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赖着不走了
    “真的不让去?”

    “废话那还有假的,赶紧下车赶紧下车,我要回去睡觉了。”沈冰卿不耐烦的催促道。

    吴昊笑看着她好一会儿,耸耸肩什么也不说,开门下车。

    沈冰卿松了口气,一脚油门下去赶紧跑了。

    从下午开始吴昊的表现实在是太诡异了,明明对自己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人忽然间对自己各种调戏,他也没表现出很想泡自己的样子,但是图谋不轨的感觉还是非常明显。

    沈冰卿决定了。

    明天还是不去当这个秘书了。

    做个任务把自己给搭进去,那就太不划算了。

    吴昊看着她的车尾灯远去,嘴角咧起一阵邪笑,看了看四周无人注意,身体消失在了街头。

    沈冰卿开车到了家,一路上她都在琢磨吴昊这忽然间的变化究竟是出于何种动机,她始终没有想明白,但是有一点她非常确定,今天没有让她跟自己一起回家,绝对是个正确的决定。

    反正已经决定明天不去当他秘书了,心情轻松的很。

    开门进屋。

    一开灯,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沈冰卿怔了一下,三魂七魄差点被吓没掉。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沈冰卿呆呆的看着沙发上的吴昊,就跟见了鬼一样。【】

    “这个问题不重要,你家装修的还不错嘛。”吴昊笑的转移了话题,他其实一直都跟在他车后面,确定她掏出钥匙开门之前的十秒钟他才进来,屁股都还没坐热呢。

    “你别转移话题,你怎么进来的?”沈冰卿生气的瞪着他。

    “没有我进不了的地方。”吴昊轻描淡写的耸耸肩。

    沈冰卿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尽管她没有真正见识过吴昊的能力,但是她相信吴昊有这个能力,想去哪就去哪,想进哪就进哪,但是……他这一整天都想来自己家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你到底想怎么样?”沈冰卿平静了一下心情,在他对面坐下。

    “你别摆这么一副来谈判的样子好不好?来者是客,你还得给我倒杯水啊。”吴昊道。

    “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虽然这么说,还是给他倒了一杯水。

    吴昊嘿嘿一笑,都快成我女人了我还把自己当外人?

    “你笑什么?”这家伙天天实在是太诡异,太不正常,他这么一笑,更觉得浑身发毛。

    “你这就有点无理取闹了,我笑一笑,怎么了?我还不能笑了?”吴昊放下水杯,笑看着她。

    “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啊?我怎么感觉你今天下午开始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沈冰卿直言道。

    “我还是那个我,不同的是心态。”

    “那你倒是说说你的心态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

    “以前吧我觉得,还是躲着你一点比较好,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我觉得还是得正确的面对你,逃避总是解决不了办法的嘛,你当警察应该很明白这一点。”吴昊耸耸肩。

    “私闯民宅,这就是你正确面对我的方式?”沈冰卿忍不住抓起一个抱枕丢在他身上。

    “对啊,以前总躲着你,现在这还不够直面你?”吴昊嘴角一脸笑道:“我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在你家睡吧!”

    “不行!”

    沈冰卿直接炸了起来,冲着他叫道:“我家没地方给你睡,你还是回你自己家睡觉吧,要不送你回去也行。”

    在自己家睡觉?他来自己家不会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吧?这个目的背后又是什么目的呢?仅仅只是睡觉肯定是不可能,难道……他想睡自己??

    沈冰卿紧张不已。

    “家里那么多女人等着你宠幸,你睡我家干嘛,赶紧走赶紧走。”拉起他就往外推。

    “我就在你家睡个觉而已,又没说要跟你一起睡,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吴昊笑看着她。

    “我不想你睡我家可以了吧?”把他往门外一推,赶紧把门关上,沈冰卿长长出了口气,一转身……

    “啊!”

    一声尖叫,吓得她腿都差点软掉,吴昊又重新出现在了沙发上。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吴昊坏笑的看着她。

    “你神经病啊,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沈冰卿捂着胸口,愣是她这样的警察出身,都被吓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刚刚才把她推出门,一转身他又回到了房间里,这跟鬼有什么区别?

    “我都说了,就在你家睡个觉而已,你非得把我往外推。”吴昊耸耸肩。

    “我也说了,我不想你在我家睡觉。”沈冰卿生气的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又一次把他推了出去!

    可是当他再一次回过身,吴昊又出现在了沙发上。

    这一次他没有被吓到,一个白眼直接翻上了天。

    她走到吴昊面前站定。

    “你倒是说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沈冰卿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也懒得去拉他了,她也看出来了,就算把他推出去十次,他还是会回来十次,干脆不浪费力气了。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就想在你家睡个觉而已。”吴昊淡定的看着她。

    沈冰卿被他气得都快冒烟了,为什么一点都不会尊重别人的意见?

    “你还吴家大少爷,我怎么感觉你就像个无赖?你想睡我家我就一定要同意啊?”沈冰卿白眼道。

    “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么,我就是个坏人,无赖也是属于坏人的一种,所以呢并没有脱离我的形象。”吴昊继续笑看着她,对它的生气不以为意。

    现在知道被无赖缠上的痛苦了吧!当初叫你不要跟着我,你还死乞白咧的一直要跟着,嘿嘿,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嚣张。

    “所以你今天是一定要睡在我家了是吧?”沈冰卿深吸了一口气,瞪着眼睛看着他。

    “当然,这么晚了,我也懒得回去了。”

    “那你就睡客厅!”

    “有房间也不让我睡?我又没说要跟你一个房间睡觉。”

    “有客厅给你睡就不错了,爱睡不睡拉倒。”沈冰卿说着自己回房间去了,顺手把门给反锁上,虽然她知道这样做一点用都没有,一天所展现出来的这种诡异能力,就算坚持到说他该出现在她的房间还是会出现在她的房间。

    她怕的就是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