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7章 不合理的合作
    海夫纳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他的眼神里带着明显的惊讶,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看起来如此从容自信,同时又如此心思细腻深邃。

    不知道第一条的原因,可是第二条明显就是为了防止他作弊,假设有人想要将以二十年,那么按照一年一笔交易来算他一下子可以拿下二十笔交易量,他的条件直接封死他这么做的道路,同一个人一年之后才能进行第二笔交易,这对他来说意义就不大了。

    第三条的警告嘛……

    这个就意味深长了。

    如果不设置障碍他是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哪怕只要从交易者那里收取百分之十的佣金,一百万个交易者能够收取到的佣金将远远超过他的想象,这个数字的总额将超过他毕生努力所达到的所有资产的总和。

    这个年轻人很聪明!

    非常聪明!

    看待人性的透彻不输他们这些活了将近一个世纪的老头。

    一个要求就堵上了他的幻想,而他偏偏不能提出异议,毕竟时间已经是他给出的最好的提成了。

    海夫纳深深地看着吴昊。

    作为商人,他还是克制不住自己追逐利益的本能。

    这个警告真的可以被完美执行么?如果不能,如何钻漏洞呢?

    最的问题在于他真的可以发现自己从交易者手上直接或间接地拿到了这笔钱么?如果能他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呢?如果不能,他这个警告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兑现呢?

    “海夫纳先生,我猜你现在一定在想如何应对我的警告,没关系,你愿意去钻空子无视我的警告也无所谓。我只给你提一个醒。”

    吴昊道:“你别忘了我是一个可以将时间当做商品来交易的人,我可以无视任何银行的安全系统,发现你的资产异动对我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不论你是假他人之手,还是几经转手或者用何种方式来瞒天过海我都有办法发现,一旦发现,那么不好意思海夫纳先生,我会毫不客气地在你的交易契约上加价,让你将从我这里间接得到的钱全部吐出来,不仅如此,我还会让你吐出更多的钱来,哪怕你死了不能再和我进行交易,我也有办法让你把钱吐出来!”

    这个提醒反而更像警告,海夫纳看着面前这个不动声色的年轻人。

    这个警告从容而冷静,让他怀疑他真的有能力发现自己从中所做的一切手脚,更让他怀疑他不仅能够操控人的生死,更有其他可怕的能力对付诸如他们这样毫无能力的普通人。

    他像个死神。

    如果不是年迈,他是不敢和死神接触的,因为这让人心生寒意,就像现在,明明一个活生生的年轻人坐在自己面前,可他却忽然感觉这个年轻人像是来自地狱的死神,他能预知生死,也能掌控生死,他平静的警告背后似乎真有力量左右一切。

    海夫纳不确定未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尝试从中获利,但是眼下的问题很明确,他不能去触怒他的底线。

    “吴先生你这就多虑了,时间已经是你给我的最好的提成,我又怎么会再从中抽利呢,而且这笔钱是交易者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我是一个有道德有良知的人,我非常清楚我应该怎么做,这一点还请吴先生放心。”海夫纳喝了口茶,笑道。

    “我也相信海夫纳先生会明白我的顾虑,同时也希望海夫纳先生能够明白我的手段。”吴昊笑了笑。

    “合作愉快!”

    海夫纳笑了笑,伸出手。

    “合作愉快海夫纳先生。”

    吴昊同样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我这边带了一份具体的合约,里面有我们的细则,海夫纳先生你可以看一下,没有问题的话我们签一下合约,也算是正式达成了合作。”

    吴昊随手拿出一份于婷事先翻译好的合约,放在他面前。

    海夫纳拿来看了一下,看的很详细。

    这个合约并不算是正式的合约,因为作为甲方的吴昊没有收到任何约束,他的义务也仅仅只是为他提供足够的交易契约,同时按约定的时间完成和他的提成交易,这份合约更多的是对乙方,也就是对他提出要求和约束性条件,设定一个框架让他必须在这个框架内行事。

    这样的合约有意义么?

    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

    海夫纳很明白这样的合约起不到任何法律作用,也不受任何法律保护,甚至于吴昊可以不用给他这份没有意义的合约,恐怕仅仅只是让他多看看里面的约束性条约,仅此而已。

    他只有一个疑问。

    “吴先生,合约中并没有提及我向你购买提成时间的具体金额,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未知数,我认为这一点很不合理。”

    “原因很简单,我无法保证海夫纳先生不会逾越我所设定的办事框架,前面我也说了,一旦海夫纳先生做出了越轨的事情,我是会毫不犹豫地提高交易价格的,既然这个价格本身就是会发生变动的,又何必写在上面呢。”吴昊耸耸肩。

    “那么假设我并没有做出任何超越办事框架的举动,吴先生又该给我什么样的价格呢?至少应该要有一个底价吧?”

    “买入交易没有低价,抱歉海夫纳先生。”吴昊道,也没有具体解释的想法。

    “这样我们如何进行合作?我对交易价格都不确定的情况下是非常被动的,吴先生你觉得合理的价格或许对我来说未必是合理的,总不能你说多少钱我就付多少钱吧?”

    “事实上还真就得这样。”

    吴昊道:“时间交易的价格本来就是不合理的,所以海夫纳先生与我谈论合理性本身就是没有意义的,这一点我能跟海夫纳先生说,作为我们合作的基础,我还是希望我们双方能够保有最起码的信任,你信任我不会随意开价,而我信任你没有做出越轨的事情。”

    海夫纳看着吴昊许久,最终还是拿来笔在合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就算这个合约没有任何意义,也隐藏着对他最不利的潜在未知因素,该签还是要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