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2章 警方的行动
    “这次没事吧?”

    许欣洁问道。 23us.最快

    “应该没事,不过以后别这样,就算安全期也只是相对安全,他一激动不管不顾你是女孩子你自己得注意点,以后药按时吃,最好包包里放一盒,万一跟他出去开房也有备无患不至于担心。”

    “谁要跟他出去开房。”

    “我是说万一,你以为我希望你们出去开房啊。”

    许欣洁嗔了嗔,却也没再说。

    不知怎么的于婷的关心让她有那么一点感动。

    这种感动从理智来说是不应该的,从感性角度更是不可能的,可……听着厨房里的声音她真发觉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于婷,什么情况下你会离开吴昊?”

    许欣洁忽然问道。

    “很遗憾地告诉你,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我都不会离开少爷,所以你最好是有这个心理准备,趁早离开他。”

    “哼我告诉你于婷,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的。”

    “到时候难过了别一个人躲起来哭。”

    “等着瞧好了,谁哭还不一定呢。”

    “快点去刷牙洗脸,我快做好了。”

    许欣洁应了一声,回屋刷牙洗脸。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昨晚把自己给了吴昊,所有一切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可是具体哪里有变化她又说不出来。

    ……

    吴昊在茶馆坐着,翘着二郎腿喝着大红袍。

    娜美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不得了,一个早上居然做了三笔买卖,尽管都是一年两年五年的小生意,可是一个早上三笔正常生意实在是令人意外又惊喜。

    不得不佩服娜美看人的眼光,小幽一早上谈了不下十个,一个没成功,娜美一共就谈了三个,三个三个都成功了。

    她看没希望的压根就不去谈,凡是去谈的都是看起来有希望的,一抓一个准。

    今天交易的三个人一个是小区里面的住户,五十多岁经商失败急需资金东山再起,一个是退休老员工,退休金不少,不过老婆管得严控制的十分紧,卖了一年当私房钱,还有一个卖两年的是个女人,一脸没有经济权的倒霉样,和闺蜜约在茶馆喝茶诉苦。

    “吴大老板,你这么光明正大真不怕惹上麻烦啊?”

    娜美坐下来喝了杯茶。

    “怕什么,我就怕惹不上事。”

    吴昊笑了笑。

    “当初莉雅大人行走人间也不见这般嚣张,你这简直是找死的节奏啊吴大老板。”

    “我有我的规划,我有我的方式。”

    娜美耸耸肩也懒得再问。

    “我今天可是兑现了我的诺言,午餐是不是应该吴大老板请客啊?”

    “那是当然。”

    吴昊笑道:“不过这才一天别骄傲,再接再厉!”

    “是吴大老板。”

    娜美咯咯笑道。

    “吴昊这三单算娜美大人的还是算我的呀?”小幽跑过来悠悠问了一句。

    “娜美没有提成,所以都算你的。”

    “真的?”

    小妮子一下高兴的不行,可是一想这么高兴有点不应该。

    “这不好吧?毕竟是娜美大人做的。”

    “呦你还谦虚上了?要不我就不给了?”

    “那怎么行,那你还是给我吧。”

    吴昊和娜美都笑了起来。

    十一点半,三个人关了店吃饭去。

    ……

    吴昊今天的心情很好,范冬金现在的心情也不差。

    尽管吴昊没让他一次赎回自己所有的时间,但是他隐约间已经找到了办法,讨好父母并没有自己想想的那么困难,陪他们聊聊天吃吃饭他们高兴的不得了,一个晚上而已他就感觉家里父母对自己的态度有了很大的改善。

    吴昊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吧?

    好办!

    一个月回去两三次绝对够了,不费时间也不费钱,轻松解决。

    更让他心情好的是口袋里的钱。

    第一次交易总的只花了四年的钱,也就是两百一十多万,这笔钱和他口袋里的总金额相比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即便除掉这两百多万他现在还有将近五千万的钱。

    他什么时候有过这么多钱,就算老大老二老三他们有钱有钱也没有这么有钱吧?尤其是这两年生意不好做了,他们三个人的现金加起来也不一定有他多。

    忽然觉得慢慢交易反而是不错的选择,至少钱在自己手上。

    范冬金买了一身名牌衣服,约了个自己看中很久的少妇,订了一家最贵的餐厅,坐下来都感觉整个人上了两个档次。

    难怪所有人都想要有钱,那种受尊重被小心对待的感觉实在是穷的时候所没法感受的。

    这世道果然有钱就是爷啊。

    就连原本对自己爱答不理的少妇看自己有钱了态度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即便隐晦提到来一炮她也没有明显的拒绝。

    啧啧啧,钱真他妈是个好东西。

    范冬金和同桌的女人聊的正开心,餐厅进来一名警察,径直走到范冬金面前。

    “范冬金?”

    “我是,怎……怎么了?”

    范冬金一见警察腿都抖了,第一反应是李玉凤那贱人还是报警了。

    “有件案子我们想让你协助调查,你放心只是正常传唤。”

    “好我知道了。”

    范冬金也不敢跑,和少妇打了声招唿便和警察一起离开了餐厅。

    ……

    警局。

    林洪鑫办公室。

    林洪鑫放下电话,脸色很差劲,市局领到要下来检查工作,他们的领导倒是好直接把这个任务推到了他身上。

    谁不知道市局局长是个极难缠的主,刚正不阿锱铢必较,在警界绝对是一股清流,下属没几个喜欢他的,但是政法委书记对他赞赏有加,极力推举他进入省厅,为了好好表现他现在是动不动就到处视察,搞的到处人心惶惶。

    而且听他语气心情不太好,恐怕他病重的老母亲时日无多了,这种情况下过来视察该不会是过来故意找事的吧?

    也真是奇怪,这种时候他不多陪陪他老母亲还下来视察工作,真的只是视察工作这么简单?

    头痛。

    林洪鑫敲了敲脑袋,搞不懂这一次局长下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算了不管了,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交代下去该停下的就停下,该收敛的就收敛点,别被他抓个正形就可以。

    视察这种东西谁来都是走走形式,管他呢。

    林洪鑫正想着,有人推门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