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假他人之手
    ,更新快,,免费读!

    离开医院后吴昊没有直接打车回家,而是在路上走着。

    娜美感觉到了琥珀和绿龙的存在,他们两个肯定也知道了娜美的存在。

    吴昊打了个响指。

    琥珀和绿龙从暗处现身,快步走到他身边。

    “有什么想问的或者想说的直接说吧。”吴昊道。

    “不敢!”

    琥珀犹豫了一下,道:“那两个死神是怎么回事?”

    感觉自己问话的方式有点问题,琥珀急忙解释道:“属下没有质疑吴少爷的意思,就是想弄明白情况以便更好地保护吴少爷。”

    “不用你问我也会跟你们说明这个情况。”

    吴昊一边走一边说道:“死神忽然大量出现在地球上,我担心她们是不是知道了我们暗黑神族的什么事情,为了以防万一我必须想办法弄清楚她们行动的目的。我好不容易才取得了她们两个的信任,你们绝对不可以打草惊蛇坏了我的大事,听明白了么?”

    “是,属下明白!”

    琥珀和绿龙齐齐右拳击胸表示恭敬。

    能够冒着生命危险潜伏在那么强大的死神身边,也只有皇族才有这个魄力了。

    “下去吧。”

    “是!”

    两人停下脚步不再跟着吴昊,待他走远这才隐藏起来继续保护他。

    吴昊在路边打了一辆车回家,脸上始终挂着一丝似有若无的邪笑。

    ……

    李玉凤躺在床上欲哭无泪。

    不,她不是躺在床上而是被绑在床上。

    范冬金拿着刀威胁她讲出所有卡的密码,一夜之间她所有的钱全部被席卷一空,她很愤怒很恐惧很绝望,辛辛苦苦得到的钱财居然被自己养的男人给抢走了,简直没天理。

    但是她此刻并无多少抱怨,因为和愤怒相比死亡更加令人胆战心惊。

    范冬金转走了所有钱之后转身就离开了,并没有给她解绑,如果他就这么一去不回她很有可能就这么被活活渴死活活饿死。

    她甚至有理由怀疑范冬金就是这么打算的。

    她试图挣扎试图逃脱,除了让自己体力消耗的更快之外没有任何作用,一圈一圈的胶布将她和床板牢牢地捆在了一起,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时间越长越是感觉死亡的脚步正在一点一点向她逼近。

    和钱相比命重要太多了,她可以一分钱不要但是希望自己能够活下去,只要活下去钱始终都是会有的。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打开了。

    范冬金走了进来。

    “呜呜呜~~~”

    李玉凤发出哀求的声音。

    范冬金没理她,将她手机开机。

    刚到家就接到吴昊的电话,说他有办法解决他目前的困境,方法很简单,就是把她手机开机,让她和李金贵通话。

    尽管范冬金不知道吴昊究竟在这中间做了什么,但他一路犹豫之后最终选择相信他。

    他现在确实陷入了两难境地,放了她这女人可能转眼就报警,那他可就完蛋了,不放就只能把她杀了,杀她看起来可以解决眼下的麻烦,但是绝对为以后埋下更大的风险。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正在胡思乱想的范冬金吓了一跳,手机差点掉地上。

    冷静一下后他割开李玉凤嘴上地胶布。

    “李玉凤,我正在犹豫要不要把你杀了一了百了,这通电话将决定你的生死,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范冬金接通电话,打开免提。

    “李玉凤?”

    “是……是我,你……有事么……”

    李玉凤很想大声向李金贵求救,但是这个想法在脑子里转了十遍最后还是放弃了。

    范冬金要是知道自己求救很有可能挂了电话就把自己杀了,再说李金贵也未必愿意救她。

    “你觉得没事我会给你打电话么?李玉凤,一无所有了?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只想告诉你不属于你的东西终究不会落入你的口袋!”

    李金贵道:“当然我给你打这通电话不是为了骂你,犯不着跟你这种人生气,我只是替人向你转达一件事,别报警,你要是敢报警我就马上报案,告你转移变卖婚内财产,让你赔到一辈子做乞丐!!!”

    “李金贵你还是不是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你知不知道???”

    李玉凤失态地大叫。

    “你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当时经历了什么?你是怎么对我的难道你忘了?李玉凤我告诉你,只要你敢报警,我就让你永无翻身之日,我已经准备好了最强大的律师团队,有本事你就试试看。”

    “你混蛋!!!”

    “我是混蛋,不过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好自为之吧。”

    “嘟嘟嘟嘟~~~”

    李金贵挂断了电话。

    李玉凤神情复杂,一种发自内心的愤怒加之无可奈何混杂在一起让她本就不是很漂亮的脸看起来有点扭曲。

    范冬金倒是流露出了释然的惊喜,没想到吴昊这个人这么绝,利用她老公牵制她这一招简直神了,刚好扼住了李玉凤的喉咙让她无法挣扎。

    想来吴昊这个人也真是奇怪,看起来像是要把他推入火坑,可是他真的有危险又果断地出手相救,完全搞不懂这个人究竟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

    难道真的只是想让自己好好孝顺父母?

    他管的未免太宽了一点。

    不过无所谓了,至少自己眼下的两难境地顺利解决了。

    “李玉凤,人在做天在看,这下连老天爷都在帮忙。”

    范冬金冷嘲热讽道:“你那些钱怎么来的你自己清楚,本来就不是你的钱也别怪我夺走了它们,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贪得无厌。”

    说着割开了床上的胶布,让李玉凤重获自由。

    “李金贵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要是敢报案,那么你就等着吃官司吧,到时候不仅要不回去这些钱反而还要赔偿李金贵一笔钱,你可就得从身无分文变成负债累累了。再提醒你一句,并不是我让李金贵跟你说这些话的,对方希望你老老实实别找事,否则我相信不只是赔钱那么简单。”

    李玉凤爬起来,看了范冬金许久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

    李金贵背后的人是谁她不知道,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朗,有人希望她闭嘴,不想让她把这件事捅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