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恶向胆边生(2)
    “你有毛病吧,我凭什么把我卖命的钱给你啊,啊我平时给你钱用供你吃穿还不够,这时候打我主意了?我告诉你,这笔钱我一分也不会出,没从你这边拿到一点好处还要我自己贴你一千万你想的也太好了。”

    李玉凤坐了起来。

    “你的意思就是说宁可看着我去死也要守着你那一千万咯?”

    范冬金凶狠地盯着李玉凤。

    李玉凤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是我男人我哪里能看着你去死,我是说啊我们今后需要钱生活,我要是把手头的一千万给你,我们以后怎么生活?”

    “既然有吴老板这条路可以走我们来钱的办法就非常多了,你不妨想想,为什么不能找你大哥二哥三姐呢?只要是时间那可就是钱啊,只要再有一千万到手你的危险不就解除了么,我也不是让你骗他们,你知道这个秘密完全可以在他们中间做一个中介嘛。”

    “他们卖了多少时间你从中抽一部分的利润,至于这个利润控制在多少还不是你说算?我听说你三姐老公做生意遇到了点问题是吧,银行看他公司盈利能力不行已经不愿意把钱贷给他了,这是你要是告诉他这么一个轻松简单无负担的来钱办法你觉得他会不心动?这个秘密掌握在你手里,主动权就在你手里,要怎么利用他们也看你自己,钱不是问题,关键是方法。”

    范冬金看着她,没说话。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精了,为了钱什么办法都想的出来,或许哪一天把自己也给算计了都不知道。

    或许自己已经被她算计了?

    谁知道呢。

    “你主意很多啊?”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整天就知道打牌啊,我从农村一步一步走到城里过上现在的生活靠的不是男人给我的施舍,是我自己一点一点争取来的。”

    “说的真好,你在我身上争取什么呢?我好像没你想要的东西吧?”

    “我年纪也不小了,我想找个人过日子,我们现在也有钱了,想要过什么样的日子自己都可以办到,所以冬金你听我一句,这时候千万不要动这笔钱,对我们将来的生活没好处。”

    “你先把钱给我,我们再去找我哥我姐谈谈从他们那里赚点钱不是一样的么?”

    “怎么能一样?我太便宜在自己手上就算计划失败你也不至于一无所有,但是你先把钱花光了,一旦失败你自己想想后果,你觉得他们还会给你机会赚他们的钱么?你上面那三个是什么东西你比我清楚,他们不想方设法对付你我不姓李,你告诉我那时候你怎么办?再去找吴老板卖时间?那你还不如不要一千万,现在就带上你父母去找他。”

    “你的意思就是说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把钱给我是吧?”

    范冬金瞪着她。

    “没错,这笔钱不管出于何种考虑我都不会给你。你又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为什么非得想现成的?你还有一年时间又不是马上就死了,有点魄力好不好。”

    “我告诉你,今天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范冬金一个翻身掐住了李玉凤的脖子,李玉凤顿时喘不过气挣扎起来。

    “李玉凤你别以为我是那么好控制的男人,你就他妈一个,祸害完李金贵又想来祸害我是吧,等我没有利用价值了一样把我一脚踢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啊,别以为天下就你聪明!”

    范冬金越说越恼火越说越激动,扯来衣服就把她手脚给绑上。

    “范冬金你这是在犯罪,快放了我!!!”

    “妈的闭嘴!”

    找了个胶布把她嘴巴给封了起来。

    李玉凤惊慌地挣扎着,生怕这个发疯的男人把她给杀了,他不是已经残废的李金贵,真的失去理智完全有杀人的可能,命没了那可就什么都白搭了。

    “呜呜呜~~~”

    李玉凤一个劲挣扎。

    范冬金跳下床从她包里翻到了钱包,可是钱包里除了五百块现金一张卡都没有。

    以前她包里有十几张银行卡!

    妈的这女人果然提防着自己,知道自己差那一千万就偷偷把钱给藏起来了吧?

    范冬金扯开胶布,用杀人的目光看着李玉凤。

    “李玉凤,你早就知道我会跟你要钱是吧?行啊,看来你从一开始就只想要钱并不打算帮我度过这次难关,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了,今天你要是不把钱给我,我就让你没命用这笔钱,说,钱在哪里?”

    “你杀了我肯定拿不到那笔钱,你冷静点我们慢慢谈可以么,你是我男人我肯定想帮你,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看你送死呢。”

    “你死了我拿不到这笔钱你也用不了,所以你别给我耍心眼,我现在就要那笔钱!给不给?”

    “你先冷静下来,我们慢慢谈可以么?”

    “冷静你麻痹,我就问你给不给!!!”

    范冬金大吼一声,一把掐住她的脖子。

    李玉凤挣扎着,强烈的窒息感让她脸色涨红。

    李玉凤真不想给,自己的卖命钱白白给他凭什么啊,本来还想从他身上赚点钱,现在钱还没赚到反倒让他害了,真想把他给杀了。

    可是现在杀人的主动权限也在他身上,不想给也没有办法。

    李玉凤最终选择了点头。

    范冬金这才把手松开。

    “李玉凤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好耍什么花招我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别以为我吓唬吓唬你而已,我就一年好活的人了,杀你就跟杀鸡一样,大不了在牢里住一年,管吃管住你以为我不敢么!说,你把卡藏在哪了?”

    又补充道:“别想把我引出去趁机逃跑,我会让你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你要是告诉我一个假地址,等我回来看我不把你弄的跟李金贵一样!”

    李玉凤看着他,喘着气。

    以前一直不觉得这个男人有多聪明,没想到关键时候他居然这么精,刚刚她的确就是这么想的。

    “卡在阿波罗酒店411号房床底下,我用胶布黏在了床板上,你去找就能找到了,房卡在厕所水槽后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