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一巴掌
    ,更新快,,免费读!

    “小伙子你来啦。”

    范老伯一见到吴昊上来就开心地迎了上来。

    “我这儿子非得有你在场才能签什么合同,所以又来找你做见证了,你刚放学啊?”

    “是啊刚放学,听说你们儿子找我我就来了,等久了吧。”

    “没事没事,还有茶喝呢。冬金你要弄什么快点说啊,你别耽误人家时间。”

    “就是啊冬金,你要做什么就快点。”奶奶帮腔道。

    吴昊笑看着范冬金。

    范冬金的脸色很复杂,有一种向往自由的激动,又带着犯罪后特有的紧张。

    “吴昊我们能单独谈谈么?”

    “当然可以。”

    吴昊道:“老伯你们老两口先在这里坐一下,我和冬金谈谈。”

    “你们谈吧,我们坐在这里喝茶。”

    吴昊带着范冬金进入房间。

    “老头子你说这小伙子是什么来头,怎么感觉他不像冬金说的那么简单?而且你没听他们叫他吴老板么。”

    “诶你别瞎想,小伙子多好的一个人,肯定不是坏人。”

    “我知道小伙子不是坏人,我是说小伙子好像不简单。”

    “那还不好,你还想人家小伙子跟着我们儿子一样没出息啊?”

    “瞧你说的,冬金现在也算有点出息了,你别老说他没出息。”

    “行行行不说他了,我们喝茶吧,一会要弄什么快点弄完我们先回去,把地里剩下那点菜挖了,明天早市能卖一点是一点。”

    ……

    房间里。

    一模一样的摆设让范冬金有些惊讶,有一种古怪的穿越到了一个平行空间的感觉。

    想想吴昊什么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吴老板,我已经把钱集齐了,按照我们的约定我给我爸妈各买二十年时间,我就可以买回四十年对吧。”

    “对,我之前是这么说的。”

    吴昊靠在椅子上看着他。

    “所以你是拿到了李玉凤手上的钱?我挺好奇啊范冬金,李玉凤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个能把那么多钱交给你的女人,你不会是把她杀了吧?”

    “我……我哪敢杀人,反正吴老板认钱不认人不是么,只要我有钱做这笔交易就可以了吧,何必知道我这钱是怎么来的。”

    范冬金心虚道。

    “话是没错,我不去管你们得到钱的方式,不过我这两天想了想,我们之间的交易方式得进行一些改变。”

    “怎么改?”

    范冬金紧张地看着吴昊。

    “之前我告诉你可以一次买四十年,不过现在我觉得这样不妥,我打算和你分次交易,你一次最多只能买回两年,一年最多进行一次交易。”

    吴昊敲着桌面。

    道:“不过前提条件不变,你赎回两年就必须为你父母各卖一年。”

    “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

    范冬金愤怒地站了起来,这完全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如果这样他完全没必要为了那一千万和李玉凤闹掰,如果这样他根本就不用冒着坐牢的危险去抢李玉凤的钱,如果是这样……

    “规则由我来订,如果你觉得不需要这两年时间也可以不来和我交易,对我来说没损失,你说是吧。”

    “卑鄙小人,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让我把四十年赎回我就杀了你。”

    范冬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跳上桌子就要去顶吴昊脖子。

    慢!

    就像蜗牛一样难的无以复加。

    “范冬金,就你这点雕虫小技还想在我面前秀?”

    吴昊轻蔑地笑了笑,随手夺过他手中的刀,一巴掌啪在脸上把他打飞了出去。

    范冬金重重地摔在地上,捂着脸痛的叫不出声,感觉脖子差点断掉。

    “在我面前你最好还是老老实实地坐下来该交易的交易,要离开的离开。”

    吴昊冷漠地看着他。

    “吴昊,你到底想要我干什么?你要想杀我直说!”

    范冬金爬起来,心头有一种莫名的**控的错觉,总感觉吴昊在利用他做什么事情,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想杀你了,我真想杀你直接就逼你把所有时间都卖光了,即便给你留了一年也不会再给你机会和我进行下面的交易,杀你对我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我何必浪费这个时间精力。”

    “那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做?”

    脸上的疼痛让范冬金冷静了下来,重新在吴昊面前坐下。

    “我不想要你怎么样,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选择,继续接受我的交易或者离开。”

    “我已经把钱准备好了,你就不想一次把钱全拿回去么???”范冬金叫道。

    “我不缺钱。”吴昊耸耸肩。

    范冬金气的真想扑上去把他给宰了,只是想到刚刚差点被他一巴掌扇死还是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不敢轻举妄动。

    “你的意思是说我一年最多只能从你这边买两年时间是么?”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

    吴昊点点头。

    “我们问你个问题么?”

    “问吧。”

    “我觉得你这么做一定有你的用意,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一定不许我一次完成交易?”

    “你真想知道?”

    “能说的话我想知道。”

    “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的,不过我觉得按照现在的事情发展我想你做的事情很有可能和我预期的大相径庭,想想还是跟你说实话吧。”

    吴昊斜倚着。

    “我吴昊不是什么好人不过有时候我也会同情心泛滥,那天看到你老父亲在上渡路口站了一下午,一百多斤的菜只卖了二十几块钱,晚上回家你老母亲打着灯在地里挖菜,我第一反应就是想见见他们的孩子,没想到这么巧刚好是你。”

    “所以呢,我搞了这半天就是希望你能对他们老两口好一点,我可以帮他们摆脱经济困境,但是他们需要有个孩子关心关心他们,年纪大了,干不了几年了,就连我一个外人都不忍心他们就这么孤苦无依地死在家里,你这个当儿子的难道就没有一点感觉么?”

    说着眼神冷酷了起来。

    “范冬金,既然我已经把我的目的跟你说了,那么我也跟你说明白,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或者愿不愿意,今后你最好还是对他们老两口好一点,我会时不时去看看他们,要是让我知道你对他们不好,那就别怪我加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