我我问谁。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相信你小子能回出这样的球来。”大魏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要知道,潘西齐虽然有将近一米八的个,但是身体比较单薄,肌肉力量不强,因此回球通常是比较绵软的。相反,大魏一米八五的壮汉一个,手臂得有潘西齐的一个半粗,强劲的肌肉鼓鼓的,充满了力量感。虽然是业余选手,但是一旦让大魏发力舒服了,回球的力量与速度时常让潘西齐招架不住。

    当然,潘西齐能与大魏作为固定球友长期合作,也有他自己的绝活。俗话说得好,力量不够脚步凑。凭着潘西齐极为灵活的脚步与柔和的手感,常常能在与大魏的长回合拉剧中占得主动。其打球风格颇有女子球员中a拉的架势,属于魔也要磨死你的那种。黏乎乎的球风有时候让大魏相当不适应。

    因此,在潘西齐接连回出三记炸裂式接发球后,大魏的世界观崩塌了。这明明应该是他最擅长的得分方式,反而被潘西齐给打了出来,而且还是那种他永远也打不出来的球速。

    “我说你今天究竟是怎么了,突然变得这么猛?不,猛已经不能形容了,应该有变态才对。你简直就像个野兽!”

    “你别笑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上周和你打球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啊。”潘西齐也觉得十分奇怪,要不是有录像为证,从他的视角甚至都无法发觉发生在球场上的怪异情况,只是觉得大魏怎么有球不去接。

    大魏像看怪物一样将他从他头到脚仔仔细细看了个遍,似乎想看出个端倪。可是潘西齐明明还是那个鬼样子,没有什么特殊的。突然,大魏将视线停留在潘西齐手上握着的百宝力网球拍上。

    看着大魏那直勾勾的眼神,潘西齐下意识抓紧了自己新买的宝贝球拍。

    “喂,你色眯眯的看着我的拍子,想要干嘛?”

    “咱俩一切都和上周一样,只有你的球拍换成新的了,问题肯定是出在这球拍上。”似乎找到了问题所在,大魏兴奋的说道。

    “不会吧?这不过就是把普通的百宝力网球拍,虽然贵了点,但没听说有这么大的威力啊?”潘西齐有些疑惑。

    “那你说,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能够解释你刚才的接发球?”大魏显得信心满满。“这样,咱俩换拍子使使,要是我也能打出你那样的球,说明就是这拍子有古怪。”

    感觉这个方法似乎可行,潘西齐有点不舍的将拍子递给了大魏。

    握着潘西齐的球拍,大魏的手有些颤抖。他打心眼里觉得就是这把拍子才使潘西齐那个弱鸡能回出如此凶猛的回球,自己现在手里握的简直就是一把神器啊。

    两人分走到球场两边,还是由大魏先发球。

    神器在手,大魏整个人意气风发,仿佛天下尽在手中。他豪气的对着潘西齐喊道:“一会我的发球要是太猛,你就别接了,小心伤了你那小身板。”

    “废话少说,发你的球吧。”潘西齐白了他一眼。

    “好,看我的超级旋风发球!”这个大魏,居然还给自己的发球想了个威风的名字。

    潘西齐原本还有些紧张的望着大魏,怕万一真是球拍有怪,自己可不想被那种速度的球给砸到,不死也得去半条命。没想到,网球从大魏的球拍离开以后,又开始以潘西齐极为熟悉也难以忍受的龟速向他飞来。

    “我靠,还能再慢点吗,感觉我都能掏出手机看一篇文章了。”潘西齐心里忍不住吐槽。

    同样的,他早早的就等在了来球落点之前,网球落地的位置和他预计的分毫不差,看起来就像大魏把球发到了他指定的地点。没有任何悬念,一记正手,又给了大魏一个炸弹式回球。

    但是,这次大魏可没有前几次那么幸运。由于满脑子都想着自己发出爆裂发球后的酷炫模样,他得意的根本没有想到潘西齐能把球回过来。因此,对来球也没有任何防备。不过,就算是有了防备,他也来不及了。因为在他眼里看到的,只是一条黄色的虚线向自己飞来,容不得他多想什么,刚刚从他手里发出去的网球就重重砸在了他的小腹上。

    “啊!!!”一声惊动整个光彩网球中心的惨叫突然响起,吓飞了许多停在球场照明灯上休息的鸟儿。

    球场上,大魏捂着小腹在地面上打着滚,嘴里发出杀猪吧的嚎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中弹了。当然,以大魏现在的感觉,也比中弹好不到哪去。高速飞行的网球的能量全部宣泄在他的身体上,就好像小腹被大铁棒重重敲了一下。这一下,让他鼻涕眼泪都出来了,幸好中午没吃多,不然估计屎都被打出来了。

    知道自己闯了祸,潘西齐赶紧跑过去查看大魏的情况。他蹲在大魏身边,关切的问:“哎呀,怎么就没躲开呢?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揉揉?”

    “哎哟,你小子离我远点。你这哪里是打球,简直是射击啊,还是把我当靶子的射击!”大魏惨叫道。

    潘西齐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静静等着大魏的疼痛消减。

    过了足足十分钟,大魏终于坐了起来,呼吸也变得平稳了一些,似乎从极度的疼痛中缓了过来。潘西齐见状连忙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潘子,看来还真不是这球拍的问题。问题出在你身上。说,是不是背着哥们吃了什么不该吃的药?还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变身蜘蛛侠了?”

    听到大魏有功夫调笑,知道他已无大碍。潘西齐笑着骂道:“去你的,网球不过就是一个兴趣爱好,当做锻炼身体来玩的,谁会无聊到去吃兴奋剂啊?再说了,就是吃了药,我也连职业选手的一根腿毛都比不上啊,犯得着吗。”

    “说的也是,可是你那回球可是实打实的超级猛啊,这你又该怎么解释?”大魏还是有些不相信。

    “这个我还真的不清楚,难道是我昨晚看澳网决赛,得到了奶牛的真传?”说到这连他自己都不信了。

    随着身体疼痛的慢慢减弱,大魏似乎回过神来了。大魏也是个真爱网球的,虽然发生了这种难以解释的事,但既然在网球场上,他还是希望痛痛快快的打一场网球。

    ”我说潘子,要是今天你一直用这样的正手和我打,我看是连根球毛也摸不着了。这样吧,你减力和我打,只要把球速降到以前那样就可以了。”大魏带着商量的语气说道。

    “减力?怎么减?我根本没加力啊?”潘西齐有些为难。虽然已经从录像中得知自己回球的速度有多恐怖,但潘西齐根本就是按照以前练球的力量回的球,不知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真是笨,怎么减力都不会。就是你把挥拍力度变小,让球速降到我能接到的程度就好。”大魏骂道。

    “哦,那我试试。”

    还是大魏发球,潘西齐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减多少力,他就试着减小了一半的回球力道。要知道,他以前回球力道就不强,猛然减弱一半,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打出去的将是个超级绵软的回球。

    果然,这次网球不像炸弹一样的砸向大魏,但是,大魏依旧没有碰到来球。在他眼里,网球是慢了,但那也就是飞机与高铁的区别,即使从飞机的速度降到了高铁的速度,他两条腿也是跟不上啊。

    “妈的,让你减力你听见没,是想玩死老子吗?”大魏有些愤怒了。

    “知道了,我再试试。”

    这一次,潘西齐用了之前最初力道四分之一的力量来回大魏的发球,终于,大魏能看清球的飞行轨迹了。他兴奋的大喊一声,用力挥拍,想要将球挡过去。“砰”的一声,大魏今天终于第一次碰到了潘西齐的回球,然而也仅仅只是碰到而已。带着潘西齐四分之一力道的网球直接将大魏的网球拍炸开了去,重重撞在场边护栏上。

    这种情况说明,双方选手的力量差距明显。威女皇之所以在女子网坛所向睥睨,靠得就是比别的女子选手强出太多的绝对力量。女子网坛里没有几个女选手可以说在和威女皇对阵时没有被她炸过拍,可能她的姐姐算是个例外。姐妹两联手引领了女子网坛的力量时代。

    “再小力一点,你丫听不懂人话吗?”感觉大魏随时就要暴走了。

    “好,这次一定让你满意。”

    接下来的回球,潘西齐又将力道减少到了六分之一,在他自己看来,简直就是十分轻柔的用球拍轻轻碰了网球一下,就像在小心翼翼保护一件水晶玻璃品,就怕稍一使劲,碎了。

    终于,这次的回球带着合适的速度与力量来到了大魏的这边。大魏一个潇洒挥拍,在将来球狂野的力量消耗殆尽后,用自己粗壮的手臂将球以更快的速度回了过去。

    “漂亮!”似乎对自己这记力道十足的回球十分满意,大魏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视线回到潘西齐这边。见到大魏终于将球回了过来,他心里长舒了一口气,看来这就是适合的力道了。等了许久,大魏的球终于到了他的场边,他依旧用六分之一的力度,将球近乎呵护的送了过去。

    现在要是有人在场边看球,一定会发现场上两人的奇怪表现。一边那个壮汉挥起拍来虎虎生风,回球那叫一个用劲。另一边那个有点瘦削的则有些哭笑不得的在场上应付着回球,每次击球那叫一个小心翼翼,动作轻柔的就像拂过脸庞的春风。然而,回出的球速却丝毫不逊色于那个壮汉。

    就这样两人练了五分钟,大魏满面红光,那叫一个酣畅淋漓。然而潘西齐的情况却不太乐观,他一副重度便秘的表情,像是一秒钟也无法忍受了。原来,在他看来,他完全就是在以超小的力道,超慢的速度和大魏进行练球。

    这样讲可能大家还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这么难受。就拿一个顶级乒乓球选手来说,现在要求他陪一个刚刚学习乒乓球的小孩练球,小孩只会滴答球,还是很慢的那种球速。乒乓球手为了能和小孩相持起来,也只能按照小孩的速度与力量去打滴答球,而且还得打很长时间。这种难受,相信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又过了五分钟,潘西齐突然喊停。只见他跑到场边,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又回到了场上。

    “继续!”潘西齐面无表情的喊了一声。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一副极其无厘头的画面诞生了。大魏近乎疯狂的奔跑,挥拍,吼叫,身上的汗已经将他全身上下浸湿。另一边,潘西齐像鬼魅一般的移动着,右手持拍,不时将网球轻柔的护送回去;左手拿着手机,居然在追看他最新热衷的小说。看他那样子,浑身没出半点汗,就像是压根没有运动一样。

    此时,大魏一边沉浸在强力击球的超爽快感中,另一边内心却在呼号:“真他妈见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