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登门试探
    ,更新快,,免费读!

    夜已深,赵城还在自家书房里办案。

    手头的卷宗没完没了,尽管他不需要参与案件的具体侦破,但是大案要案的侦破方向需要他亲定,这又需要他了解案件的细节。

    老娘出院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他的心情时好时坏反复无常,内心深处的一种恐惧和担忧常常让他无法入睡。

    为老娘买了一年的时候之后她的身体的确恢复了不少,看着精神头也确实不错,但是她的身体状况越好他越是担心。

    很明显,这不是上天赐予的奇迹,而是时间交易行之有效的有力证明。

    这也意味着他明确知道自己老娘现在的好转不过是暂时的,一年之后,不不不不到一年她又将走向死亡的边缘,那时候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

    人总归有一死,可……有机会挽救自己老母亲一条命的时候他无法做到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如果时间交易能够多进行几次,是不是自己老娘就可以多活几年?

    或者一次从吴昊手上多买几年的时候是不是也可以让她多活几年?

    不仅是自己老娘,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从吴昊手上买一些时间来提高自己的寿命?

    父亲的英年早逝,如今又面临母亲的生命垂危,赵城内心深处的担忧不仅仅是对老母亲生命逝去的恐惧,更是对自己生命无可名状的恐惧,他不想死亡侵犯自己的生命,那种生命逝去的恐惧和走向死亡的无助让他内心深处有一股竭嘶底里的力量在抗拒。

    可是……

    生命的逝去是天道自然无法抗拒的事情。

    这是他以前的认知,所以他并不痛苦并不烦躁。

    但如今情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他曾经根深蒂固的认知被吴昊一纸契约彻底打破了,生命不是天道自然不可逆的东西,一纸契约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寿命,可以让人提前死亡也可以让人不受死亡的困扰。

    有了希望有了可能痛苦和挣扎也就应运而生了。

    他内心有一种冲动。

    不仅要帮助自己老母亲延长寿命,他更希望自己的生命能够得到延长,不再受死亡的困扰,更不受死亡的威胁。

    可他没钱。

    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个致命的阻碍。

    想要从吴昊手上购买时间就必须话费大把大把的金钱。

    种种想法从他脑海中闪现,烦躁不安。

    ……

    林洪鑫躺在床上睡不着。

    小情人把他折腾到大半夜累的他精疲力尽,可是想睡又睡不着。

    最近一段时间这失眠越来越厉害了。

    原以为解决了赵城母亲的问题自己很快就能调到市局去当领导,结果这都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上面没有一点人事调动的消息下来。

    时间拖得越久他心里越没底。

    这赵城该不会是收了他的好处却不想帮他调动调动吧?

    上次在他家看他的态度给了他非常大的希望,并不像是忽悠他的样子,而且他了解的赵城也不像是一个会忽悠人的人。

    可事实上一个多月过去了他确实没有给他做任何调动,也没给他任何准信。

    心里没底才让人焦躁。

    事情再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刚好明天休息或许可以去拜访一下他探探口风?

    不能再等了。

    明天就去看看情况。

    点了根烟,坐在床头抽了起来。

    ……

    第二天一早林洪鑫买了些水果买了些营养品直奔赵城家里去。

    赵城正和老母亲坐在那里吃早餐,他老婆带着孩子上补习班去了。

    赵城见到林洪鑫倒是有些意外。

    “老林你这来的够早啊,吃了没有?没吃坐下来一起吃点。”林洪鑫道。

    “伯母出院也有段时间了,最近一直挺忙也没时间过来看望看望,今天刚好休息没事就早点过来看看,随便买了点东西,希望伯母身体越来越好。”

    林洪鑫把手上的东西放在陈英兰身边,坐了下来。

    “这水果我就收下了,这些营养品一会你拿回去,别人看了影响不好。”

    陈英兰和蔼道:“你能有空来看看我就已经很高兴了,下次来就别带这些东西了,你们那点工资也不容易,别把钱浪费在这上面。”

    “伯母你就收下吧,我这是来看望你的又不是来看望赵局长的,也就是一些营养品,刚出院身子虚用得着。”

    林洪鑫未免尴尬转移话题道:“我这出来的早还真没有吃早饭,要不我也吃点?”

    “行那就坐下来一起吃点。别动你坐着我来。”

    赵城亲自给他盛了一碗粥。

    林洪鑫起身接过,也不装客气,和他们一起吃了起来。

    吃过早饭赵城推陈英兰到外面晒了会太阳,把她推回房间休息。

    赵城带林洪鑫到他书房坐。

    泡了壶茶。

    “老林你今天这一大早不光来看我妈的吧?”

    赵城倒了两杯茶。

    “不然还能有什么事!?本来是很想早点过来看望看望伯母,不过最近正在侦查一件涉毒案,案情非常复杂,忙的不可开交,一直没抽出空来,今天刚好休息也没加班,这不就过来了么。”林洪鑫打哈哈道。

    赵城笑了笑,不再继续追问,该说的总是会说,当公安局长,这点他看得明白。

    “喝茶。”

    “喝茶喝茶。”

    林洪鑫以茶代酒敬了敬,抿了一小口,心思却不平静。

    赵城这态度显然是没想给自己一个交代,那就只能自己开口了。

    “赵局说实话今天过来找你也还真是有件事,就是不太好开口。”

    “说,来都来了有啥事尽管说。”

    “也就是岗位调动的事,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安排?”林洪鑫带着试探地口吻问道。

    “我也正想抽空跟你谈谈这事,现在是非常时期,中央有领导下来视察,还在做全省调研呢,这期间我也不好给你安排,你也理解理解。”

    “原来是这么回事。”

    林洪鑫呵呵应了一声,神情古怪,这事他当然知道,但是一听他用这事当借口心里也有了底。

    领导视察就是个屁话,归根结底就是不愿意帮他安排呗。

    可是他这态度究竟是怎么回事?真的怕事还是因为第一次接受受贿不敢光明正大帮他?

    这里面可是很微妙啊。

    林洪鑫喝着茶,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对面的赵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