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 六度空间理论
    贾正是个小企业商人,很会察言观色,更懂得怎么做人。

    尽管拿到钱之后他急于离开,但是离开的时候不忘从酒吧买几瓶酒回去,花了三十多万。

    单次卖出二十年,也算是大买卖了,吴昊跟江儒林一起送他离开酒吧,这才回到包间。

    “昊,这两天签下来的单子。”

    江儒林从包里抽出一打契约。

    “一共是一共是五十一张,全部都是卖出时间换钱的,我这边契约纸快不够用了,你再给我一些。”

    “你要多少有多少。”

    吴昊拿出厚厚一沓契约放在桌上,接过已经签好的契约翻了翻,看到几个熟悉的名字,更多的都是初次交易。

    吴昊从笔筒抽了一支笔,一张一张开始签字。

    “这些人这两天应该每天都来店里吧?”吴昊调侃道。

    “可不是么,都想第一时间拿到钱,巴不得酒吧二十四小时营业一直在店里等着,不过这些人拿不到钱没什么钱消费,喝醉了还他妈容易闹事,昨天有两个被我打了一顿。”江儒林道。

    “那些拿到钱的人有多少人反复在店里消费?”

    “还行。”

    江儒林想了想。

    道:“本地人回头消费的概率更高,很多交易了五年以上的外地人大多没有下文了,我估计拿了钱都回老家了。”

    “有没有注意过经人介绍过来的人大概有多少?”

    “这几天越来越多了,你手上这五十一张契约中有大概三分之一都是经人介绍过来尝试的。”

    “我估计这个比例以后会越来越大。”

    “的确,我感觉时间交易的辐射能力有点可怕,按照这个趋势下去很有可能这个城市绝大多数人都会接触到这个,究竟是好是坏反正我是有点看不清楚。”

    江儒林感慨道:“前天有个人到店里消费,是之前交易过一次的年轻人,本来在餐厅当服务生,卖了五年时间有钱了带了一帮朋友来酒吧玩,酒一喝多也是发酒疯,有钱了了不得了,骂的好像全世界他最有钱一样,要给全部瞧不起的人颜色看看,最后让我叫人丢出去了。这个时间交易确实给了人改变生活的途径,但是说实话也把人内心最恶劣的一面表现的淋漓尽致,得到的太容易,太容易让人迷失了。”

    “是啊,你知道我当初得到这个能力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么,我觉得这就是一张恶魔的契约,没有任何约束,谁都可以为之疯狂。”

    吴昊叹了口气。

    道:“不过这事也有两面性吧,有些人很快就会把得到的钱花光,也有些人肯定也会利用这笔钱真正地改变自己的人生,我今天来的路上遇到一个滴滴司机,就是交易者之一,以前在在工地上班,拿了钱之后买了一辆车跑滴滴。”

    “或许没有野心的人更容易从中受益。”

    “你这话还真说对了,野心越大越容易无法自拔。”

    两人相视苦笑。

    “诶昊,你有没有想过要控制风险?我认为时间交易按照目前这个扩散速度发展下去很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进来的时候看到贾正停在外面的那辆车我就想到了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一会想跟你讨论一下话题,咱们哥俩一边喝酒一边聊聊,说实话我觉得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确实相当严重。”

    吴昊一张一张把所有契约签署完毕,江儒林拿来一瓶啸鹰,一人倒了一杯。

    “这酒有人买啊?”吴昊笑道。

    “不懂,高峰弄回来的,二十几万而已应该有人买吧。”

    “我听服务生说高峰去跟供应商谈判?”

    “最近的有款酒卖得不错,他想去把进货价压低点,我跟他说你还不如直接找他们的上级代理,自己做代理自己卖,他不听。”

    “自己做代理酒吧的生意就忙不过来了,单放在酒吧销售的话大量的进货也比较难消耗掉。”吴昊道。

    “我也不懂他为什么非得钻在酒吧里做生意,一边做酒吧一边做代理也可以的嘛,现在随便开个酒庄还挺赚钱的你别说。”

    “他有自己的经商计划,我们反正支持他就是了。”

    吴昊笑了笑。

    “反正高峰也不管时间交易的事情,那就咱们俩自己商量吧。”

    “行,开始吧。”

    两个人碰了碰杯,这正儿八经的场面让他们两个人都不知道从何说起,冷场一会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是别这么正经了,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吴昊道:“说实话我真没有想到远在山西的贾正会跑过来做这笔交易,这只是一个人,不知道还有多少像他这样远在天边的人已经知晓了时间交易这件事,贾正只是一个小商人,是不是更有威胁的人也知道了这件事呢?甚至于这事会不会已经进入国家层面的视听范围内,虽然我从一开始就设想好了这些风险,但是目前来说实在是快了一点,我正在做的准备还来不及应对这方面的麻烦,我一个人倒是没什么问题,别说国家层面,就是世界层面的对手我也丝毫不惧,关键是你们这些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一旦发生麻烦,我猜你们肯定先发生危险。”

    “少来,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江儒林笑了笑,心中感动莫名,他们三人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一声最亲近的人让他鼻子有些酸。

    “这话你还真别说,上升到国家层面之后你跟高峰都悬,平常事件我可以让我爸出面摆平,但是时间交易的恐怖程度恐怕远超世界原子弹总和,为了这能力我相信会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出现,表面上我家还是有能力摆平,暗地里会怎么样谁也不说清楚。”吴昊严肃道。

    “当初你没想过这么做会发生这样的后果么?”江儒林沉默了一下还是笑了起来。

    “想过,但是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我当初认为形成交易圈子之后很容易隔断信息的对外传播,交易信息只会在圈子里传播然后这个圈子不断扩大,但是从今天的事情来看信息的传播几乎不可控,非圈子内的人也很容易得到信息,这让我想起一个理论。”

    “什么?”

    “六度空间理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