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无巧不成书
    “……”

    老伯看着吴昊,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看着吴昊真挚的脸他点点头收了起来,苍老的手抹抹眼角,想说什么说不出来。

    门口,奶奶提着菜篮子走了进来。

    老伯马上吸吸鼻子把自己的情绪给调整好,多老的男人都不想让自己的女人看到自己掉眼泪。

    “都跟你说了家里有客人你还这么慢,快点去厨房做菜。”

    老伯上前接过她手上的菜篮子和小锄头。

    “诶,你们等下。”

    奶奶不知道家里这两个年轻的客人是谁,不过既然说是客人也就热情地招待了起来。

    很快,几样热菜就上桌了,两荤三素一汤,很农家的菜。

    八仙桌,老伯坐上,面前放了小半碗豆豉,喝小口自己酿的青红酒,用筷子沾点豆豉吃。

    “天晚了也没处买菜,地里随便摘了几个菜,不好吃别不介意啊。”

    奶奶热情地招待。

    “煮的很好吃,比外面那些店里炒的好吃多了,难怪老伯一直夸奶奶你做菜好吃。”

    “喜欢吃那就多吃点。”

    奶奶被夸一下呵呵笑的很开心。

    “老伯你也吃菜,今天赚了挺多钱的,犒劳一下自己。”

    吴昊笑道。

    “是啊老头子,那个人把菜都收走了吧?”

    奶奶问道。

    “嗯都收走了。”

    老伯从兜里拿出一个绿色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有一个旧烟盒,从旧烟盒里拿出两百七十块钱推到奶奶面前。

    “我出去的时候带了五十块零钱,赚了两百二十七,买肉花了六块钱,交了一块钱停车费。”

    老伯说着向吴昊投诉了感激的目光。

    吴昊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奶奶清点了一下钱,小心地把两张一百收了起来,一天能赚两百块钱她显然很开心也很知足。

    “这两天菜长的好,明天我们到早市去卖点。”

    “行啦先吃饭,看你,一看到钱就开心。”

    老伯逗趣,看到老伴露出笑脸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奶奶用筷子敲了敲老伯。

    好奇地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老伯喝了一口青红酒。

    “收菜的那人很晚才到,我在上渡那边一直等,小伙子和这位姑娘也刚好在等人,我们聊了两句,后面才知道小伙子也要到闽侯这边,我们就一起回来了,小伙子骑车带我回来的。”

    “是这样啊,骑来这么久的车很辛苦吧,多吃点。”

    “奶奶不用客气,你们也吃。”

    吴昊把面前的两盘肉推到了他们面前。

    ……

    吃完饭奶奶进厨房洗碗,吴昊和老伯坐在门口继续聊天。

    “老伯,你孩子呢?”

    吴昊有意无意问道。

    老伯一听这个问题脸色微微变了变,眼神也憔悴落寞了许多。

    “孩子啊,没用啊孩子。”

    老伯深深吸了一口烟,将白烟远远地吐出去。

    “老伯你们老两口人这么好,孩子应该也不会差吧?”

    “我们的孩子啊……”

    老伯摇着头,道:“我们有四个孩子,老大做教材的,老二做水果批的,老三嫁了村里一个做木雕的老板,他们三个都挺有出息,可是有什么用啊没一个孝顺的,逢年过节连个电话都没有,老四倒是经常回来,可是一回来就是找我们要钱,我们两个两个半截身子入黄土的人哪有能力去养他一个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人。真的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了四个四个都是不孝子,真的不知道啊。”

    老伯擤了擤鼻涕甩在地上,把眼眶里的泪水收了回去。

    “老伯,你能把他们四个人的电话都给我么?我看你们老两口生活挺不容易的,现在能动不需要人照顾,但是说实话再过些年你老俩口动不了了,终归是需要有人照顾的,不求他们亲自照顾你们,至少要让他们出钱赡养你们吧。”

    “小伙子,谢谢你能这么关心我们老两口,不过还是算了,我们俩现在就想趁我们这些年还能动勤快点多赚点钱,真等哪天动不了了就住到镇上的养老院去。”

    老伯叹了口气。

    “我们以前也指望过他们能给我们养老,不过一次一次的失望之后我们早就不对他们抱任何希望了,与其指望他们赡养我们不如靠自己多做点事多赚点钱。”

    “老伯你要是信得过我,你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帮你说说他们。”

    “没用的,真的不用了。”

    老伯感激地看着吴昊,这种热心不禁让他更想起了自己那四个不孝的子女,无声地叹了一口老气。

    吴昊正想着怎么劝他把电话说出来,不远处的小路上有过来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还在吵架,走近了才听到他们吵架的声音小了下来。

    老伯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自己那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儿子回来了,又气又惊,站起来拉着吴昊就往屋里走,准备光了门不见他。

    迎面走来的就是范冬金和李玉凤。

    范冬金见老头子准备关门急忙跑上去按住了门。

    “爸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大晚上回来看你们你把门关了干什么,难不成还准备让我们睡在门外啊。”

    “你本事大,你哪里不能住啊,家里已经没有钱给你败了,你去找你大哥二哥三姐帮忙吧,他们有钱给你,我跟你妈真的没钱给你了。”

    老伯气道。

    “爸我这次真的不是回来要钱的,我跟凤就是回来看看你们俩,你看我们还买了很多补品回来呢,真要回来跟你要钱我什么时候买过东西回家。”

    老伯守着门,看着门外的小儿子,不知如何是好。

    “老头子谁啊?”

    “你儿子。”

    “妈是我啊,我就是买点东西回来看看你们俩,老爸不让我进门啊。”

    范冬金在门外大叫。

    屋里的奶奶陷入了沉默,作为一个老母亲,不管孩子多么不孝,听到孩子回家总是想留孩子多住几日,可是她也知道小儿子的个性,每次回家都是为了从他们这里拿钱,真的没那么多钱给他了。

    “阿姨我跟冬金就是想回来看看你们,我已经教训过他了,他这次绝对不敢在跟你们开口要钱了。”

    “老伯,开门吧,我今天在等的人就是他们,既然这么巧,那就大家见个面吧。”

    吴昊听出了李玉凤的声音,心里惊讶的同时冷笑连连,这世上还真是无巧不成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