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有肆无恐?
    ,更新快,,免费读!

    “我是来喝茶的,招待么?”

    “招待,亲自招待。”

    吴昊微微一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沈冰卿走进茶馆,吴昊直接把她带到二楼的房间里。

    今天接连两个警察找上门,不得不小心点。

    沈冰卿坐下,把挎包放在桌上。

    吴昊坐在她对面,重新泡了一壶好茶款待“贵客”。

    “沈大美女请喝茶,免费的,我请。”

    “谢谢。”

    沈冰卿喝了一口,放下,看着吴昊。

    道:“我听说你这里不仅仅只是一个茶馆?”

    “你听谁说的?”

    “我听谁说的你不用管,我就想知道这是不是事实。”

    吴昊靠在椅子上喝着茶,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美女。

    有备而来啊。

    “你问的这么直接就不怕我骗你么?”吴昊笑道。

    “你骗不了我,我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证明你这家茶馆同时做着其他买卖。”

    “那你还有什么好问的?”

    “我想看看实际情况。”

    “看到了?”

    “没看到。”

    沈冰卿说道:“我想和你做一次时间交易,不要跟我说你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东西,我们已经掌握足够的证据你正在从事这方面的交易活动。”

    “钓鱼执法?”

    吴昊笑道:“不过看你这么爽快我也不瞒你说,事实上我确实在做这方面的交易活动,你要是想交易我也不拒绝。”

    说着拿出一张契约递到他面前。

    “账号必须是你自己名下的,卖出时间最低一分钟,交易价格填一块钱一分钟,填好之后再签个名字。”

    沈冰卿皱了皱眉头,吴昊的肆无忌惮远远超过她的想想。

    她今天之所以自己前来而不是派其他人前来只是为了探探他的底细,在她的预料中吴昊会拒绝承认时间交易这回事,更不会和她进行交易,而她也计划好了下一步行动,过些天再派其他人进入摸底,完成交易并且全程记录。

    没想到吴昊直接就敢和她完成交易,这小子的嚣张出乎意料。

    明知道自己是警察,明知道自己今天是来调查他的,居然这么直接。

    不怕死?

    还是有恃无恐?

    沈冰卿看了他一眼,拿起契约看了看,从自己包里拿出笔,调整好包包的位置,让里面的摄像头刚好看到她所签署的契约。

    填上信息。

    签上名字。

    交给吴昊。

    “三十天天?行三十天就三十天。”

    吴昊笑了笑,在契约上签下名字。

    沈冰卿立即收到一条银行短信。

    入账4.32万。

    按照一分钟一块钱的价格刚好这个价。

    “完成了?”

    “钱都到手了你还想怎么样?”

    吴昊喝了杯茶,一脸无所谓地看着她。

    “这个钱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用4.32万买了你一个月的寿命,对你来说就是用一个月的寿命换取了4.32万的现金。我顺便把你要问的这一个问题也回答了吧,这卖掉的一个月会从你剩余寿命总量中减掉,从后往前减,还有问题么?”

    沈冰卿深深地看着吴昊,摸不清这个年轻人脑袋里在想什么。

    他太过坦白了。

    坦白的让人觉得他有阴谋。

    她来之前一心认为自己需要调动所有的智慧才能从他嘴里套出话来,没想到这一切如此顺利,她不问吴昊都把她心里的疑惑给解答了。

    “吴昊……”

    “说。知无不言。配合警方调查是作为一个良好公民的基本素养嘛,你说对吧?”

    “没什么。”

    沈冰卿起身离开。

    “我送送你。”

    吴昊把她送下楼,一直目送她远去。

    ……

    沈冰卿开车回到刑侦队。

    小组成员全部集合。

    “马上把这里面的录音资料和影像资料进行分析,一帧一帧的画面全部给我看过去,我不仅要看到吴昊在联系过程中做了什么,也要分析他这个人。”

    沈冰卿把包里的录音笔和小型摄像机取了出来。

    “不会吧头这个吴昊已经上钩了?”

    “他根本就有恃无恐,先去分析。”

    “是!”

    负责数据分析的两个小伙打开电脑马上开始工作。

    但是……

    “不对啊,这拍下来的东西有问题吧?”

    “录音笔也只录了一段有效声音。”

    “怎么可能,我下车的时候还特意检查过了。”

    沈冰卿不相信,跑过去一看脸色马上变了。

    视频画面从她下车开始记录,进入茶馆二楼的房间以后停止记录,等她从房间出来又重新开始记录,中间她跟吴昊在房间里面的画面神秘消失了。

    如果这可能是巧合的话那么录音出现同样的问题也就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了。

    录音笔记录下来的语音显示进入房间以后录音笔自动停止了工作,没有记录下她跟吴昊的哪怕一个字对话,等她离开房间以后又重新开始工作。

    什么情况?

    设备明明都是正常的,为什么一进入房间却自动停止了呢?

    “被干扰了么?”

    沈冰卿问道。

    “应该不是被干扰的结果,你看这是你进入房间的画面,下一秒就变成了你走出房间的画面,这说明你进入房间之后摄像机自动停止拍摄了,你走出来的瞬间又重新开始拍摄,这中间没有间隙,更没有干扰画面,只有两种可能。”

    “说。”

    “要么是设备故障自动暂停了,要么……要么是头你不小心按到了暂停按钮。”

    “你别乱说,录音里的动静可以听的出来进门和出门时头根本没有把手伸进包里,否则一定会有明显的杂音。”

    “头我不是怀疑你,我是在分析可能性。”

    “放心我没那么小心眼,这种情况难免会让人有这种误会,能提出来才能解释清楚,藏着掖着反而让大家怀疑。”

    沈冰卿凝重地看着显示的画面。

    自己在房间里至少呆了五分钟,这五分钟的画面完全没有记录下来,这可真是令人费解的诡异,难怪那小子什么都跟自己说的明明白白,原因是知道自己不可能从他那里拿到任何和交易有关的证据,不论是影像资料还是语音资料。

    单凭一个人的片面之词是没法成为证据的,况且这交易本身所涉及的东西就吴昊所言是时间,这东西根本无法取证。

    想到这里沈冰卿忽然眼前一亮,在自己的电脑上操作起来,登录银行网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