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约球
    由于偶像得偿所愿,潘西齐这一晚睡得那叫一个舒坦,早上醒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起床匆匆洗漱了一番,他便开着自己那辆二手byd,加入了上班族的大军。

    潘西齐今年刚满三十,而立之年。古人说三十而立,就是说人到这个岁数,不管干什么事业也应该小有成绩了。但是,这个对潘西齐并不适用。他毕业后考入了一家事业单位,虽为铁饭碗,但是属于清水衙门,根本没有什么油水。每月靠那点死工资,虽说饿不死,但是却绝对不可能活的滋润。

    另外,由于单位极为讲究论资排辈,想在职务上晋升那是相当困难。他们科室还有几位老员工对科长的位置虎视眈眈,所以他对这个基本没什么妄想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父母作为首都土著,给他留了一套位置尚可的两居室老婆小。这套房子是他父亲单位分的,年龄几乎和他一样大。父母把房子留给他娶媳妇,老两口退休后在郊区租了个院子,种花种菜,颐养天年。

    当然,想要靠这套老房子就娶个媳妇,那也是没那么容易。毕竟现在的姑娘,结婚有房子是基本条件,其他的物质基础一样也不能少。以潘西齐那点可怜的工资,别说养老婆孩子,就是自己也才将将够用。加上潘西齐是个宅男,平时就不爱在外头活动,就更认识不了几个人,直到现在还是个孤家寡人。

    不过这也不能说他完全不出门,每周两次和朋友约网球是他雷打不动的项目。作为十几年的网球迷,他在上大学的时候选修了网球课,从那时便拿起网球拍子,坚持和朋友同事切磋球艺。当然,作为业余爱好,他也舍不得请专业教练,只是自己和朋友瞎玩,虽说打网球还算熟练,但那水平在行家眼里绝对是不值一提的,连业余高手也远远算不上。

    今天是周二,又到了和朋友约球的日子。果然,下午两点,他接到了朋友的电话。

    “喂,潘子,我是大魏,下午六点,老地方,没问题吧?”

    “你知道我单身汉一个,能有什么问题,老地方见。”潘西齐颇为愉快地与朋友约好了。昨晚偶像惊险获胜,让他也有点手痒,准备今天在网球场上好好出一身汗。

    忙完自己手上的活,一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了。潘西齐匆匆关了电脑,离开单位开车前往球场。他和朋友每周打球的地方叫做光彩网球中心,位于南三环,离单位只有十五分钟的车程。之所以选择这个球场,一来离得近;二来场地多,条件好,容易预约;三来也是最重要的是价格适中,算是性价比超高的一个场馆。因此这里也就成了潘西齐与朋友的固定据点。

    另外,这个球场在中国网球界还是颇为著名的,因为这里就是北京奥运会之前举办中国网球公开赛的场馆。中网的前几届都在这举办,当时还是大学生的潘西齐就在这里见证过娜姐、帅帅等几位中国金花大战外国高手的表演。奥运会后,随着规模更大、设施更先进的奥林匹克网球中心的落成,这里便没有再举办过大型赛事,而是变成了业余网球爱好者练球的地方。可以说,对于这片场地,潘西齐也是有着特殊情感的。

    到球场已经五点五十了,要是迟到了估计又得挨大魏一顿庛。潘西齐快速在更衣室换好网球服与网球鞋,拎着自己新买的球拍就往球场上跑去。

    果然,大魏早早在球场上等着了,正在小跑做热身运动。看见潘西齐狼狈的跑来,他笑着叫到:“每次都火烧屁股似的,就不知道像我一样早点过来。”

    “嗨,这不单位活没干完,不好提前走嘛。”潘西齐喘着回答道。

    “得了吧,就你那破单位,还能有需要着急完成的活,打死我都不相信。估计是你小子玩游戏又晚了吧。”

    “不信就算了,真有活。”潘西齐也不理他,绕着场地开始小跑起来,进行热身运动。

    十分钟以后,两人做完拉伸,上下蹲等准备活动后,便开始练球。他俩作为多年的球友,已经形成了一套固定的练球习惯。头一个小时先是两人对拉,进行点对点抽球,算是互相喂球训练。后一个小时则进行正式计分比赛,双方分出一个胜负。当然,这个比赛没有裁判,更没有球童,完全靠自己记比分和捡球。

    潘西齐从袋子里拿出自己刚买的百宝力网球拍,用手细细抚摸拍面与拍柄,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这个网球拍可价格不菲,正品需要一千多人民币,对于潘西齐来说相当不便宜。他也是纠结了好久才下定决心买了一把,昨天刚收到,今天就迫不及待的带来试试手感。

    大魏眼尖,潘西齐刚掏出牌子他就发现了。“哟,你小子终于下手啦!你这个铁公鸡,居然也愿意大出血,真是没想到。正好今天咱两练练,要是好使,我也买一把去。”

    “好,你今天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吧,好验验这个拍子的成色。”潘西齐揶揄道。

    “哼,你小子等着,看大爷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接着,两人不再说笑,开始正式练球。

    先是大魏发球。他们这个水平的业余选手,上抛式发球对于他们来说有点太难了,一是发球成功率太低,不是下网就是出界。二来即使偶尔发进去了,速度旋转也几乎没什么威胁。所以,他们二人从来都是使用下手发球,俗称把球弹过去。虽然速度慢的可怜,但是好歹基本都能进区,总比直接失误强。

    和往常一样,大魏把球往身前轻轻一抛,甩起球拍,把网球拍了出去。毕竟他们现在是练球,不追求发球的威力,只要保证球能进发球区,双方对拉起来就行了。

    潘西齐身子前倾,双手握拍,摆出习惯的接发姿势。突然,随着大魏开始发球的动作,他发现了一些异样。大魏将球抛起来以后,时间似乎变慢了,球过了许久才碰到大魏的拍子,接着以令人难以忍受的的龟速向他这边的场地飘过来。同时,在大魏球拍触球的瞬间,他似乎已经知道了这个球的落点以及速度,一切就像他的脑子里有一台超高速的摄像机在捕捉着网球的一举一动。

    过了许久,潘西齐都有些不耐烦了,球才终于落到他这边的场地,并且落点与他脑中判断的地方完全一致。这时,他早已等候在球落地后方多时,一个正手抽球,按照他以往熟悉的方式与力度将球回了过去。

    “嗖”的一声,大魏被对面的来球吓了一跳。虽然他知道球是朝着自己飞过来的,但是球速太快以至于他看到的只是一道虚影。这样的球速,就是十个自己也接不到啊。果然,在大魏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网球落地,并没有任何减速的飞过大魏身边。

    让我们来看一下以大魏的视角刚才那一分是怎么回事。大魏发球,还暗暗加大了力度,想给潘西齐一个出其不意。但是球刚到对方场地,不,应该是才离开自己球拍不久,潘西齐就已经移动脚步,来到了球的落点处。接着一记正拍,将球送了回来。不对,是将球炸了回来!

    大魏的球拍还保持在发球的位置,眼神已经完全呆滞,他根本无法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感觉有什么怪事发生。

    “大魏,你丫干嘛呢,我回的球你怎么不接,傻愣着站那干嘛?”潘西齐冲对面喊道。

    大魏似乎被喊声唤醒,摇了摇脑袋,感觉可能是自己出了幻觉。“刚才那球,你没觉得不对劲?”

    “不对劲你妹,我就知道你有球不接,难道对我有意见吗?”潘西齐骂道。

    “哦,那可能是我眼花了。”大魏咕哝着,准备发第二个球。

    “嗖”,潘西齐的第二个接发球又像炸弹般砸过大魏的脚边,大魏依旧没有任何反应。这次大魏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满脸惊恐的指着潘西齐:“你,你,是我见鬼了吗?刚才是你回的球吗?”

    “不是我还能是谁,就你个傻子,连续两个球不接,还能不能玩了?”

    “你骂谁傻子呢?你那个回球,要是这个球馆里有人能接过去,我立马上街裸奔!你丫知不知道给我回了啥球回来?那还算是网球吗?简直是对我开炮啊!我看面对奶牛也不过如此吧?”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就听不懂呢?我不就是按照之前咱们练球那样回球的吗?我就奇了怪了,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不接的。”潘西齐也有点生气了。

    “好好好,你不承认是不是,我就拿手机录给你看。”

    大魏将手机录像打开,找准角度,摆在了场边的长椅上。

    “来,我发球,你再像刚才那样回一个。”

    大魏进行了他的第三个发球,同样的,潘西齐的回球毫无悬念的第三次从他脚边炸过。

    大魏满脸怒火的将刚才的手机录下的视频拿给潘西齐看,看完后,潘西齐拿着手机大叫着:“我靠,谁扔的炸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