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有一种嚣张叫从容
    作为一个正在受到威胁的人,他不明白吴昊用这种荒唐的东西来威胁他究竟有何意义?他就不怕自己不信?

    “我猜钟董事长一定不相信我说的话。”

    吴昊轻描淡写地笑道:“其实无所谓的,你不相信也不要紧,14天一过我说的是真是假也就清楚了,不过能够看到结果的人只有我,而钟董事长你只是用自己的死证明我的话的正确性,对我来说真无所谓。”

    钟鸿兴咽了口唾沫。

    不管什么样的人都有一个潜在的心理,别人越解释自己越怀疑,当别人什么都不解释的时候反而去主动去为对方的行为寻找动机,再理性的人也逃脱不了人性深处的本能。

    钟鸿兴相信吴昊的话么?

    说真的真不信!

    这他妈简直就是一通鬼扯,这世上的时间可以用来交易人世间早就一片大乱了,哪还有千千万万的普通人努力工作,人性是堕落的,真有机会用自己的时间来换取金钱这世上有多少人愿意放弃这样的机会?对于那些一个月拿着三四千四五千的人来说有机会一个月拿四五万他会不想要?真有这种东西出现在这世间,绝对会引起整个世界的混乱。

    可是现实中有么?

    并没有!

    可他能选择不信么?

    当然能!

    关键是不敢!

    勇气这东西谁都有,但是拿勇气来赌自己的生死,那就是一件愚蠢的事情,用自己的死来证明自己的勇气,这种蠢事除了一些意气用事的小年轻之外谁都不会去做,何况是他。

    但他很清楚,相信就意味着妥协,妥协就意味着受到威胁。

    钟鸿兴看着吴昊,许久没有说话。

    “要不钟董事长回去等结果吧?不对,你可能看不见结果,等我知道结果之后烧纸告诉你。”吴昊调侃道,喝了口茶。

    钟鸿兴气的差点吐血,奈何偏偏没有办法。

    “如何证明你说的这事是真的?”钟鸿兴问道。

    吴昊往椅子上一靠,耸肩道:“如果钟董事长愿意的话可以找一个第三方,我把你的倒计时告诉他,让他每天跟着你,等时间一到,让他来证明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你……”

    “不然你要让我怎么证明呢?虽然也不是没有办法证明这事的真假,不过不好意思钟董事长,我真没那功夫跟你玩这东西,你信也好不信也罢随你自己,选择的机会我已经给你,要不要把握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吴昊淡淡道。

    钟鸿兴目光不善,这年轻人的气态让人想要杀了他!

    “你想怎么样???”钟鸿兴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和自己的生命怄气显然不是正确的选择,而且不管相不相信都可以先知道他的目的。

    “坦白说我也不想怎么样,我想要你在万峰的所有股权,不是有偿的哦,是无偿让渡。”

    “不可能!”

    “我只告诉你我想要的,愿不愿意这么做我已经说了选择权在你。”

    吴昊耸耸肩道:“总之呢钟董事长现在还有14天的时间,14天之后我拿不到你的股权那么我会烧纸告诉你时间交易是不是如我所说是真是假,要是在此之前拿到,那么恭喜钟董事长,你可以开始你的新生活了。钟董事长你也想想什么折中方案了,我对你在万峰有多少股权知道得一清二楚,少一个百分点都视为交易失败。”

    “你以为你这样说说我就会乖乖地把股权交给你?没那么容易!”钟鸿兴狠狠地说道。

    “容不容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钟董事长现在的处境本来也不好过,十六个亿的资金空洞你以为你还有时间填补?我承认你的计划很完美,只要拿到钱你确实能够从这件事里安然无恙地抽身,问题是你现在没有十六个亿,董事会的人知道这件事钟董事长你认为你能保得住现在这个位置?到时候你的股权必将被全部收回,像你们这种合伙人制的公司很难摆脱创始人被罢免的情况出现,尤其是钟董事长你对公司并没有绝对的控制权,且不说董事会,毕竟大多数都是创业之初一起走来的人,股东会这一关我想你是绝对通不过的,你损害的可是他们的直接利益,你认为他们会介意为万峰换一个董事长么?我才不会吧。”

    “你知道我多少事情?”

    钟鸿兴瞪着吴昊,心里有些惊讶,看来这个年轻人来之前做过一些功课啊,而自己对他却一无所知。

    “关于你骗投的前因后果我都知道,我才审计部门的人也会很快查出这笔账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听说好像是第三方机构吧?一般这种机构的办事效率还是可以的,留给你的时间貌似已经不多了。”

    吴昊道:“反正你在万峰的股权必然被收回,与其这样何不在此之前用它来保护自己的生命呢?从我知道钟董事长的计划开始我就知道钟董事长你是个聪明人,眼下这种情况该如何选择你心里应该比我清楚。”

    “你以为在这个节骨眼上变更股权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么?公司账目本身就存在问题,我一旦这么做他们马上就会对我的行为产生怀疑,而且十四天我根本就来不及做这件事!”钟鸿兴气愤不已。

    “他们会不会怀疑你以及你有没有时间这么做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相信以钟董事长的聪明才智克服这些困难都不是问题,难道不是么?”吴昊笑的依旧那么轻描淡写。

    钟鸿兴握着拳头,松开又握紧。

    “你到底想怎么样???”钟鸿兴怒道。

    “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想要你在万峰的所有股权,只要你做好了这件事,我就给你赎回生命的机会,否则我只能说抱歉了,钟董事长。”

    “你不是万峰的股东,对外转让股权必须经得股东会一半以上的人同意才行,你以为他们会愿意???”

    “这就不是你要担心的问题了,只要你做好你该做好的就可以了。”

    “……”

    钟鸿兴看着面前这个冷静的年轻人,有备而来啊!

    “告辞。”

    钟鸿兴实在不知道怎么谈下去,起身离开。

    “我送送钟董事长。”

    吴昊笑了笑起身送他下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