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卧底行动的开始
    “第二我是想给你一个警告,林洪鑫已经被我们盯上了,不管你想通过他打成什么目的,我们都会严密监控他的一举一动,这也会成为我们给你定罪的证据之一,所以请你老实点,不要把我们警方当无能之辈。”

    沈冰卿说完看着他。

    吴昊也看着她,只是脸上更多了三分笑意。

    “沈警官,我怎么感觉你今天这是来给我通风报信的呢?你确定你这样明白地告诉我这些我还能若无其事地不做点准备么?”

    “没事,该露出蛛丝马迹的地方你还是会露出蛛丝马迹。”沈冰卿从容地笑了笑。

    “你们的咖啡。”服务员把两杯咖啡端了上来。

    “谢谢。”沈冰卿礼貌地点点头。

    吴昊微笑以示感谢。

    两个人对视着,不显山不露水。

    越公开越让人琢磨不透,这一点对于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是一样,吴昊打量着沈冰卿,一时间确实弄不清楚她今天来跟自己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所谓的警告看起来更像是提醒,沈冰卿不懂钓鱼执法?让自己和林洪鑫继续接触很明显更易于他的证据收集工作,她这么一提醒很明显这条线索就难以继续下去。

    她这么做的用意究竟是什么呢?

    不懂!

    真心搞不懂!

    “沈警官,有件事我不是太明白,不知道能不能给我解个疑?”

    “你说。”

    “你们的公诉部门是已经下达了命令调查我还是你自己一定想在这件事上查个水落石出?”吴昊问道。

    “很明显你这案子公诉科的人是不会着手调查的,所以答案就很明显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公诉部门什么时候这么勤政爱民了。”

    吴昊笑了笑。

    如果是公诉科非要查这事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一个电话打上去停止这种无聊的事情,但是沈冰卿自己要玩,那情况就简单了。

    陪她玩好了。

    反正自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她想拿证据那是不可能的。

    “年纪轻轻你居然还知道我们又公诉部门,看不出来嘛。”沈冰卿调侃道。

    她自己心里也是无奈。

    本来呢她确实是觉得吴昊这个人对社会危害非常大,事实证明他对社会的危害确实非常大,这么一个使用诡异而且不明的方式导致一些人非正常死亡的人,不论如何也应该把他绳之以法,这才是作为一个警察应有的使命,可她现在的任务不是这个,仅仅只是想办法留在他身边记录汇报一切与之有关的行为动向,说白了就是留在他身边当卧底。

    上面的意思她又怎么会不明白呢,表面上说是收集证据,其实根本就不能动这个吴昊,只能在他身边监视他。

    这种痛苦对她这么一个想把他绳之以法的警察来说实在是非常痛苦。

    可是当她明白过来这回事的时候已经晚了,她已经答应下来这个任务,而且还是最高层的直接命令,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现在和他的关系并不好,不好开展接下来的卧底活动,只能一步一步接近他,没有其他办法。

    “沈警官还有事么?没事的话我就不陪你喝咖啡了,我家里还有点事要处理。”吴昊笑看着她。

    “行你走吧,希望下次见面不是和你聊案子。”沈冰卿道。

    “这取决于你。”

    吴昊笑了笑,去付了钱离开了。

    沈冰卿坐在窗前看着他远去,从始至终她都有一个疑惑——吴昊所涉及的所谓时间交易是真正的时间交易么?还是只是这么一个叫法实际上在进行一种诡秘的非法勾当?

    以前她更倾向于相信后者,作为一名无神论者她不相信这世上那些鬼鬼怪怪的东西,时间是看不见摸着的,她甚至可以相信时间本身只不过是人类的认知幻觉这种新奇的理论,可是时间拿来交易这种玄乎其玄的事情她是打心底不愿意相信。

    但是现在她不得不相信这很有可能是真的,为什么这说呢,因为上面认真了。

    如果不是确有其事上面不会专门派她去做这种看起来毫无意义的事情,再如果这只是一起经济犯罪或者哪怕是严重的刑事犯罪,也惊动不到中央去,可是吴昊还没出多么大的举动,中央就高度重视了,甚至专门派人来调查了此时,很明显吴昊所涉及的事情不是诈骗或者犯罪这么简单,而他身上值得这么劳师动众的只有时间交易本身这个诡异的东西了。

    根据她前段时间的调查,吴昊跟调查人员一起回了一趟北京,这件事足以证明他已经就这件事跟上面的领导接触过了,甚至她有理由相信他能平安回来意味着他已经跟上面的领导谈好了所有需要谈的条件,上面之所以需要她想办法留在他身边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无非是不放心,无法是想在任何时候掌握主动权。

    他真的能够交易时间么?

    这种违背现实规律违背因果循环甚至违背人类关于时间所有认知的事情真的存在?

    她敢肯定这事很有可能是真的,但她始终不愿意相信这种荒谬的事情。

    有机会一定要一探究竟。

    而吴昊对于沈冰卿的突然出现则有点完全摸不着头脑,这个女人以正常情况出现在他面前他是不会感到奇怪的,甚至她拿着枪指着自己他都不会有任何奇怪的地方,惟独她变性一样这么稀奇古怪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让他困惑不已。

    他可以肯定沈冰卿这一次绝对绝对不是为了案子的事情找他的,甚至可以肯定她不是为了旁敲侧击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有用的证据。

    她今天从穿做打扮到她的言谈举止都透露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可他偏偏就是想不通她这么做究竟是要做什么,不为案子自己跟她也就没有任何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了,所以本质上她肯定还是为了案子的事情,但是目的却不是为了案子。

    真是搞糊涂了。

    算了想那么多一点用都没有,她如果还想要有后续的动作一定会再找自己,动作一多也就知道她的目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