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6章 免费司机
    不懂!

    沈冰卿承认,眼前这个轻狂不羁的年轻人让她看不懂,也让她明白了上面交给自己这个任务的意义,毕竟——一个未知的神秘的人是可怕的。

    “你真打算把时间交易能力发展都全国?”沈冰卿又换了个话题,语气平和了下来。

    “国内的发展慢慢来吧,我最近正想着怎么把生意做到其他国家去呢。”吴昊笑了笑。

    “国外?”沈冰卿怔了怔。

    “对啊。”

    吴昊看了她一眼,笑道:“其实你说的那些问题我也都考虑到,所以我打算把这个生意放在国外做个试验,认为地设定一些约束条件,看不看能不能中和掉一些危险,将时间作为商品交易的同时降低他带来的危害性。”

    “你打算怎么做?”沈冰卿来了兴趣。

    “想知道啊?”

    “嗯。”

    “商业机密!”

    吴昊笑道:“你不是警察么,你现在不是没事干整天调查我的事情么,自己查吧。”

    沈冰卿白了他一眼,低头吃着自己面前的面。

    “我说沈警官,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周一啊,你不用上班的么?穿得这么漂亮像是要相亲一样,你现在都不用上班的么?”吴昊调侃道。

    “我现在全权负责你的案子。”

    “就差跟踪我了吧?”

    “我还真有这个打算,我要知道你的一举一动,把你的犯罪记录全部收集起来,把你这个祸害扳倒。”沈冰卿道。

    “你真的是为了这个?”吴昊笑看着她。

    “不然呢,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调查你?”沈冰卿毫不心虚地与他对视,这时候岂能把自己的真实目的暴露给他知道。

    “那你随意,你要是愿意干脆住到我家来吧,我让你知道我从白天到晚上从晚上到白天都在干什么。”吴昊笑道,其实哪里不知道她带着什么目的来的。

    不过无所谓,高度越高看待问题的视野越宽,也越能理解他们的担心,既然双方都已经签署了合作备忘录,让他们放心点也无所谓。

    “这可是你说的!?”

    这就是她要的机会!

    “随你喜欢!不过你还真打算搬到我家来啊?嘿嘿沈大美女我可告诉你,白天你看我正正常常,到了晚上我可是一直风流的色狼,很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把你给抱到床上吃了,到时候你成了我的女人,那你继续调查我可就变成大义灭亲了,这事你做的出来?”吴昊笑道。

    “我没有笨到搬到你家去,不过既然你这么自信我查不到你,那你应该不介意我经常跟着你吧?”沈冰卿露出一个笑容,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实时监控的突破口了。

    “你要是真愿意那就随便好了。”吴昊耸耸肩。

    “感谢你的配合!”

    “警民合作和谐社会嘛,三好市民应该做的!快点吃吧,吃完送我去个地方。”

    “……我说你不会把我当成免费司机吧?”沈冰卿白眼。

    “你不是想要调查我么,我这是给你机会啊,你愿不愿意,不愿意算了我自己打车走算了。”

    沈冰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这家伙也太狂了!

    “我说吴大少爷,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吴家的具体情况,可是就你姐姐开的那家公司就知道你们吴家应该有不少钱吧,你出行居然连一辆车都没有,这样真的合理么?”

    “我们全家都是守法的好公民,有钱也不能搞特权啊,我还没到考驾照的年龄,按照法律规定当然就不能开车上路啊,不然以后你们对我进行公诉的时候岂不是又多了一条罪名?”吴昊揶揄道。

    “你还真是个好公民。”

    沈冰卿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人。做着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却在遵守着这种小规小矩,这个吴家的教育究竟是什么样的?完全搞不懂!

    “我吃完了,你当不当司机,不是你要不要随行调查我的一举一动?”吴昊抹抹嘴往外走。

    沈冰卿无奈跟了上去。

    沈冰卿这丫头倒是非常遵守规章制度,没穿警服开的也是一辆私家车,很好的避免了公车私用的嫌疑。

    这是不是也说明她执行的就不是公务!?

    吴昊笑了笑。

    “笑什么?上车吧。”

    “我在笑沈警官还真是大手笔啊。”

    吴昊上车,坐在副座,沈冰卿开车出发。

    “大手笔?怎么说?”没明白他说这话什么意思。

    “你这辆a8l要多少钱你难道不知道?”

    “不就是五六十万么?吴大少爷不会因为这点钱就惊讶吧?”

    “女人啊女人,真的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基本都是找个牌子看看好不好看就可以了啊。”

    吴昊笑道:“你这辆白色奥迪a8l属于防弹定制款,2000万起底,养护一次大概要多少钱你知道么?”

    “多少?”

    “大概20万左右吧。”

    “这么贵?”沈冰卿惊讶地看着他。

    吴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表现出来的惊讶不是假装的,这说明她并不知道有人给她安排了这辆车。

    “沈警官,看来你的身份不简单啊。”吴昊半开玩笑道。

    “吴大少爷没有去调查我真是难得啊。”

    沈冰卿也不否认,但是也没有明确说明。

    “以前我觉得把一个人调查的清清楚楚比较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但是现在嘛我觉得没那必要,知不知道你都无法对我产生威胁,我又何必大费周章地去调查你呢,你说是吧。”

    “你还真是自信。”沈冰卿看了看他。

    “高度不一样,哈哈。”

    “还有点自负。”

    吴昊耸耸肩。

    “你还没说要去哪里呢。”

    “正雄律师事务所。”

    “请律师啊?”

    “对啊,要不然我还傻呆呆地站在那里让你查啊?”吴昊玩笑道。

    “那我可告诉你,你别小瞧了我们公诉部门,不管你请多厉害的律师也没有用,最终该判你有罪你逃也逃不掉!”

    “证据呢?”

    “我们国家的法律体系可不是唯证据论,事实推断也是可以成为判罪依据的!”

    “你们推断我买光了死者的时间,导致了死者的死亡?”吴昊笑看着她。

    沈冰卿憋红了脸,一脚油门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