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恶向胆边生(1)
    吴昊吹着口哨回家,半路就想好了说辞对付琥珀,心情特别好。

    可是到了家里,他马上就懵了。

    于婷和许欣洁两个人一起在厨房做饭。

    我滴个天啊,这两人到底什么情况?

    虽然吴昊从感性角度出发非常高兴看到这一幕,但是理性告诉吴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至少目前情况来看她们俩不可能这么快就好到一起进厨房做饭。

    那她们这是在做什么?

    吴昊经不住好奇悄悄走到厨房外偷看里面的动静,希望她们俩不是武林高手,没有那些菜刀在厨房里厮杀。

    看到的画面和他期望的一样,厮杀的场面并没有出现,但是也和他期望的不一样。

    两个人在厨房里各忙各的,你切你的菜我做我的饭,相互之间没有任何交流,要说有那也是眼神上的交流而且还是互不相让的那种。

    她们在争厨艺?

    看样子是!

    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忽然想比厨艺,不过吴昊知道自己今天有口福了。

    坏坏一笑,回卧室修炼去。

    厨房里,

    两个美女看起来风平浪静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实际上那是暗潮汹涌争锋相对。

    下午放学于婷和许欣洁一起回的家,许欣洁本来是不想去厨房做饭的,于婷是管家做饭这种事情本来就应该是她做的事情,可是看她很细致地准备晚餐,敏感的内心又让她觉得吴昊每天都吃着她做的饭菜,对她肯定会有更多的好感,这怎么行呢,自己身为他的女朋友又要让他尝到自己的手艺!

    于是,

    两位美女一人一个灶台杠上了。

    又过了半小时,她们的菜终于做好了。

    吴昊坐在餐桌前,笑看着她们把厨房里的菜一样一样端出来。

    他笑不出来了。

    这也太多了。

    平时于婷都是做四菜两汤,今天一下做了八菜两汤,许欣洁呢?不甘示弱同样做了八个菜两盆汤。

    桌上整整二十个菜!

    不管好不好吃吴昊都有点怕,一会这两丫头斗气该不会让自己把桌上全部的菜都吃下去吧?妈呀这可是会出人命的!

    结果……

    不幸被他猜对了。

    两个姑娘怄气可不就得让自己心爱的男人支持自己么,怎么个支持法,那就是吃掉她做的所有菜!

    吃她的比吃我的多,你肯定更爱她,不行你必须吃我的比吃她的要多!

    吴昊怎么才能向她们证明我对你们俩的感情是不分高低的呢,那就只有把她们俩做的菜全给吃了!对全给吃了!

    可是吴昊毕竟无法变身食时兽,没那么大的胃口吃这么多。

    而他又很想抓住每一个机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想要的是你们俩不是胜利的那一个!

    那他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盛了一碗米饭,闻着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散发出来的诱人香味把一碗白米饭给吃了下去,愣是一筷子没敢动桌上的菜!

    吃完赶紧跑回房间继续修炼。

    少吃点饿不死,可是把那一桌子菜吃下去真的是会撑死的。

    想想都可怕。

    始终不明白古人究竟是用的什么方法让大老婆小老婆和睦共处的呢?这优良传统怎么到现在没法发扬光大呢?

    纠结!

    真不知道她们以后还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折磨自己,都是自己男人,何必呢,唉。

    ……

    夜已深,范冬金呆呆地看着手机上收到的一条短信。

    进账226008万!

    就这么一条短信他已经看几个小时了。

    这笔钱到手,说明吴昊已经签下了自己那43年的卖出协议,这同时意味着他现在只剩下一年的寿命。

    一种生活在真空室内氧气被瞬间抽走的窒息感让他恐惧不已。

    这种恐惧从看到这条短信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才渐渐减弱,让他的大脑稍微清醒一点,有能力进行更全面的思考。

    如今,他想要活命他就必须有足够的钱从吴昊那里赎回自己的时间。

    当然他现在就可以去找吴昊先买个五年回来让自己安心一点。

    不过范冬金没有这么做。

    既然要做那就一步到位!

    他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李玉凤,眼神凶狠了起来。

    他和李玉凤在一场牌局上认识,从开始他就知道她有老公,也知道她老公李金贵是干什么的,说起来他对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好感,不过她貌似想找个人改嫁所以一直对他不错,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有钱。

    从他们认识之后她就经常给他一些经济上的支持,这些年要没她的钱他也真过不了这么滋润。

    但是他打从心里知道这个女人不能要!

    从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心肠歹毒,真要跟她一起过日子以后不仅自己则有罪受,自己父母更有罪受。

    他范冬金不是的多孝顺的人,可是自己不孝归自己不孝,要让其他女人来欺负自己的父母,他还是不愿意的。

    之前为了从她那里拿到钱也就能忍就忍了,现在不同了,自己有了一个可以轻松赚钱的办法,只要保证了自己的性命安全随时都可以有钱,何须从她这里要钱,还得看她的脸色。

    他摇醒了李玉凤。

    “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睡?钱到手了大不了明天再去找吴昊买个里面回来,剩下的过段期间再说啊!”

    李玉凤不耐烦地推了推他让他快点睡觉。

    “我想要一步到位地把这个问题解决掉,不想被他牵着鼻子走,拖得时间越长对我越不利,万一我爸妈知道这事他们会怎么想我不敢想象,他们年纪大了子女都不孝他们寻死怎么办,你别忘了我要从吴昊那边买时间就必须帮我爸妈一起买,他们死了我就没机会再卖时间了,所以能一次把事情办下来我是不愿意分成几次来做的。”

    “所以呢?”

    “我卖掉了四十三年,我只要买回四十年就可以了,按照吴昊的要求我最低得准备八十年的钱,我自己四十三年的钱加我父母十八年的钱,这里还差十九年的钱,也就是差不多一千万,你不是刚好有这笔钱么,把钱给我,我明天就带我父母找吴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